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就是一条生生不息流淌的长河,而生活就是河岸上沉淀的五彩缤纷的贝壳。流年似水,岁月淘沙,生命里又有多少记忆让我们刻骨铭心,永久难忘。

我儿子上学了

儿子六岁那年,也就到了入学的年纪。那一年因工作调动,我来到了城里,于是儿子也便跟随我来城里上学。

记得那是9月7日,也就是开学的第二周,那一天儿子接到了入学通知。天不亮,儿子就已早早地起了床,一遍又一遍地摩娑着崭新的书包,一次又一次地催促快些吃饭。看着他的兴奋劲,我内心却有一种无法言说的复杂:一方面儿子大了,要入学了,他开启人生一个新的旅程,很让人欣慰;而另一方面习惯了乡村生活的儿子踏进一个陌生的、全新的学习环境是否能够尽快适应。一连串的疑问犹如春日的蔓草,在我的心里蔓延滋长。

为送儿子入学,妻子早已请好了假,而我也草草地吃了饭。打开房门,送走了妻儿,那一种心情又如蔓草般蔓延开来。

一上午,我都在惴惴不安中度过。我不知道,儿子今天入学会是一种怎样的情形?我也只有带着一丝惶恐来等待着谜底揭开。

后来听妻子说,早晨她和儿子早早地来到了学校,接待她们的是一位年轻的女教师,看着满满一屋子的孩子,女教师努力搜索了几遍,才发现角落里的一个空位,她指了一下,示意让儿子坐到那儿去。

望着又瘦又小的儿子奔坐过去的背影,那一刻,一阵酸楚如潮水般浸过了妻子的胸膛。

走出校门,妻子没有回家。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不安弥漫心头,她在想,是否在哪一个课间,儿子会哭喊着跑出教室……

那个上午,妻子也在惴惴不安中度过。

直到放学,儿子奔向妻子的怀里,妻子才如释重负。

说到这里,妻子早已泪流满面。

儿子啊,每每送你上学,看着你走进校园消失在小径深处的背影,我们就如同看见一个美丽的希望;而每每接你回家,看见你随着人潮涌出校园,我们又如同迎来一个灿烂的未来。

儿子,你能理解父母的心吗?

世上最美的珍馐

儿子眼中最美的美味,莫过于母亲亲手调制的饭菜,而我最难忘的食品,莫过于母亲烙的油饼。
今年中秋节,我带着妻儿回了老家。近段时间,母亲的身体一直不好,我也想借着假期陪陪老人,我更想再吃上一次母亲烙的油饼。可是一想到老母亲已是八十四岁的高龄,想到今后的岁月,又不免心生凄凉,用母亲的话说,人如同一棵老树,总有一天会变得干枯。
那一日和母亲闲话,说到了吃的话题,又想起母亲烙的油饼,只是母亲现在的身体状况,几欲出口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因为母亲现在自己已不再做饭,生活起居也不能完全自理了。
忽然想起了三年前的那个寒假。那是回城的前一天下午,母亲突然问我:“儿子,今天想吃点啥?”看着母亲那关爱而又略带伤感的神情,我只是轻轻地说:“妈,我真想你烙的油饼”“噢”“只是这么晚了,算了吧”我接着说,因为我担心年迈的母亲为了儿女又要加班加点。
那一天夜里,我早早地睡去。一早醒来,让我感到意外的是,餐桌上又多了一道人间美味——母亲烙得油饼。
我的眼前又闪现出母亲那夜忙碌的身影,我的眼泪也来了,直到今天,那香喷喷的美味似乎还翻转在我的舌际,荡漾在我的心间。
母亲烙饼,我只是亲眼看到一次。母亲先将面盆洗净,然后将舀到面盆的面用半开水一烫,搅拌均匀后,握成面团,再放到面板上赶成薄面片,撒上油等各种调料,接着卷成棒状,然后从中间部位首尾切开,按橫切面重新卷成半罗旋状,最后赶制成厚薄均匀的油饼。而烙的环节更是母亲的一绝,她不使用传统的烙锅,而是使用普通的炒锅。那香脆酥软的油饼一出锅,也便成了儿女世上最美的珍馐。
母亲啊,你那一卷一揉的刹那,却凝结了世上比大海还深的真情,比大地还辽阔的真爱。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