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了一片素淡里!


连绵的冷色,
在风与日的雕饰下
纵壑起伏,笔立千仞!

没有莺飞草长的绵绵柔情,
直扑而来的是凝重、肃穆!

雄浑壮美!

祁 连 山 !



翻越祁连山的峥峥峭壁,

脚下是与天际合一线的戈壁。



当戈壁上的最后一抹金色

披月隐去,



当地平线再次燃烧,


眼前是一片炫目的金黄!


噢,这是内蒙古额济纳旗的秋色!

这里有胡杨最美艳的妆容!


极目金黄千里秀,

如花秋叶自由开。




苍茫的戈壁浸着冷月的寒光,

用它冰冷的手捏灭生命的余烬。


胡杨高昂挺拔的身躯,
傲视戈壁的冷酷无情!


傲然奏响生命的最强音!

泼洒风骨的浓墨重彩!


风华凋尽剩顽根,
虬枝举臂破苍穹。
驼铃晃碎春秋月,
羌管吹残恒古风。


这是生命大美无言的落幕华章!


生生不息!



浅红淡白间深黄,



无限枝头好颜色!



茗香氤氲,独与时光静处。

闲弄书页,一片鹅黄悠然飘下。
噢,这是从额济纳旗带回的胡杨叶!

一个多美的秋天!

一个多美的回忆!



2017年10月


本篇配乐:Chopin,Piano Concerto No.1.in E minor,OP . 11-2 Romance(Larghetto)的后半部分


演奏:Krystian Zimer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