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0-08

本文图片均选自母亲的作品。

  上大学,是母亲小时候的梦想,不过这个梦想一直未实现。

新中国成立的时候母亲2岁,姥爷撇下娇妻幼女去了台湾,3年后姥姥郁闷而终,母亲5岁时成了孤儿,跟着外公外婆过。母亲酷爱念书,成绩优异,1961年考入市重点中学淮南一中,在全年级一直排名第一第二,老师说母亲就是上大学的苗子,母亲做梦都想上大学。然而造化弄人,母亲的外公是廖家湾小学第一任校长,没能挺过三年自然灾害,母亲只好到表哥表嫂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勉力念到初中毕业,家境贫寒加上姥爷的原因政审通不过,母亲的求学路嘎然而止。悲剧就是把最好的东西打碎了给你看,家庭和时代的双重悲剧生生扼杀了母亲最美的大学梦。

  上一辈人的命运多数是这样,本该读书的年龄却过早地开始了艰难的生活跋涉,母亲在亲戚家帮忙带孩子,纺织厂招工,母亲应招成为一名纺织女工。文革期间因受牵连下乡,我出生后不久母亲随父亲又一起下放大西北,10年后才重回家乡。父亲身体不好,经常住院,母亲带着三个孩子还要照顾父亲,一家的重担全落在母亲一人肩上,生活的艰辛让母亲把梦想深深地埋在心底。多年以后我才明白,孩子成了母亲梦想的延续,"砸锅卖铁我也要供你上大学!",这是母亲对我讲的最多的一句话。

  下放回城后母亲继续做纺织女工,三班转,每天在百余台织布机间穿梭,加梭需要眼疾手快,精力高度集中,一个班下来会筋疲力尽。长年下来,机器巨大的轰鸣声对母亲的听力造成永久性下降。靠着母亲微薄的收入,支撑着全家人的开销。贫贱夫妻百事哀,父母常常为经济问题吵架,婚姻也渐渐走到了尽头,我大学毕业那年父母终于离婚了。母亲是个坚强的人,她坦然接受了生活给予她的种种不公和打击,始终乐观面对。我见过母亲流泪,却从未见过母亲倒下。

  在无数个困苦磨难的日子里,我几乎忘记了母亲还有梦想,直到有一天,退休后的母亲跟我说她要上老年大学。我一时泪眼模糊了,我才知道母亲的梦想并没有泯灭,没有被坎坷多难的岁月吞噬,它只是被埋在心底深处的土壤里静静地等待,等待时机,当雨露再次降临,当阳光再次洒下,它便会发芽,义无反顾地破土而出,成为怒放的生命!

  母亲应该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只要快乐干什么都行,看到我赞同,满头华发的母亲高兴得像个孩子。她在老年大学上了绘画班,先学工笔画。工笔画最耗时间,除了上课业余时间几乎全部用在了画画上,那些精美的画都是一笔一笔细细描出的,母亲戴着老花镜盯着画稿,像个认真的学生又像一个专注的大师,有的画需要一个月才能完成。母亲悟性高,很快就成了班里的佼佼者,一年以后已经可以拿出去展览了。

  母亲一个人过,自从上了老年大学,有绘画作伴,我们再也不担心她孤单了,母亲成了家里最忙的人。每次打电话回去,母亲总是很兴奋地谈论她的画,画了什么画了多少参加了什么展览等等,我们就一起分享她的快乐。逢年过节我们回家,母亲就会搬出她的作品,一件一件让我们欣赏,边看边听她解说作品背后的故事,母亲的字不好,常常让我帮她在画上题字落款。

  后来母亲又报名上了电脑班,学会了使用QQ和手机微信。今年母亲70岁,已可以熟练操作电脑和手机了。她常常在微信中展示最新的作品,学会制作音乐相册和易企秀。前两天告诉我她上了书法班,还自信满满地说再练一段时间她就可以自己题字落款,不需要我帮忙了。

母亲曾经无数次梦见自己坐在大学课堂上,如今梦想成真,倍感珍惜。母亲常常感叹,是这个好时代给了她圆梦的机会,所以母亲完全不像许多老人那样认为自己老了,学不会了,倒像个好奇而贪婪的孩子,如饥似渴地遨游在知识的海洋。

  曾经有段时间妻子抱怨母亲不帮我们带孩子,我劝妻子想开点,母亲苦了一辈子不容易,现在老了,不要再强迫她了,想干啥就干啥,只要母亲快乐就是我们作子女最大的心愿。孝是什么?不陷父母于不安、不陷父母于不义、不陷父母于不敷,能做到这三点就是尽孝了。如今,母亲一个人过得快乐而充实,我们能做的就是不使她分心,让母亲的梦想之花开得更热烈一些。

  母亲快乐而丰足的晚年生活,超出了我们每个人的想像,甚至有些连我们都自愧弗如。你相信梦想,梦想才会相信你,梦想永远不会逃跑,除非你逃跑,母亲没有放弃,终于让梦想在夕暮之年绽放。

 

心若在,梦想就在,把苦难嚼尽,生活自然回甘,愿母亲永远年轻快乐,大学生活精彩,绘画更上一层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