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中年——以喜欢的方式生活😊(原创)

春晓

<h3>  一篇油腻中年男,让我对照考评一下先生,紧跟着一篇庸俗中年女,也让我对照一下自己,还好先生没与油腻沾边,我也只是有点俗。</h3><h3> 先看先生:</h3><h3> 第一,不是胖子。</h3><h3> 第二,没停止学习。本身是全国优秀中医临床人才,仍坚持每月一次跟随名老中医抄方学习。</h3><h3> 第三,没呆着不动。偶尔看电视,也带着儿子利用沙发扶手,练臂力练腹肌,还经常招呼全家比一下平板支撑。丈夫的腹肌清晰可见,我只练了个马甲线。</h3><h3> 第四,自觉给老婆点赞,天生对钱财和权利没什么欲望,知足。</h3><h3> 第五,不追忆从前。常说五十岁中医刚刚开始。</h3><div> 第六,跟年轻人学习。最近又学太极,准备上医院的春晚。</div><div> 别说我吹牛,看照片!</div>

<h3>  左一为先生</h3>

<h3>  医院春晚,彩排中。</h3>

<h3> 我,爱上旗袍,固执的认为旗袍扮美了生活,温柔了岁月!</h3>

<h3>  对旗袍的喜爱,是四十岁以后的事。<br></h3><h3> 模糊的印象里,旗袍的样子是林徽因,是张爱玲,是冷清秋。</h3><h3> 20几岁的时候,妈妈带我去做了件湖蓝色长袖水滴领,改良款旗袍,穿了都说好看,自己没什么感觉,应该是哪个亲戚夸的厉害,我就送给了她,竟忘了是送给了谁,也没见谁再穿过。<br></h3><div><br></div>

<h3>  这件旗袍,是个偶然,一直有,很少穿。</h3><div> 大概是04年,在给女儿选布料做表演服时,布店老板推荐的,一放几年,大姐发现了,说可以做旗袍,我的棉服,唐装都是大姐从买布料,到成衣一手包办,尺寸也不用量,我从不走心。</div><div> 几天后,新旗袍拿回来啦,真是漂亮,只是当时骑自行车,没机会穿。</div>

<h3> 11年,去影楼拍照,想起了这件衣服。</h3>

<h3>  这张照片被我放大到1:1挂在家里,喜欢! </h3>

<h3> 这件旗袍,经常穿。女儿高考(12年)谢师宴及一些重要场合都是穿这件。</h3><div> 逛同天商厦时,大姐一眼相中,要我试穿,柳如丝的香云纱面料,穿到身上,自己都觉眼前一亮,像量身定做的一般合体,而且低调内敛,穿着舒适。</div><div> 15年, 拍自暨南大学的一组照片。</div>

<h3>  这件是外甥女去苏杭旅行,买回的真丝布料,从花色到质地,都是那么喜欢。</h3><h3> 生在鸭梨之乡,我没有见过梨花,45岁生日时,同学约我去看梨花,嘱咐我有摄影师同行,穿件旗袍吧。这件衣服,就是我心中春天的样子,自然穿它。(16年)</h3>

<h3>  阿尔山火车站(16年夏)</h3>

<h3>  这件青花瓷,16年母亲节走秀穿的。同学一起去的,当时只知道起步先迈左脚,就上场啦!现场有点乱,我被领队拉到第一排站好,同学悄悄溜走啦! </h3><h3> 这场秀上了晚报。</h3>

<h3> 同学有多个摄影师朋友,我又收获了一批美照!</h3>

<h3>  这是演出服,来自淘宝,在跟薛姐学走路的两个月里,登台、得奖、上新闻都是这件衣服。</h3>

<h3>  我终于去见了大姐的裁缝朋友,见识了制作旗袍的复杂工艺,和裁缝师傅的认真态度,每一件都两次试穿,最后定型。</h3><div> 这两件日常穿,非常方便,另外两件太精致,还没舍得穿,穿时再分享!</div>

<h3>  文庙(17年春)</h3>

<h3>  梨花又开放!</h3>

<h3>  看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爱上桃园,在付圈拍的桃花。(17年)</h3>

<h3>听雨轩(17年)</h3>

<h3>  爱上摄影,给同学、同事、家人、朋友们,抓拍和摆拍了不少美照,有同学提出想拍民国风复古写真,17年年底,为同学踩点试镜,在渤海照相馆拍的写真!</h3>

<h3>  一件件精美的旗袍温暖了岁月,扮美了生活!</h3>

<h3><br></h3><h3> 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温柔待此生!</h3><h3> </h3>

<h3>多谢您的关注,浏览,评论和点赞!</h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