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年代 2014年完成




难忘军垦


少小离家老大归,算下来这一别,已有三十五年之久了,今天的这次活动,对我来说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游子归家。回家乡举办画展,是我多年的夙愿,感谢六师、八师和兵团相关单位及朋友们的支持。


本次活动的多数展品皆为大约我在十七岁以后在五家渠的写生旧画,说实话那时在美术上我还没有太大的自信,不过现在看来,那些热情质朴的线条,展现了艰苦时期五家渠的人文旧貌,重温时如同回到了激情燃烧的岁月,更显珍贵。记得那时自己每天都要出门疯狂绘画,不知哪来的的那么一股热情。


不过我相信就像让盐碱荒滩变成了良田,让戈壁滩切换成了花园,可不是什么魔术奇迹,那是兵团和边疆各族儿女用热血和汗水的浇灌获得的。受这样的环境影响长大,虽然那时还显稚拙,但隐约中觉得,一定要画出下身边故事和我看到的一切,可惜只是画的还是太少了,不过无形中技能在这样的兴趣下慢慢成长了,好在有幸留下了这上百张有关五家渠的画作,之后不久,一鼓作气还考上的央美。做为兵团二代,我感到自豪的同时,又想,那种当继续传扬保持的精神,不就是去开拓去激励我们面对更多困难和未知世界的信心与支持吗?


不会忘记,在考取央美后,离开五家渠的前夕,我清楚知道,自己是兵二代,传承在内心的东西和生我养我的故土不会忘记,美术特别是当代美术对国家软实力建设和国际影响力意义非常重大,一旦学成必将寻机报效。


美院毕业后,服从安排,被分配至新疆兵团一所大学工作。加上之前,自己二十几件巨幅代表作,已由新疆自治区美术馆收藏后,卸载了多年回报的心愿,也获得了无比轻松的喜悦。


如今怀揣在心里的那份情怀,又变成了帮助大家、普及艺术,宣传价值观的人生之路。多年来我在内地和世界不少地方都举办过重要展览,从来没忘记表达自己记忆深处的新疆,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位服从内心召唤的兵二代。


本次展览的下站将巡回到石河子兵团第八师!




张永旭 2016









与新疆画家挚友们

开幕活动

与阔别久远老友们再次相见

迈步在秋实累累五家渠大路上。

发小们都不小了!

兵团和六师好友

展厅

老朋友们

亚力坤接受记者采访

发言

展览画作

奔腾年代

干渠水闸 1980年

我们这些野孩子们经常不睡午觉在中午偷偷来此集结,光沟子像黑水獭狗刨玩跳水玩横渡的地方😁

101团机关办公室 1981年

我学画是自己从画建筑和身边场景开始的,后悔当时画少了。

团部食堂 1980年

现在不管在哪里只要一听午饭时的军号,我还是会想到食堂里热腾的饭菜。

团办公室的冬天 1981年

记得那天家里父母在准备年夜饭,我乘机跑到户外写生,安静的在雪地里画画,和不停地跺脚搓手被冻僵的部分。

家门口有一老龙河 1981年

家门口的雪景 1982年

八一电影院 1981年

八一电影院曾经是五家渠最为壮观宏伟的建筑。

猛进水库的大坝 1980年

汇集了天山上的雪水,清澈甘甜,再通过人工挖掘的干渠流向五家渠各个团场连队。

101团子校操场 1980年

这是我开始用写生色彩画身边场景的第一幅画,在内地最大的发现是,太阳再也不会从博格达峰的背后冒出了。

101团俱乐部后门 1980年

加上旁边的一片玫瑰园,这里是最静谧的地方。

喝粥 1981年

母亲肖像 1980年

玲玲肖像 1981年

寒窗苦读 1983年

回族老汉 1981年

在101团的家 1980年

在家里排行老大,自然干活最多,去河边打土块,拉回来后盖了左边的屋子,成了我最早的画室。

旅馆里的男人 1981年


小女孩 1982年

1980年,在团招待所遇到的老人

演出队队员,1981年

洋井 1981年

水库 1982年

老龙河 1982年

师部机关小黄楼 1982年

水库渔船 1983年

大匝门 1983年,这是我们练习跳水的地方

从东边树林看101团,1980年

俱乐部后花园,1981年

幼儿园的冬天 1982年

老龙河边 1981年

101团广播站 1980年

101团招待所1981年

金鹏家的那排房子 1981年

幼儿园冬景1982年

市场 1982年

南山 1983年

俱乐部后花园 1982年

干渠水闸解冻 1984年

老周家 1983年

水库 1982年

父与子 1982年

学生1982年

在民族村 2015年

天山 2016年

“西山”220×180CM 2017年

“一群做梦的人” 220×120CM,2017年。

“大巴扎”100×80CM 2016年

“秋收”130×90CM,2017年。在木垒旱田丰收时节。

“西气东输” 油画 120×100CM 2002年

往事岁月 2008年

牧羊女 2008年

军垦岁月 2008年

高昌故城 2012年

巍巍天山 2010

创作 奔腾年代

在雅山朗诵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