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  子


(一)
        昨晚朋友给他家孩子拍照,拍完后再加上一张孩子小时候的照片发了一条朋友圈并感叹:刚才给孩子拍了个照,突然发觉不经意间他就长大了!时间过得飞快,故事发生得太多,而记录的却太少太少……
        对啊!故事发生得太多,而我们记录下来的又有多少呢?
        丫头出生那天,路过文具店时我买了厚厚的一本手办,准备记录她成长过程的点滴。直到现在,那本手办还放在书架上,只写了几页便再没有动过了。好吧,我承认我太懒。幸好不久后我发现并使用了微信,这玩意儿使用起来挺方便的,丫头的日常我就放在朋友圈,图文并茂,生动多了。总有那么一些人,讨厌微商,讨厌晒自拍的,讨厌晒美食的,讨厌晒旅游的,讨厌晒娃的。哪有那么多讨厌的,啥也不晒要那朋友圈来干嘛!记忆会被时间磨灭,但记录不会。一些零碎的片段记录下来将会成为最宝贵的记忆,组合起来就构成了生活。我想这是送给丫头的最好的礼物,把她的记忆保留下来,可以经常翻看,不会蒙尘。等长大以后,她看到这些,也许会想:原来我小时候是这样的……

(二)
        “爸爸,这个不好看,我喜欢有颜色的!”
        “爸爸觉得挺好的,你再仔细看一看,挺好看的。”
        “一点也不好看!”
        “宝贝,你喜欢熊猫吗?”
        “喜欢!”
        “熊猫就是黑白的。”
        “……”
        “你再想想,钢琴的琴键是不是黑白的?但它却能弹奏出美妙的音乐。还有眼睛,眼睛是不是也是黑白色的?但它却能看到全世界的色彩。所以呀,黑白是最好的颜色!”
        “那好吧,那就照这个没有颜色的吧。”
        “这个有颜色,宝贝,它的颜色是黑色白色和灰色。”
        “可是我觉得我还是喜欢彩色的!”
        ……
        突然想起来要给丫头拍点黑白的片子。手机是双摄像头的,有一个镜头是只出黑白,都用了一年多了却很少单独使用到它。有了这个想法,我就先拍了几张给丫头看,于是就有了上面的对话。

一 两小无猜

刚吃过午饭,丫头就和她的两个小伙伴跑没影了。每次回老家就是她最高兴的时候,因为她有两个最扎心的老铁。

想要在他们玩耍的时候好好的给他们拍个照,但这几乎是个不可能的事,因为这几个家伙实在是太闹腾了。连哄带骗把他们带到事先选好的场景准备下手,谁知一溜烟又跑掉了。

收好手机,随她吧…

丫头5岁多了,在小区那巴掌大的天空下面连一个小朋友都不认识。大一点的孩子不带她玩,跟她年龄相仿的几乎都是家长带出来的,寸步不离,有时丫头跑去跟人打个招呼说上两句话,还没开始熟络呢,家长们就把自己孩子带走了。城里人爱干净,不许孩子玩泥巴,会把衣服弄脏;城里人爱和平,不许孩子打架,容易受伤;城里人很小心,不许孩子跟陌生人说话,害怕遇上人贩子。所以丫头跟我一样,回老家的时候就特别开心,她可以玩泥巴,闹别扭跟小伙伴争执的时候家长不会那么紧张,她可以跟路过的每一个人说话聊天,当然如果她愿意。

                二  折翼的天使

       
        每个孩子的出生都是一个天使的降临,然而我的孩子却是折翼的天使。
        丫头3岁那年,离家近一年的我休年假回家探亲,车子刚停靠好我便迫不及待地跑出车站,远远就看见她们娘儿俩手牵着手站在远处。很显然老婆也发现了我,并牵着孩子快步朝我走过来。孩子很淡定,怎么都不像她电话里说的那样想爸爸。我停下脚步放下行李,然后就地蹲下来,我想蹲下和孩子的视线平行,好让她能尽快的看到爸爸。差不多10来米的样子,我张开双臂,等着丫头扑到我的怀里搂着我的脖子甜甜的叫一声“爸爸!”,一米,两米,三米,丫头面无表情的跟着她妈妈走过来,突然之间,丫头看过来了,和我的目光有了一个对接,不过一瞬,她又看向其他地方了。我在想难道丫头对我的印象仅停留在视频里,不记得我了?一步,两步,三步,她们离我不过五米了,这时丫头又抬起头看向了我,这次她没有移开目光,对视三秒后,她挣开妈妈的手,发疯一样扑到我的怀里,大声地喊着“爸爸!爸爸!”五米之内才看清,看来丫头不是不认识我,而是之前根本就看不清楚。
        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我担心她的视力会随我,于是带她去医院检查,经确诊,丫头的眼睛有散光加远视,的确遗传自我,所以一直以来我都觉得一开始就亏欠了孩子,我只能用更多的爱来弥补。
        丫头几乎每隔两三个月就要到医院复查一次,每次知道会去医院时,就开始闹情绪。其实我也不愿意去医院,我受不了医院那刺鼻的84消毒水的味儿,受不了丫头的眼泪。
        这组照片就是丫头复查的时候在医院拍的。每次散瞳后丫头都会焦躁不安,为了缓解她紧张的情绪,分散她的注意力,我提议帮她拍一组照片,丫头居然同意了,而且很配合。折翼的天使,这个主题我很无奈,这个题材我很讨厌。最后那张趴着窗户的照片,我希望天使可以治好受伤的翅膀,自由飞翔。

潜逃

三 小学生体验日

周末,带丫头去小爷爷的学校体验了一把小学生活。

因为太兴奋,进校不久后居然睡着了。看她趴在课桌上睡觉的姿势这么娴熟,我也就放心了。难道行为也会遗传?如果是这样的话,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上课的时候不好好入睡了。

没有给丫头报补习班,幼儿园本就是该玩耍的年纪,好好玩几年再说吧。有时会给丫头请假,只为了带她逛公园。小学之前不报兴趣班,什么舞蹈啊,美术啊,钢琴啊,让它们统统见鬼去吧!

四 乐土


从老家回来的路上,路过五金博览馆,空旷的广场上立着一个偌大的牌坊。

丫头问我,爸爸那个门是干什么用的?我说那是牌坊。丫头不知道牌坊是干什么用的,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告诉她牌坊的作用大致就是纪念,标示甚至是点缀。爸爸,我要去看,我要去玩。怎么突然对这个产生兴趣?好吧,下去看看吧。

牌坊的前面是一个广场,广场边上是龙水五金博览馆。牌坊后面有一个不大的池塘。丫头围着牌坊跑了一圈又一圈,还不停向我招手大喊,爸爸来追我!孩子就是这样单纯,开心是件很简单的事情,对于我们来说简单才是开心的事情,但想要开心却已经不简单了。

丫头跑到池塘边上的时候,一定要我为她拍照,于是留下这一组欢乐的照片。

五 百无聊赖


“爸爸,怎么还不来?我好饿!”

“再等等吧,很快就好。”

“可是也太慢了!”

“那要不现在爸爸给你拍两张,保证把我的小公主拍得漂漂亮亮的。”

“那好吧。”

……

“好饿啊!”

……

“我好饿啊!”

……

每次等待上菜的空当,是最难受的时候。总会感到特别无助。百无聊赖,就是这样的状态。

        六 还我漂漂拳


记得有一次,丫头和我在一起,特别皮,而且不太听招呼。忍无可忍的时候我制止她,她不乐意了,拉着个脸凶巴巴地说:“爸爸我要打死你!”

        从来没听她说这种话,有点意外,我问她:“你是要把爸爸打死吗?打死了可就再也看不到爸爸了,你确定?”
        丫头想了想,似乎觉得后果有点严重,又说:“我就是要打爸爸,用木棍打,使劲打,把你打得漂漂亮亮的!”
        ……  ……
        失传已久的“还我漂漂拳”居然重出江湖,我还一直被蒙在鼓里。看来今天晚上得教唆丫头先给她妈一顿乱拳伺候了😏😏😏,“还我漂漂拳”——给力!

  应丫头的要求,一定要放两张彩色的照片进来。好吧,我尊重我的模特!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

你要记得为她拍照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

你要记得为她写诗

如果你有一个女儿

那么

恭喜你

你已经拥有了全世界的色彩

小妖精!被我收进杯子里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