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之长,生命之短。

乃我在干家务活的时候,突然脑洞大开,脑子里一下钻出这么一个命题。家务与文字?它们之间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永远都扯不上,我想我是脑抽了。

说起文字与生命,它们谁会延续得更长?真是闲得dAn疼,竟然会琢磨起这个话题!

人,生命也就短短几十年。而文字,上达已有几千年。往后,我想如果地球不毁灭的话,它们将会是无限,也就是没有期限,长长久久的存在!!!


我的文字大半与生活有关。只是在我的前三十年里我是白过了,因为在以前的我,对文字从来都认为它们是那些大诗人大作家大文豪的事,与我一介布衣平民扯不上半点关系。作家,诗人都是与名脱不了干系。名,谁不想出?谁又不想让全天下的人都认识?

可我自知自己太过平庸,平庯得往人堆里一扎便引不起他人半点注意,是过眼即忘的那一种,才不出众貌也不出众。所以不敢想也不敢写,怕拿不出手怕上不得台面怕被人笑话。

可是自从有了网络,打开了我的视野,拿起笔写,不怕人说不怕人笑。有了平生的第一次便有了第二次,尽管笔下文字平凡得出奇,却也厚了一张脸皮一直写下去,直至一发不可收拾。让我直直爱上了它们。呵呵,网络真好,可以增添一个人脸皮的厚度。


就这样我让它们进入了我的生活,我的日常,这一爱便爱上了瘾。像鸦片,像海洛因,中毒不浅。

痴心执念,确切的说更应是倔犟,这一写便写了七八年,凭它好不好,仍心无旁骛。

我这人天生惰性,说白了就是懒。四肢从来都是不勤,虽不至五谷不分,但还是有些作物不认得、妄为在曾经的农村,真丢了那人。

可从接触文字以来,独独对它没有懒过,这么些年来还从未歇过。写了多少?自个儿都不记得,呵呵呵!


其间,也有江郎才尽。啊呸!有人还精尽弹绝呢!!!!

上周母亲来过,住了几天,便想动笔为母亲写一篇《母亲》,可因姊妹众多,又天生实诚说不得假话而碰触到他人的短而找骂。毕竟人有高低指有短长: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毕竟人不为已天诛地灭嘛,尽管有些疼她却也不得不搁了笔。前两天又因家庭小动乱而想到了一篇《贤人,闲人,嫌人!》,却又怕碰到某个人的痛肋,又给作罢了,这会儿可真正的“闲”了。

今儿,突然脑洞顿开,乍让我想到了《文字之长,生命之短!》这一篇,这回可给写上了,实实脑补了一回。

只不知,我写的这些会有多少人去读过,去记得??


再过N些年后,我老了写不动了,或眼睛看不见了又或是老年痴呆了等因素而无法再动笔了!

如若能活60岁清醒到60岁眼仍能见物,我便还有15年的光阴可写。

当我老了过后,我的文字还在继续存续下去,纵使没人记得它,可它毕竟在这个世间出现过,替我一直好好活下去。

世上生命有限文字却无限,文字总是长过人类的生命。

说起生命,话题终究过于沉重,就此作罢。再一次让自己闲了下来,歇笔。

2017。10。11菡馨于成都午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