几乎每个人的年少时光,都有暗恋的经历,而我们的初恋,实际上都给了暗恋。


看到赵白石,突然想起了那时暗恋的日子,这个呆萌可爱的赵白石,让我们回到了那段青涩的年代。


我们来看看这个圈粉无数的赵白石是如何诠释初恋时光,那种“爱在心口难开”的感觉到底是怎样的?

初识周莹,刻板保守的赵白石对离经叛道的周莹诸多不满,经常苦口婆心地用礼教来教育周莹。周莹却常常予以反击,把他噎得说不出话来。


在和周莹的多次接触中,他渐渐被这个虽不按常理出牌,却深明大义,性情率真的女人吸引。于是,他开启了初恋模式。


三寿帮第一次绑架,他一听说是周莹被绑了,马上上马追赶,和土匪一番恶斗,救下了被土匪误绑的吴漪;周莹第二次被三寿帮绑架,他得知消息情绪失控,焦急地走访官府请求官兵支援,遭拒后又去沈家借人,遭到推辞后,自己率领一队人马上山。胜利后一脸焦急寻找周莹,却在一个角落里看见周莹给沈星移包扎伤口,那落寞的神情里有浓浓的醋意。面对周莹的感谢,他视而不见,并假装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来剿匪的,不是来救你们的”。


营救周莹归来后,深知自己对周莹的感情已经深到自己都无法控制,于是来跟同窗好友喝酒叙旧以释放自己压抑的情绪。喝完酒回到衙门,他眼睛所到之处,全是周莹影子,为了克制自己的幻想,他拿出一本古书反复吟诵。


周莹迪化之行回到家,饱尝相思之苦的他就一脸急切地骑马直奔吴家东院,可到了门口却又独自徘徊,思忖良久之后还是选择默默离去。

周莹为了入股机器制造局而去见赵白石,他听说日思夜想的周莹来了赶忙遣散下人留自己一人等她。谁知因不能入股而生气的周莹迅速离去,赵白石万般不舍却也无计可施,只是喃喃自语:这就走了!


周莹牵了他的手去跟约瑟夫先生握手,赵白石深深沉浸在和周莹牵手的喜悦中,看着那只被周莹牵过的手,整个人像丢了魂一样。


周莹剪下一块织好的布样给赵白石看,待周莹转身,他把那块布藏于袖中,从此随身携带。


周莹受了沈星移奶奶的羞辱,为了断绝沈星移的念想,请来赵白石作证,在吴家神堂发下了“生生世世不再改嫁”的誓言,赵白石听了,一脸的震惊迷茫,攥紧的拳头像要捏出血了;回到家后,情绪失控,掀翻了桌子,砸了书房,手指都要扣进书架里了。这是赵白石情绪最失控的一次。


明明累得要趴下,一听到周莹来了,衣服也不换,满身泥泞就出来相见了。


后来周莹入狱,他为救她多方奔走,为她和老师决裂,为她投靠了王爷,为她改变了为官的样子。


对周莹,他是爱在心里,无法宣之于口。。每当思念之情太甚,他就对着墙上的字,默念着“克己复礼”,想以此压制感情,解了相思之苦。

爱周莹的男人中,吴聘最幸福,和周莹同时拥有爱情与婚姻;图尔丹最潇洒,拿得起放得下;沈星移最虐,但激情表白勇于追求,终获周莹芳心;而赵白石最无奈,克制隐忍,连最后表白也被拒绝。


赵白石的身份、地位、思想都使他在爱周莹这条路上不可能像沈星移那样爱得那么肆无忌惮,因此他爱得太痛苦。

刻骨铭心的爱恋,爱的人并不知晓;常常面对她的音容笑貌,却只能隐藏爱的情怀。无法解脱,也无法抑止,每天的心烦意乱只因为她,每次的心醉神迷也为了她。

但不得不说,周莹的到来,给他刻板的生话添了一丝生气。


在沈星移的鼓励下,他终于有勇气告白了,他去吴家提亲:“我是来提亲的,我对周莹一往情深!”


周莹听了后一脸懵:“啥,他说啥?”周莹一直以为赵白石看不起她,她根本没想到赵白石会爱上她。

周莹去衙门找他,没进去,在外面蹲着,他见了,一改往日端庄形象,也和周莹一起蹲着。

他大胆告白,那是一段少男怀春的时光:
“你偷郑氏的银子,我打了你板子,从那时候起,我对你的心思就不一样了;东院被袭击,你被绑架,我心急如焚,但并不察觉自己已经沦陷;直到你被韩三春掳进了山寨,我才发现,我已经不可救药的爱上了你;周莹,嫁给我……”

他终于把这一生的深情倾诉了出来,虽然遭到周莹的拒绝,但至少表白过,人生终不会留下遗憾。

赵白石用他的一生告诉你什么是暗恋:


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你总是会不自觉的注意到她。你喜欢她却又不敢表白,那么你会在不知不觉之中去寻找她的身影,注意她,想要去靠近她。


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你总是会在脑海里面幻想她的样子。你想要和他在一起,你会梦到她,有时候可能都抑制不住自己想她。


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你忍不住会去关心她,却又不知道该以什么身份去对她好,你想要给他说好多话,却又怕她厌恶自己。有时怕她发现自己的心思,还要想方设法隐藏。


当你暗恋一个人的时候,你内心很想表白,但是却怕自己表白后会遭到拒绝,于是你就只是单纯的想要去对她好。不敢鼓起自己的勇气去向她表白,然后在内心一遍又一遍的纠结。


暗恋一个人的时候,也是情感最美好的时候,你对她不会有所求,你只是单纯地对她好,看见她快乐,你就快乐,看见她难过,你比她还要难过。她有什么困难,你就想为她出头,替她解决。


明知不可能在一起,还是忍不住关心你。只希望能为你付出,不奢求你会回报。

赵白石的爱,极易让我们回到大学时代,找回初恋的感觉。


初恋的美好,不是因为那是第一次,而是因为那最接近爱情的本质与神圣。爱一个人,就一心一意对那个人好,只要他愿意,随他浪迹天涯也情愿。可以不在乎他的身份、地位、容貌,就简简单单的为了爱。可以为他付出一切真情,却不奢求回报。


我只要能远远地看着你,我只要心中能默默地爱着你,这就够了。


至今仍记得大学时读过的两句诗:“我喜欢默默的被你注视默默的注视你,我渴望深深地被你爱着深深地爱着你。”


人这一生,最单纯的爱情就在初恋时侯。随着年龄增长,阅历丰富,爱情有了附加成份,那份爱也不再单纯简单。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人到中年,站在时光的岔路口,思念着逝去的年少初恋时光,才发现初恋里那些对美好的希冀和向往都被时光淘洗的一无所有。现在再回想起当年那纯净的让人嫉妒的青葱岁月,这一生恐怕再也无法拥有。


回不去的初恋回不去的美好,就让赵白石带着我们重温那段纯真深情的岁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