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岁月的笔语总在撰写时光的沧桑,同时也临摹一些或喜或悲的记忆。如果说曾经走过的时光是一本书,那么总有一份记忆里的乡愁会成为这本书永恒的封面!


――潇湘风云 2017,10,10


文字/潇湘风云 图片自网络


金秋的落叶,飘洒在故乡的青石巷,萧萧瑟瑟,让人倍感凄迷以致心绪游离,这惹人愁思的季节,总要不定时地勾起我对一段往昔沉迷般的追忆……


那段往昔是我唤不回的童年,是我回不去的老屋,更是我心头一缕剪不断的乡愁!


汨罗江的北岸,曾有最熟悉最入眼帘的风景,凉亭,围墙,景福大草坪,码头,轮船,沙滩……还曾有一排排槐树与一棵大古樟掩映的家园-------老屋。


那棵被神化的大古樟,在流淌的岁月中优雅地弯下粗腰,蔓枝无数,层层叠叠,古老而不失绰约,也不知被远方来的画客临摹了多少次风姿?坚信,在艺术殿堂里,一定珍藏着它给世人遗留的神奇之作。


依稀往梦中,曾听母亲说,它就是一直守护我们老屋的那棵像神一样的树,保佑着这一方水土的安详。


抚今追昔,总为之温暖而遗憾,因为美好的记忆尚在,而现实里却再也找不到想要回到老屋的路……


老屋的建筑主体可谓庞大,虽不似现今电梯房般亭亭玉立,但能容纳十二三户居民,在当初却是赫赫有名的“大户人家”。里面结构如同北京四合院,外型却极具皖南徽派建筑气质,只是老墙多了一颗硕大的红五星,小时候常傻傻思量,那高悬的红五星会不会是战斗片里潘冬子帽子上的?


老屋之所以能成为我记忆的封面,是因为那里还停滞着我的童年,那里还搁置着我的青涩时光以及我的少年情怀,那儿有我最熟悉的小伙伴,一起挑灯夜读的刘丽和许辉,一起游戏迷藏的刘敏与邱敏,一起在围墙周边上窜下跳的小武和周建……这一幕幕情景我都镌刻成最美的画卷藏进了心底,且一并写入了我的诗笺。



那河边,那树林,有发小女孩世美与飞儿的飘飘倩影,有花裙飞舞的翔辉与伟香,有采集野草闲花的春燕,有嘹亮着嗓子的丽萍,有发小男孩不绝于耳的“冲锋”嘶喊,呵!那不是在“打仗”中声东击西之阵势么?谁还记得,是哪家大人给老屋里所有孩子们都贴上了“顽劣”的标签?这份中肯点评,或许便是因为当初不满我们那一股子强烈的“疯劲”。



那草坪,那围墙,还有那老屋里传来的朗朗晨读声,都是每天要亲临的景物与氛围,自从邂逅鲁迅的文墨后,我便把老屋当成了我的“三味书屋”,把草坪当成了我的“百草园”。除了作业时间,我们都尽情在“百草园”里奔跑撒野。



翻开老屋的故事,便是一本烟火人间,一本喜怒哀乐的“书籍”,十几户人家,户户相通,厨房都在走廊里,一到吃饭时间,锅瓢声,叫喊声,训斥声交织迭起。稚嫩的孩子,青葱的少年,慈祥的老人,尚还年轻的父母们,人物之多,阵容之大,俨然是一个生活大舞台。各家菜肴的熏香,充斥一屋,这组合式的袅袅炊烟如今已然化为一缕缕浸润心底最浓烈的乡愁。


乡愁也总是离不开那些久违的美味,因为那也是心底最深的挂念。“炸肉”堪称老屋里的吃货“老大”,既可以作为小吃,又可以作为大菜,各种风味,有五花炸肉,有甜酒炸肉,虎皮蛋炸肉,葱花炸肉和仁片糕炸肉等。



小时候,我只认为我母亲做的炸肉是最好吃的,她巧妙地把各种风味综合一起,浓缩到一个品种,再每人配上一小碗丝瓜汤,蘸着吃,香鲜甜脆咸俱全,引得众多在我家围观的小伙伴们都迟迟不愿散去,直到蹭到了我家的炸肉。


如今,母亲老了,步履蹒跚,思维已略显迟钝,不能再给我们端上那美味的“炸肉”,奈何只能拿出书签把母亲酝酿的滋味写进我梦里的乡愁。


那滋味,是母亲的专利,独特到无法复制!



老屋的记忆也不尽是美好的,某年春节期间,隆重的喜庆之后骤然降临潸然催泪的一幕,最亲密的小伙伴 志坚 学着大人碰杯,两杯酒水下肚,再也没有醒过来……


来自他母亲的悲泣,足足在老屋里萦绕了三年之久,那时,我亦懂得了思念,每听到她母亲声声嘶喊时,我常暗暗擦掉自己眼角感伤的泪水。那是我第一次体会人生的痛苦,因为,我知道,那远去的小伙伴再也不能和我们在一起徜徉时光了……


老屋里还曾弥漫过一种叫“孝义”的乡愁。那是来自一个少年的百善心怀,母亲病了,几年瘫榻不起,坐卧轮椅。他奔忙四处求医,每每别人提起母亲的病痛,他都会深情告白:“只要能救她娘的命,他愿意牺牲一切”


这种从内心到唇齿间闪烁出的人性光辉照亮了老屋所有人的心灵,是他在我们思维尚且稚嫩的年华里奠定了孝德厚重之本,引导我们在以后的日子里懂得怎样去感恩父母,怎样去爱惜父母。自那以后,老屋里出来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是孝顺父母之人。


物如人影,终将老去,老屋也不例外……


老屋为这十几户人家遮挡了数十年的风雨,终归抵不过城市建设的大潮,拆迁已成为它最终的宿命,它的倒下化为漫天的尘土,化为缕缕乡愁装进我们最深切眷恋的情怀。


如今,老屋里的那些长者已为数不多了,那些逝去的老人,他们除了人本皆有的慈眉善目,还拥有着传统的礼仪,纯朴的品质,以及德高望重的人格魅力。


记忆里总充斥着怀念,一直感知遥远的天边总浮动着那几张熟悉的脸庞,绵奶奶,菊伯伯,银伯母,昆爸爸,桂姨妈,利姨妈,银姨妈……还有熬叔与傲叔。


在我的乡愁里,虽感斯人已逝,但其灵魂不灭,只因为他们曾经在老屋里营造过我们最温暖的童年岁月。他们把善知善感的音容笑貌镌刻在我们纯真的年华里。


回不去的老屋,剪不断的乡愁!此时月明中秋,为我离散的童年伙伴和大老人们斟上一杯醉美香浓的桂花酒……

注:本篇所有文字皆为潇湘风云原创作品,已刊登《岳阳日报》,并斩获云梦星空文学周冠军,其他论坛文友转发须注明出处,粘贴时务必署上作者名,谢谢!一图为悠悠提供,其余所有图片均来自网络,如侵权请告知,以诚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