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儿栖息在窗外青翠的树枝上,或状如老僧入定,或呼唤着秋后的热闹。 好像并不在意是否有人在凝视着它们。

万事万物皆有其独立的结果,你我也并无区别。


摄影:周斌

文字:眠空

  风起的时候,经常会带来各种有趣的味道。

某处原野里摇曳的野草隐忍的呼吸,某本书页里浩浩历史沉重的喘息,某条小巷里一个摘花女人慵懒的气息。
这些似乎都与我无关,却在不断的对我言语着。
直至让我泪流满面。

  有时候,什么也不做,任由自己在时针里蛰伏成一个雕像。

他们说这叫浪费生命。

我含笑不语。

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放任的那些忧伤,像是尚未涌动的春水,在时间的暗流中,昼夜不停。

而繁花照水处,时光不紧不慢,其实一切都没改变。


  她从不说怀念。

屋后长满了苔藓,门前的栀子花落了又绿。

檐下古旧的提灯在风中晃动。

房间里摆放新鲜的百合,没有窗帘。

瘦瘦影子,像芦苇丛中的候鸟般安静。

而我,在影子中重叠。


  爱那些奇形怪状的手工制品,爱洗得发白的带有褶皱的棉布衣裙。

爱杜普蕾的悲沧,也爱GUU&ROSE撕裂的柔情。

爱形形色色的完美,也爱众多的残缺。

更甚至,爱了某些斜飞眼角上的那一抹冷漠。

因为我们都一样,是这个人世间的奴隶。无论物质,无论精神。


  泥泞的现世可能存在种种漩涡。

但那些深埋的罅隙和无底的漏洞里,在淤血一样积攒在一起的苦难与哀伤里,我们要如洇渡的红莲一样,保持纯净善良慈柔的心怀。

那样,才能盛装生之盛大的离合与悲欢,接受这些馈赠。


  真正的自信与高贵是一种貌似虚无的内在自然的品质,正如当一朵花绽放,它既不骄傲,也不自卑,它只是绽放。

高洁者,自睥睨所有,不必急着言语。


  一首曲子,呜呜咽咽许多年,也终会曲终人散。

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相遇或者离开。爱或者怨恨,都只是遇见了自己。

而这一天天荡漾的时光,犹如春天的樱花一般丰满而妩媚,令人无法找到终点。

生命若是繁琐,应当剪掉尾巴。
爱亦如此。

  倘若未来一无消息,如沉船后静静的海面,也只是为了那些经年的沉疴,都可以被浪花遮挡。

俯拾朝花,不需某种激越的热情,随手拈来,就是时光。


  很多人走在路上。

从怨恨凉薄,到妥协抗争,到终于决定去爱自己,获得深远的平静。

万事万物络绎不绝的逃离中,我独自经久地伫立存在着。

而我们,终究将与时光相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