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又到板栗成熟时
原创:樊启金

秋天是收获的季节,当又见市场上新上市的板栗时,不由得让我想起了那些满山遍野的板栗山林,那些儿时捡板栗的情景,那些少年时代的过往往事,一幕幕如放映电影一样浮现眼前。

每年进入九月份后,就是板栗逐渐成熟的时期,一般自家山上的大红苞板栗最先开始成熟,农家都会乘早爬上树,用长竹竿打下板栗曲子,弄回家放在通风处堆放几天后,可自然开嘴板栗从外壳里脱离而出,要是等不及也可用棍棒按着板栗外壳,用砍镰或小锤子砸锤而出。

板栗果实属坚果类,其营养丰富,既可凉晒几日后放冰箱保鲜生吃,也可蒸熟晒干保存,还可直接炒熟而食。其味香甜可口,滋阴补阳,是极品保健食品。外壳浑身都长满了坚硬的长刺,形似小刺猬的周身,不可直接用手拿,稍有不甚就会刺伤手指或身体各部,而且会遗落很多小刺入肉,很是刺痛恶痒。因为一般板栗树林生长在大山里,树下长年阴暗潮湿,非常适合山蚊子的生存环境,所以蚊子个大且数量之多,用成群结队形容毫不夸张。如果让它们叮咬几口,即刻会起几个大红包而又恶痒难忍。因而,无论是爬树打板栗者,还是在树下捡板栗者,都需要头戴草帽,身穿长衣长裤,最好戴上手套,捡板栗曲子还需手拿一个铁夹子,也可用自制的竹夹子,以免刺伤或被蚊虫叮咬。

记忆中,我儿时三里岗镇周围板栗山不是很多,大部分分布在尚店的崇山峻岭上。离我的住居地较远,那里也没有熟悉的人家。而与我们镇周边接壤的京山县三阳镇的小阜一带,山高林密到处都生长着成片板栗树林,满山遍野品种最多的是人工稼接的大红苞,还有很多自然野生的小茶板栗。每当学校休假时,妈妈都会要我去大山里捡板栗,有时也会带上弟弟们。一般都会去小阜的屈山村舅舅家(邓卓宝),然后由舅妈或与我同岁的小舅舅(邓卓财)和年龄相近的表妹们,带领我们到山上打和捡板栗。后来二姨姑(邓卓喜)也嫁到了那里,就又多了一家捡板栗的去处。

每到那个时候,我都会自报奋勇地去舅舅家,不光是因为能捡到好多板栗的吸引力,而是还能吃到舅妈用板栗碎粒搀着大米煮的饭,吃在嘴巴里格外香甜,感觉象过年一样的美味佳肴。在那个贫困的连饭都吃不饱的大集体时代,那是一种怎样的美餐享受啊。舅舅家也是很贫穷,那时还寄人篱下,而舅妈对我们却倾其所有,还会踹糯米糍粑招待我们。运气好时,还会捡些山上的龙爪菌炒给我们吃。总之,我的舅妈一家人,怜可自己省吃俭用粗茶淡饭,也要想方设法让我们吃好吃饱,使我们在幸福快乐里,时常怀念那些美好时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感谢生命中遇见的所有亲人们。

记得那时,我们最喜欢上山捡瓦板栗了,在小舅舅和几个表妹的带领下,我们有说有笑在山坡上疯上窜下,玩着捉迷藏的同时到处寻捡掉在树下的板栗,如果遇上夜晚风大会吹落下许多瓦板栗,第二天早上就会捡到很多掉在地上小巧玲珑果实饱满的板栗了,运气好时,半天就会捡大几十斤,而且,那些自然成熟脱落的板栗不长虫好保管。在舅舅或姨姑家吃过午饭走时,他们还会又给一些板栗让我们带回家给父母们享用。在那个物资极为匮乏的年代,捡回的板栗既是我们儿时最佳的零食,更是让我们度过粮食短缺饥荒难耐的时光,给我们留下一个个难能可贵的记忆,伴着我们走过快乐的童年。

今年年景好,是板栗产量大丰收的一年。由于产大于销,因此,今年板票价格一般,最便宜时每公斤3.00元,后来才涨价到最高5.00元。所以,好多自产和承包户主都马虎打下板栗曲子,有些不起眼的就散留树上了,到了成熟期后,就会跟掉橡子一样,不时会掉些树下,在我们镇边有一大片早些年人工栽培的扳粟树林,现在正是盛产时期,每年承包人收获后,都会有好多老人妇女们前去捡瓦扳粟,今年也不例外。

好多人每天都如我儿时一样,有空就上山捡板栗,乐此不疲。见此,也让我眼热心动,也很想跟着去过把瘾,毕竟还是学生时代捡过扳栗,一晃几十年过去了,由于忙于工作和生活压力,从此就再没有闲情逸致捡板栗,想吃就在市场里买几斤解解馋。如今,女儿们也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或成家立业,我也退居二线而心闲轻松一些,工作之余写点生活感悟或诗歌什么的,或是钓钓鱼、种种菜园、走走路锻炼身体。这段时间单位生意是淡季,一般上午正常工作,下午休闲在家。于是午觉醒后,上山走路锻炼身体同时顺带捡些板栗,虽然不时碰到好多熟悉的人,感觉大家都是在寻开心而已,并不在意捡多少斤板栗。正如有位也在山上捡板栗的好朋友,发在微信朋友圈上的感言一样:“采摘板栗是件既快乐又辛苦的事儿,山上又是蚊子又是刺,胳膊,腿立马遭殃,快闪。”当晚,我看见这条微信后,觉得她说的很到位,捡板栗的感觉确实如此。

为了准确寻找到童年的感觉,我下午连续坚持了三天上山捡板栗行动,每天最多只用两小时在山上转悠,运气好时能捡板栗十几斤,有时也就七八斤不等。但是,每天都会被成群的蚊子叮咬好多口而起好多大红包,后来穿上衬衣才稍好一点。翻山越岭都会累的大汗淋漓,而汗流浃背湿透汗衫。山上树下到处寻找落地的瓦板栗,都会累的腰酸腿疼走不动路。有时不小心会被板栗外壳的硬刺扎破手指,而痛疼难忍。总之,板栗好吃,捡拾收获不易,深刻体会到“粒粒皆辛苦”的艰辛滋味。虽然,捡板栗是如此辛苦的活儿,也是一种体力与耐心的坚持,可还是乐此不疲,收获着丰硕的板栗果实的成就感,也收获着丰衣足食的快乐和乐趣。而今非昔比,并不在意捡多少板栗,更在意的是寻找当年的那种感觉,使人回味无穷,也乐在其中。

2017.9.20.晚.草稿于故乡


作者简介:樊启金,笔名:劲雨。湖北随州市人,种过两年田,当过五年兵,转业到地方单位工作至今,经历过国企改革重组,参加工作后历任医务人员,营业员,检验员,会计,正、副经理等职。从学生时代起就是文学爱好者,喜欢散文,诗歌,小说等。有几十篇散文诗歌发表在随州文艺,文峰塔文学季刊,曾都新闻周刊及爱投稿等报刊和微信文学平台。写作感言:文字是心灵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