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作为健康记者,在全国两会的报道现场奔波了10年。2015年,抗非典英雄钟南山院士评价我是"与央视王志具有同样执着精神的记者"。十余年前,我与钟院士一起爬上18楼采访他,避开记者群对他的围堵。我是钟院士健康生活的第一报道记者。曾经,我的《钟南山传》等作品的百度检索,近千万条。


热爱自然,保护环境,是人类永恒的主题。植物是人类最早的食物,是地球的皮肤,植物永远召唤着人类的灵性。今年4月29日,钟院士欣然同意以他的名字,为我的植物科普基地书写了冠名:南山小作家班。一个节日的喧哗呼啸而来,我的幸福感充满了世界。有一天,那么多那么多的孩子们蜂拥着高喊:"钟爷爷"。

我对写作的热爱,以及我文字舞台上的"演员",都是大自然赋予我的灵感,自然界的花草树木,无不可以被我赋予抒发内心情感的使命,这也是古往今来中外多少文人墨客借物抒怀的必途。

早年的绿色

生命中,人生过往的滋味,每个年龄段回望,都会不同。而我往昔的时光中,自然界的花草树木,好似从来都是我的朋友。从我上小学的时候,作文的表达似乎从来不是难题,因为我要说的话,花草树木都给我准备了,那是我最早理解的"借物抒怀"。


一个不到10岁的小女孩,要去见被关了一个月接受改造,不许回家的妈妈。她鼓足了勇气,跑过一大片农田,在一间小小的破屋门前停住。妈妈呆呆坐在光光的破铺板上,铺上什么也没有,窗户也是被破木板钉住的,女看守凶神恶煞。


小女孩笑起来:"妈妈你放心吧,家里都好,弟弟很听话....."。她说完一溜烟跑远,远远地放声大哭。

到自家的小院里,小女孩抬头望着院里高高的两棵槐树,那树上绿绿的叶子在轻轻地一摆一摆,好像在说:"不怕,不怕。"女孩脸上的眼泪被慢慢地擦干了。


这是我的70年代,即使"秀"痛苦也不好受,不信你试试,只要它是真的。


跨院里有一小片院子可以点豆种瓜,一入夏天,我就把准备好的豆籽,在园子里挖一到两寸深的小坑,种上豆籽,一周就钻出芽,两周就长叶,不到一个月,就结出了扁豆,摘下来下锅炒。就这样我种了好几年,这是我少女时代最珍贵的记忆。我家在北京西二环外,每年春天柳树发芽的那一天我都会骑着自行车到北三环的大道上去看柳芽,我甚至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