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你结婚这几年,你看看你挣了些什么,你再看看和你一起的,人家的光阴都跑着你前面了。
我们不和别人比行不,人家过人家的富日子,咋们过咋们的穷日子,你老是和别人比什么里。再说了我也没有歇着,就是到处跑没有攒哈。日子慢慢也就好了,你不要急吗。
就你会说,你么看见娃一天天大了,要花钱里,生病要花钱里,到处是花钱的地方你看不见吗,她的声音越说越大还带着怨气。
跟了你我受了多少罪,嫌我急了,你给你找个慢的去。不行的话咋们离婚算了,她用悲愤的口气说到。听到离婚,庄诚实挠了挠头,在没有说话。只是一吸一吐的玩弄香烟。
就算是我对不起你了,算我把你害了,一辈子很长,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离婚哪有那么容易里,离婚了娃咋办里。他边咳嗽边问。娃是我养哈地给你不给。贾淑珍用颤抖的声音回答着。
他“唉”了一声,又抽出一根烟。打火机像着魔了一样,打了半天都没有打着。突然砰的一声,打火机被摔的粉碎。吓得坐在炕边上的淑珍一颤。庄诚实起身去了厨房的灶台下摸出了半盒洋火。回来又座在了凳子上,摸出一根洋火又点起了烟。烟明显比刚才的大,他用微颤的语气说,不离行不行。说完又猛吸着烟,坐在炕边的淑珍回了回神,说,我不想和你过了,我们还是离了吧!我感觉累了。
说完,泪水梨花带雨一般往下掉。哭着吟噎着,庄诚实倒是没有说什么了。他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还镇定自若地只是一个劲的抽烟。就这样她哭她的委屈,他抽他的烟,脸都抽的发青。
半天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地上的烟头一会儿一个丢了半地。本来不大的屋子里到处是烟味,抢的贾淑珍咳嗽了几声。庄诚实见淑珍咳嗽就把没有抽完的半截烟扔在了外面,顺便咳了一口烟痰。回来还是座在凳子上,语气没有变,只是有点结巴,要不你……在想…想想,就算是…是…为…了娃。不想了,和你过够了,贾淑珍咆哮着吼到。呜呜呜。
过了一会儿,庄诚实自责的说到,我没有嫌你的意思老婆,我知道你跟我这几年受苦了。我到处跑,受不了气,没有挣到钱。你这样闹我也理解,再说虽然没有多的但也够用啊,生活都有难处,都会过去的嘛!
抽了一口又说,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对不起你。这几年让你受累了,你在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毕竟我们走到一起不容易。生活会好的。我把我的臭脾气改了,好好挣钱,你也不要想太多。好不好老婆。
坐在炕边的贾淑珍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摸着眼泪。庄诚实见老婆的脸都哭花了,一脸的心疼。就拿着脸盆打了半盆水把毛巾摆了一下水拧干,走到贾淑珍面前去给她擦脸。他见不得老婆哭,她哭了他其实会心疼。你离我远些,我不要你管。声音都沙哑了。贾淑珍一边吼着一边用手打着。
庄诚实见老婆不让擦就把毛巾放在了贾淑珍的手里。启料贾淑珍把毛巾扔在了庄诚实的身上掉在了地上。庄诚实一脸无奈的捡起地上的毛巾又在脸盆的水里摆了摆顺便把水也倒了,随手就把毛巾放在脸盆里了。进屋后他也坐在炕边,不敢离淑珍太近,
昨天小董来电话说那边开工了,我明天就走了。庄诚实长声短气的说到。咱不离婚,再说了我离不开你,娃更离不开你。我出去了好好挣钱,养活你们娘俩。还有……。淑珍你别生气了都是我不好,庄诚实满是悔气的说着。贾淑珍也没有搭理他……。
贾淑珍的眼泪终于不流了,似乎也流干了。哭红的两眼有些浮肿,看的庄诚实心里不是滋味。庄诚实又是认错又说好话半天,说完就出了屋门。
那天晚上庄诚实基本没有睡觉,第二天,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行李就出门了。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略显疲惫,淑珍在屋里没有出来。只有看门的那条老土狗眼睛一睁一闭地送他远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