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其实眼前的诗和远方,有时不就是,做我所想,爱我所爱。"你辜负过什么,人还是时光"; 你错过什么,勇气还是梦想,只有你自己知道。


潜水的雪莉


雪莉是我同学,毕业后在某知名IT企业总部工作。刚开始只是知道她到处去潜水,后来她索性辞职开潜水装备店,并且经常打飞的到世界各地的漂亮海岛带潜水团。


偶尔见到面,根本不用问她最近在做什么,看朋友圈就知道她环绕地球游,埃及,仙本那,马六甲,菲律宾,文莱... 她自己喜欢潜水,就专门带团潜水,天天不亦乐乎。


根本不用问她最近怎样,看她在马尔代夫绑的新发型小脏辫,种了浅黄色的假睫毛,以及又深了一层但十分健康好看的肤色,聊起天来时时刻刻神采飞扬,就知道她过得很好。其实见到她的人,就会明白为什么,她不是大眼白皮肤瓜子脸,却就是粉丝们的,雪莉女神!


我低估她是潜水的雪莉,她热衷的不只是潜水,还会跑马拉松,攀岩,冲浪,开飞机...


同样的年纪,有的女生在家相夫教子,有的在办公室朝九晚六加加班,有的创业拉投资不眠不休...还有雪莉这样的一种可能,把兴趣爱好发展成全职工作,不愁家庭生活,不愁职业发展,然后天天开心...也是人生赢家。

生活从未曾用一个模型绑架所有人。


学钢琴的老H


老H算是个成功的创业者,认识很久,近两年才突然听说他对音乐开始有了兴趣。但他完全没基础,三十几岁,不识谱,不懂节拍,但就偏要从零开始学弹钢琴。


于是他去乌克兰呆了一个月,租了个地方,请一位钢琴老师,一天八小时教他弹钢琴。为什么乌克兰?大家看下汇率就知道,乌克兰便宜。怎么学钢琴呢,死记硬背记动作,老H完全就是跟老师学习先弹哪个琴键再弹哪个琴键,1234 2234这么硬生生的,一个月内学会了一首love story. 工作不能全停,所以老H学琴一小时要腾出10分钟回复工作信息。他学会这第一首曲子后,一发不可收拾买了台钢琴在家又练了一年。我见到他时,有幸听到他完整地弹了一遍,好听,流畅,总之完全不像是不识谱的人弹得出来的,真惊为天人。

也好奇,他独自弹琴时,是否曾几何时把自己给感动到流泪。


后来他又去了乌克兰,学第二首,第三首曲子。上次见到他,他在学 my heart will go on. 很难弹,他两秒钟两秒钟地练,直至拼凑整曲。


突然对艺术有了热爱,原来是这么一发不可收拾的事。


学音乐,老H可以花一个月,每天八小时学会一首钢琴曲,再花将近一年时间断断续续地练习,但其实工作上,他节约时间无所不用其极。比如他要求他的公司所有电脑重启时间不能超过15秒,因为要加快全公司工作效率。及他自己的电脑用五个显示屏这种类似做实时外汇的配置,只是用来同时看多个文件。


去老H家,他儿子围绕着嬉闹,老板娘陪他看电视,他母亲张罗晚饭。老H俨然是个烟火气十足的一家之主,是儿子,是丈夫,也是父亲。但一到工作室,他又兴高采烈地练琴,听老唱片,看戏,品茶...休息够了就忘我地工作。


有一次他拿出他很喜欢的戏曲唱片,问我介不介意听戏。我说我爸以前在剧团,所以我从小就看戏曲演出。老H说他羡慕极了……他个人资产比我尾数多三个零,我居然就是从小看唱戏这件事被他羡慕,人家一定是在……客气…………或者说,很客气😬


可能老H当了十多年老板后,突然想兼做一个才子。也可能他本来就是个才子,被做生意耽误了十几年。


据说,人终将被生活打败,然而这可能就是与生活和解的人。


有爱的咖啡店小哥


去年有次带L总去参观哈佛大学美术馆,除了因为我想炫耀自己有学生证可以带客人免费参观以外,L总出差之余还真是很想看看那里的展品。


果然让人流连忘返,L总参观后简直希望以后招待客户开酒会,都来租用哈佛大学美术馆的场地。只是担心有些客户不爱欣赏美术馆,更爱五星级酒店的豪华。


俩人都有时差,波士顿当地时间下午三点钟真是极度犯困的时候,于是我们到一楼咖啡厅喝咖啡。


突然L总小声跟我说,咖啡店吧台那两位小哥,他们应该是一对男同志,你看出了吗?


我留意下吧台,果然那两位小哥阳光,热情,举手投足间又有种说不出的默契和温暖,不像是称兄道弟的哥们,而像是 情侣。


他们真开心。L总说道。


不知他们是不是已经活在曾经的梦想里。

不知他们曾经是否梦想有一天在世界最好的大学的美术馆里开一间咖啡厅,天天在一起做甜品,煮咖啡,摆弄最新鲜的水果,跟世界各地来欣赏艺术的人聊艺术,跟来欣赏生活的人聊生活。


或者他们已经一起点亮过很多地方,哈佛大学只是其中一站。


他们看起来就很开心,羡煞旁人,让人觉得,你们难道在天堂吗,凭什么做一杯咖啡都那么高兴。而我等凡夫俗子却沦为如此这般,这般如此的事事烦恼。

或许天堂与凡尘的距离,不在于天与地那般遥远,而就在一念之间。


做笔记、玩手机的爷爷


小时候隐约记得爷爷用缝纫机缝完衣服会拿水笔在缝纫机的盖板背面写字。大概听他说写的是一些某年某月某日的记事,我竟从来都没好奇地去看他写了什么。可能越是近在手边,越难引人好奇。


爷爷去世后,我们收拾东西,我才想起翻出缝纫机盖板,原来上面密密麻麻记满了历年来家里令他高兴的"大事" : 某年某月某日盖房,某年某月某日爸爸第一次出国演出,某年某月某日第二次出国演出,某年某月某日我考上重点中学,某年某月某日上大学,某年某月某日出国留学...


翻出爷爷的手机,满满都是我的照片和我发给他的短信,似乎是空间不足,他删掉了其他,留住我的东西。难怪他以前不看电视的时候,经常玩手机,我还好奇他拿手机不上网能折腾什么。


哪怕不离开家,天天柴米油盐,老人对家人的热爱,也能爱出个新天际。


眼前的诗和远方,有时不就是,做我所想,爱我所爱。常言道走不到的地方,目光可及;望不见的远处,心梦可至。所想所爱,便是心中远方。

不知我们如何生活,但"你辜负过什么,人还是时光";你错过什么,勇气还是梦想,只有自己知道。


.写于农历二零一七年八月廿六,爷爷四周年忌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