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上一章 目录


这就是长大,以失去为代价。

文清向警察坦白了 一切,如何杀人,用什么武器,怎么杀死的,死者在临死之前的表情。所有的一切都坦白了。也许他根本就不想活了,所以才会这般淡定的说出一切。

收到他寄给我的笔记本,是在他进入监狱的第三天。笔记本上写满了我们在一起的所有琐事。我记得最清楚的就是他说:“岩,我从未见过像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女子,我渴望像你一样的活着,可是我这一生永远无法做到。我无数次想象着你成为了我的女人,但是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那样耀眼,而我只是一只卑微的可怜虫。”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他曾经爱过我,爱的那般深,而我用我的骄纵一直消耗着他对我的感情。我常常会想,若是我对他好一点,他会不会就不会干这样的傻事。

他在日记本的最后一页写道。

2010年 九月。

岩,听说你要结婚了,我终于可以断了所有念想,也许我真的应该放弃了,我们永远不会有机会相爱,陪你身边的那些日子,我会小心的珍藏。

我看着那一笔一划写下来的文字,心一点一点变得冰凉。

笔记本的很多页有泪水打湿干了的褶皱,我能想到他在夜里写下这些文字时候的难过。

可是那一刻我什么都做不了。那些日子,我过的混乱极了,刚从老家出来,工作还没有找到,房租马上到期,情绪低落,没有一点精神,就好像失去了灵魂。

关于文清为何杀人,我是后来才知道真相的。我能想象到他的绝望和愤怒,若是这件事发生在我身上,我想也许我会和文清一样失去理智去杀人。这世上所有的事情都是有因果的,可是即使是如此,文清还是为自己的恶行付出了生命。

可是没人想要听你悲惨的童年,或者被伤害的痛苦,只看到你惨无人道的杀了人。有时候,我觉得这世间到处都有杀人的刀,人性的冷漠,言语的攻击,嘲讽,无视,都像一把杀人刀,慢慢的把一个正常的人凌迟处死。而文清就是被这些杀死的,可是没有一条法律说这样的人是罪犯,所以活下去变得艰难,不如死亡来的痛快。

无论是文清还是锦颜,杀死他们的从来不是他们自己,而是我们。我们这群自以为是,冷漠,无情的人。

文清死了之后,我一直生活在恍惚之中,王鹤允对我的任何劝解都没有任何用处。我常去佛堂里抄写经书,跪在菩萨面前忏悔。

就在这里邂逅了我的师父,皈依了佛门。我跪在佛祖前承诺一定要做一个纯粹的人,善良的人,善待每一个人。

师父为我取名无戒。无戒无可戒,戒掉所有凡尘往事。我需要多久才能做到。

11年末,琉璃来到我的城市,约我一起吃饭,那是我毕业之后,第一次见她。她面容憔悴,身体瘦弱,神色悲伤的坐在我的对面。我记忆里的琉璃不是这个样子,她是个安静的女子,对任何人都会报以温柔的微笑,像极了小绵羊。我总是喜欢喊她小绵羊,她甜甜的应着。

我们就那样安静的坐着,不知道如何开口说话。关于我们青春里那些陪伴我们的人,一个个都成了不能提及的伤,那些简单的快乐就那样被淹没,只能留在记忆里。

服务生把饭菜摆在餐桌上,我看着琉璃说:“吃吧!一会该凉了。”她拿着筷子捡起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然后说了一句,“岩,你知道吗?我一直很嫉妒你。其实我一直恨你,为什么你总是活的那般潇洒,而我即使再努力也得不到想要的。”

我一时语塞,只能静静的看着她。

“文清,你还记得他吗?他死了,杀了人。”我摸出口袋里那一包香烟,点了一根,强忍着心中的难过,听她说。

她看着我说:“也给我一根。”我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么乖的女孩竟然也抽烟。

她抽烟的动作熟练,靠在沙发上,跟我说起我从来不知道的故事。

她说:“岩,你知道吗?我喜欢文清,很多年,他从未正眼看过我,他的心里只有你,我看见过他写给你的日记,他竟然那般爱你,你说我哪里比你差!”

看着她的时候,我内心充满了愧疚,原来我们在不经意间伤害过那么多人。

琉璃从十三岁喜欢上文清,一直到22岁。文清结婚的那一刻,她才离开。

"岩,你知道文清喜欢的那个女子吗?长得像极了你,遇见她之后,他就要和我分手。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以为他会就这样幸福下去。

可是她骗了他,结婚之后,她就消失了。文清为了和她结婚,花掉了所有的积蓄,外债累累,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脸上绽放着难得一见的笑容。他终于找到了幸福,只要他好,我愿意放他离开。

那时候,我发现自己怀了他的孩子,可是我不忍心破坏他的幸福,只能一个人去医院,打掉了我们的孩子,你知道那种疼吗?我几乎快要死掉了。爱情原来还连接着死亡和伤害,有时候我觉得这尘世其实就是地狱。

我和他一样是这世界上的可怜虫,从来没有人真正的善待过我,我的父亲整日酗酒,赌博,妈妈跟着一个身份不明的男子离开,再也没有回来过。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着,可是遇见他之后,我忽然觉得生活有了希望。

你记得上初中的时候,他每次给你买零食,自己饿肚子,却遭受你的嘲讽。那时候,我就恨你,恨你的无情和冷漠。

可是除了你们,我没有一个朋友。我像一个可怜虫一样跟在你和景阳、倪文的后面。其实我讨厌你们,可是离开你们之后,我的世界就会只剩下自己,我害怕。

他和我是一类人,这世上没有人在意我们,初中三年,我一直小心的陪在他身边,每次你不要他的时候,他就会来找我,跟我说起你,现在想来真是可悲。

他离开的那天我们一起喝酒了,他很难过,说以后再也见不到你了,让我替他陪着你。然后我们都醉了,我和他做爱了,他一直抱着我喊着你的名字,你知道我有多难过吗?可是我没有任何办法,他是我最后的希望。

后来我们一直联系,他每次写信给我都会问起你。那时候我无数次想要杀了你,嫉妒让我每日备受煎熬,可是我怕他难过。

直到高考之后,我去了他的城市,他在一家工厂做保安,拿着微薄的工资,人变得更加消瘦,他 总是拒绝我。我们在一起一整年,他都没有碰过我。直到听到你结婚的消息,他把自己关在房子一整天,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烂醉如泥,然后那晚他和我做爱了,然后我们就在一起,可是他一直不快乐。

直到遇见那个女孩,他突然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他们开始交往了。两个月之后,他告诉我他要结婚了。他向我介绍那个女孩,这是我未婚妻。我抬起看见一张跟你几乎一模一样的脸。我才知道他从未放下你。

他终究不爱我,我笑着祝福她们,然后离开。

可是那个婊子是个骗子,她并不爱文清,只是为了骗彩礼钱,在和文清结婚一个月之后,就消失了。为了结婚,文清花掉将近20万,光彩礼就花了十三万,你知道那些钱他是怎么来的吗?求爷爷告奶奶借的,还有高利贷,他只想跟她在一起。

那个女人消失之后,文清的妈妈就病了,气急攻心,差点去了。好不容易救了回来。文清四处找那个女子,为此还报了警。可是他找到她的时候,她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看到文清的时候,甚至没有觉得愧疚,只是漠然的说:“既然你看见了,我们离婚吧,我不爱你了。”文清看着那个女人和男人脸上的嘲讽,疯了一样跑进了厨房,拿着一把刀对着那一对狗男女砍了下来,那女人的那句窝囊废还在空气中回荡。隔壁房间的小女孩被吵醒,看着床上的女人喊姑姑。文清脑子一片混乱,刀子插在了小女孩的身体上,嘴巴里不停的喊着去死,去死都去死。”

我的泪水干了又湿,湿了又干,脑子就像要爆炸一样。琉璃看着我嘲讽的说:“岩,我就想让你痛苦,知道吗?我恨你。”她表情扭曲像个恶魔。

我从饭店落荒而逃,生活的真相往往令人绝望。

以前所有的自以为是一下散尽,原来我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我开始无法正常生活,好不容易的回到正轨,如今又成了一团乱麻。

王鹤允一直陪着我,看着我疯,看着我笑,看着我哭。陪我去佛堂忏悔,师父说:“这是宿命,无法改变。你应该学会放下。”

琉璃就那样离开了,很久都没有消息。

日子还继续着,就是那段时间,我开始拿起笔写小说,我写心中的恶念,人性的冷漠,用笔杀死那些像我一样罪孽深重的人。关于过去的那些事情慢慢的在我记忆中淡去。

后来常常有人问我写作与我来说的意义,我想应该是救赎,让我的灵魂得到救赎。



下一章

文章首发:无戒的生活影像 (faywujie123)

转载授权请添加无戒微信:735848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