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秋十月,当萧瑟的风从巴丹吉林沙漠的旷野中吹来,额济纳旗便泛起了凉意。


这是额济纳旗胡杨林最美的时节;胡杨,树树秋声,一夜的寒露骤然将胡杨的叶子全部染了灿烂的金黄,满目便是流金溢彩缤纷壮阔了。

想来额济纳旗,早已是挥之不去的梦,所以当飞机降落在额济纳旗的机场,我便按耐不住内心的欢喜,有些迫不及待了;八千里路云和月啊,我们跨千山越万水,像是来赴一场千年的约会。

初升的太阳映衬着巴丹吉林沙漠上的驼影,我急不可耐地走进了胡杨林。


额济纳旗金色的胡杨林,在湛蓝的天空于风中婆娑起舞,眼见黑河沿岸数十万亩的胡杨,曲折绵延,成片的胡杨树叶在秋阳里翻滚着鲜亮的色彩,这种荒原上最为坚韧的植物在秋霜袭来后变换着姿态,点缀着蓝天与湖泊,勾勒出一个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

"额济纳旗三千年的等候,只为你的到来!"这句煽情的广告语咋好像是对我说的那😜

额济纳旗是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辖下的一个旗,面积约12万平方公里,人口约2万,多为无人居住的沙漠区域。著名的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就位于该旗,额济纳旗以胡杨林称著。

地处内蒙古自治区最西端的额济纳旗,北与蒙古人民共和国接壤,这也是一个遥远而神秘的地方;在这里,有额济纳浩瀚无垠的大戈壁,大漠落日中的驼影;有被流沙淹没中的古城墙,守望着他们曾经的辉煌;有神奇的"游移湖"感受"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壮观景色;还有额济纳怪树林中枯而不死的胡杨以及秋风中金色的胡杨林。

十几年前张艺谋导演的电影《英雄》中,金黄色的树林间,一袭红衣女侠缓缓的走过, 这也是我最初被胡杨林所吸引。

胡杨又名胡桐,蒙古语称陶来。额济纳旗现存胡杨林3万公顷,已被列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额济纳旗胡杨林区是世界仅存的三处之一。

胡杨树,一个神奇的树种,它的生长总是和凤凰与鲜血紧密相连;胡杨树,一个多变的树种,春夏为绿色,深秋为黄色,冬天为红色。

看我的,这也许是2017年额济纳旗最隆重的拍摄啦,哈哈😄

额济纳的秋天,是属于胡杨林的。

胡杨林,秋天因你而精彩。

胡杨树,你作为最早的植物群落,在这个幸运的星球上,神奇地创造了生命的绿色和希望。

胡杨林,你穿越了宇宙洪荒,凝炼了天地玄黄;"活一千年不死、死一千年不倒、倒一千年不朽"。

胡杨树,你是沙漠中名副其实的英雄树!一棵胡杨树,能牢固一亩沙地,成片的胡杨林,则能挡住狂风飞沙。

胡杨树,你风姿妩媚、性格倔强;多舛的命运激发人类太多的诗情与哲思。古往今来,你已成为一种精神而被人们所膜拜。

胡杨树:生,你是如此百媚千娇;死,你是勇士是壮士。

胡杨林,你饱经了岁月沧桑,习惯了世态炎凉;最终成为最后的留守物种,在这个严酷的环境里,精辟地诠释了生命的价值和力量。

悠悠一千年,胡杨树矫矫挺挺,郁郁苍苍,人们衷心赞美你:"生而不死一千年"!

颐养天年后的胡杨树含笑长逝,尽管叶已零散尽落,躯体枯干成柴,但仍以一份执着、一缕幽思,化为千年的精灵,人们赞美你:"死而不倒一千年!"

胡杨树的基根断裂,树干失去支持而轰然倒地时,虽然身已干枯,但停止跳动一千年的心仍有温热,你要伴随保护过你的热土再度一千年,人们赞美你:"倒而不朽一千年!"

胡杨树,你与沙漠脉脉相依,息息相关,生在沙漠,死在沙漠,倒在沙漠,纵使叶已尽,身已枯,也要献给沙漠,那是缠缠绵绵的痴爱,也是轰轰烈烈的爱恋,更是坦坦荡荡的忠诚!

在寂寂的荒漠里,你株株挺拔站立,姿态各异,如炬,如伞,如盖,如云,俨似哨兵,煞像卫士,日日夜夜,年年月月,守护着沙漠,那份热诚,那份坚贞,那份毅力,令人肃然起敬!

有谁能如此顽强,耐旱、耐寒、耐盐碱;抗风、抗沙、抗祸殃。有谁能如此豪放,活着一千年不死;死后一千年不倒;倒下一千年不朽!

有谁能面对水天一色的明镜,倒影中也显示出无畏的模样。

你像一棵棵举起的火炬,把苍凉的边塞烘热照亮。

额济纳旗胡杨林,不仅仅是几片或红或黄的树叶能够承载的情愫。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你贯穿着一种壮阔的无言之美,走进了你便惊艳了一整年的时光!

胡杨林我敬重你,你是戈壁滩上桀骜的生命之树,我为你的顽强折服。你静谧地维护着秋的尊严,在历史的尘埃中不卑不亢,诠释了一曲动人的生命史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