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孙俪、何润东、陈晓等明星主演的七十四集熱播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徐徐落下帷幕,该剧创下了很高的收视率和很好的口碑,拥有众多的追剧者。这是一部以秦商首富周莹为原型创作的商战、爱情电视剧,整个剧剧情冲突不断,跌宕起伏,暗藏玄机,危机四伏。让人一旦观看,就欲罢不能,成为追剧者。

剧中,周莹和吴聘、沈星移的爱情大戏无疑是该剧最大的热点和看点!其中周莹、沈星移之间的爱贯穿全剧,孙俪、陈晓联袂上演星、莹旷世之恋,牵挂着众多观众的心,释放出无数颗催泪弹!他们的爱爱得很执着,爱得很艰难,爱得很曲折,爱得很辛苦,爱得很虐心!爱得感天动地!爱得让许多观众扎心!动容!泪奔!但仍为此津津乐道,狂热追剧。

孙俪、陈晓出彩的表演,圈足了众多的“星粉”、“莹粉”。但我和许多的观众感觉一样,觉得该剧的结尾美中不足,差强人意,狗尾续貂的结尾让周莹、沈星移的爱情大戏减色不少!留下了几分遗憾!

该剧接近收尾时,沈星移走了!走得悄无声息,观众在银屏上看到的最后一个镜头是见到他在公堂上被诬陷伪造王爷手喻受尽酷刑,昏死过去!然后再见到的镜头,就是沈星移的墓碑,那是周莹出狱后去沈星移的墓前哭祭沈星移的镜头。赵大人告诉周莹,沈星移在狱中病死了。

沈星移走了!带着对周莹的爱恋和心不甘!直到死都没有再见到自己心爱人一面!真是让人痛心、虐心!许多网友在网上惊呼,沈星移就这样走了?沈星移对周莹舍生忘死的爱就此结束了?就像是吴聘早死一样,让观众感到心痛、遗憾、不甘。
      在《那年花开月正圆》这部剧中,爱周莹的男人很多,但像沈星移这样坚定、执着,至死不渝的爱周莹的人非沈星移莫属!她对周莹的爱真诚、狂野、执着,是发自内心的,掏心窝子的爱!拿他自己的话来说:“周莹,你的心随吴聘埋进土里,我把我的心给你”!这个为爱不惜掏心的大男孩值得大赞!
      沈星移短暂的一生,似乎只做了三件事,一是接替大哥帮沈家打理生意,二是进行一场追求周莹的轰轰烈烈的爱!三是参与维新变法。初见沈星移,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为富不仁,玩世不恭,沾花惹草,花钱如流水,脾气暴躁的纨绔子弟。
      周莹与沈星移的接触也是从沈家二少爷对周莹的打骂开始。嫌周莹端的茶烫了他的手,顺手就给周莹一巴掌!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巴掌打空了?让他感到很诧异!这丫头居然会躲闪?接下来让他感到更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被这个丫头暴打一顿!周莹的一记“窝心脚”踹得二少爷爬不起来。就是这一记“窝心脚”真正的踹到了二少爷的心窝里。不打不成交,从此,沈二少爷再也忘不了周莹。
      早期,沈星移年少轻狂,对周莹的爱只是一种模糊的爱,一种敬佩的爱、一种轻狂的爱,一种只是想要占有的爱。周莹用杜鹃花给他疗伤,让沈星移减轻了屁股被打开花的痛苦,感觉很爽、很享受,这丫头的奇招还真管用;周莹陪沈星移玩小把戏,沈星移每次必输,争强好胜的沈星移对周莹十分佩服,居然还有能骗倒我的丫头!这丫头太不一般,太奇妙了。于是就想收周莹为妾,甚至想要霸王硬上弓,强行占有周莹。结果又被周莹教训一顿。
       周莹变成吴家少奶奶后,沈星移对周莹仍然是念念不忘,想方设法想要把周莹抢到手。在赈灾现场见到周莹,指使下属大打出手抢夺周莹。吴聘挺身而出保护周莹,并义正词严告诉沈星移:周莹现在已经是自己的妻子,吴家东院的少奶奶,休得无礼!沈星移岂能善罢甘休,用周莹的卖身契把周莹和吴聘告上公堂。因不是死契,赵大人把周莹判给了吴聘。沈星移很生气、很失落。
     吴聘死后,吴家遭人陷害家破人亡,周莹遭柳氏陷害被家族沉塘,是沈星移派人救了周莹,原本以为周莹会因此回心转意跟他回沈家,没想到遭到周莹的严词拒绝。周莹回东院后,沈星移受周老四的唆使,翻墙进入东院,说是要帮助周莹逃出东院,又被周莹狂揍一顿。沈星移翻墙逃走时,撂下一句狠话:周莹,这辈子我一定要收了你!“收”和“娶”还是有差别的,收即收房为妾,娶即八抬大轿为妻。这时沈星移对周莹的爱虽爱但还欠点火候。
     此后,沈星移对周莹的追求更加狂热,如影随形,周莹到哪里,他就去那里。收购棉花,他跟周莹作对,抢周莹的生意;销售土布,他随周莹去迪化,中途遭土匪绑架,已经被土匪释放了的他,心里放不下周莹,又鬼使神差的回到土匪窝,陪伴周莹当人质。当要被土匪砍头时,留下的遗言是:“周莹,我爱你”!刑场上,生死关头的大声表白,震撼了周莹的心灵,让她感动得热泪盈眶。开始对这个浪荡公子刮目相看,稍有动心。
      这时的沈星移对周莹的爱,已经是一个大男孩向一个大男人的爱的转化,这时的爱爱得真诚,爱得深切! 看似傻傻的爱,但确实是沈星移性格和内心的真实表现和写照,这是一个为了爱甘愿付出一切的暖男!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负责的男人!在迪化,又是沈星移在关键时刻救了周莹和周老四,令周莹感激不尽。由于心里实在放不下吴聘。周莹也只能把沈星移作为朋友来对待。沈星移不满足与周莹只做朋友的关系。他向周莹表明:“总有一天,我们不会只是朋友关系,我会得到你”。
       西域富豪图尔丹携带二万两黄金和雪莲花,千里迢迢到泾阳向周莹求婚,沈星移闻讯赶紧找到周莹表示愿意以数万两黄金向周莹求婚,表明他坚定不移,一心追求周莹的态度。机器织布局遭人打砸,沈星移舍身忘死保护周莹,肋骨被打断几根!周莹看着趴在自己身上替自己挨打的暖男,终于动心了!沈星移追求周莹锲而不舍,金石为开。沈星移的温暖呵护,终于开始融化周莹那颗冰冻的心。
       然而,风云突变,由于沈家老太太以二品诰命夫人身份去吴家大院肆意侮辱周莹,沈星移也不合时宜的拿着自己的生辰八字到吴家向周莹求婚。逼迫周莹作出了开神堂,发誓:“生生世世,永不再嫁”。周莹的誓言,句句像刀剑一样直刺沈星移的心窝,让他精神崩溃,痛不欲生,看到沈星移失魂落魄的样子,周莹也是非常的心痛和不舍!只怪沈家老太太做事太唐突、太过分,让周莹刚刚向沈星移打开的一点点的感情之门,又悄然关上了!
     

周莹被周老四“卖”入沈家为奴。

沈星移对周莹的爱从打骂开始。

  周莹用杜鹃花捣碎给沈星移疗伤。痛死我了!你用的是什么药啊? 咦!不痛了,真神奇!

玩小把戏,沈星移每次必输!

要我留下来?不许骂我!不许打我!不许让我干粗活!给我好吃的!

沈星移对周莹动手动脚,遭到周莹严厉呵斥。

沈星移和家里人商量想要收周莹做妾。

别的丫鬟梦寐以求的事,没想到周莹一口回绝!

沈星移捆绑威胁周莹,逼周莹就范。周莹在吴聘的帮助下,逃到吴家东院,阴差阳错当上吴家少奶奶。

赈灾时,沈星移发现周莹,想抓周莹回沈家!哎哟!这丫头属狗的,会咬人!

我记住了你的“窝心脚”!

告诉你,周莹现在是我的妻子,吴家东院少奶奶,你休得无礼!吴聘挺身而出,保护周莹!看周莹的表情:傻小子,今非昔比了!

沈星移状告吴聘和周莹,赵大人把周莹判给吴聘,沈星移很失望。

吴聘死后,周莹遭陷害,被家族沉塘,沈星移派人救了周莹。劝说周莹回沈家。是我救了你!为何不跟我回沈家?

虽然你救了我,我也不可能跟你到沈家!

周莹回到吴家,受到吴家排挤,周老四唆使沈星移潜入东院“解救”周莹。嘘,别吭声,我救你逃出吴家!

欺负吴家没男人!是吗?我扇你!

翻墙逃走时,沈星移发出誓言。

沈星移抢周莹棉花生意。

去迪化路途上,被关到土匪窝。土匪放了我沈星移。但我又回来了,留下来陪你!

土匪窝刑场慷慨遗言:周莹,我爱你!

周莹,跟着我,我保护你,快逃!

逃不掉,就死在一起。并肩作战,爽!

在迪化再次救周莹。

我对你有好感,我们可以做朋友!

可我就是喜欢你,咋办呢?!

与图尔丹争夺周莹。

告诉你,周莹是我的女人。

花钱买了一个官,风流倜傥的沈公子春风得意!

周莹用布厚,调侃沈星移脸皮厚!

沈星移与周莹比谁更会做生意,沈星移输了。愿赌服输,遭周莹虐待。按事先承诺男扮女走街串巷。

沈星移向周莹索吻,却亲吻了猪头,再次遭周莹戏弄!

机器织布局遭打砸,沈星移舍身忘死,保护周莹!

这次保护,代价大,沈星移肋骨被打断几根。

替孙子出气,沈家老太太去大闹东院,侮辱周莹。

沈星移带生辰八字亲自上门提亲,但选错了时机。

周莹神堂发誓。“生生世世,永不再嫁”。

沈星移听周莹发誓不再嫁,精神崩溃。

看到沈星移离开时悲伤欲绝的样子,周莹也是阵阵心痛!眼泪汪汪!

回家路上沈星移失魂落魄。

  沈家为了断了沈星移对周莹的念想,决定让沈星移去上海发展。临行前,沈星移在周老四的协助下来到周莹的房间,向周莹告别。并拿出一张自己精心画制的周莹的肖像画,送给周莹。看到这个满脸英气和真诚的大暖男,想想这个多次舍命追求、救助自己的男人,周莹的心又软化了,也不管已经发过的誓言了。房间里又传出周莹爽朗的笑声!拿丫头春杏的话来讲:“好久都没有听到少奶奶这样的笑声了,还是吴聘少爷在世时,听到少奶奶这样笑过”。这一切,似乎都预示着周莹与沈星移的恋情有戏了!这也是许多观众朋友希望能看到的变化。

沈星移去了上海,仍然对周莹难以忘怀!经常用电报方式向周莹诉衷肠,在电报开头亲密称呼周莹为“莹” 疼爱之心溢于言表,让周莹感到十分温馨。加上吴聘母亲认周莹为女儿,也希望周莹遇到合适的人可以考虑再婚。这些都增加了周莹与沈星移相爱成真,有情人终成眷属的可能性!周莹决定去上海会见沈星移,临行前特意做了两套非常漂亮的衣服,她要让自己以最美的形象出现在心爱人的面前。足见周莹此时已经爱上了沈星移!

周莹到上海,突然出现在沈星移面前,让沈星移感到惊喜万分,如痴如梦。幸福真的是来得太快、太突然了。他完全沉浸在甜蜜的爱恋中,以恋人身份带周莹一行游览大上海,享受大上海的美景、美味、海派风情。他将周莹拥入怀里和周莹翩翩起舞,用餐巾替周莹拭去嘴角上的食物,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温情,那么绅士。他还向周莹介绍上海的商贸和自己的生意伙伴。就在观众都以为星、莹之恋将修成正果的时候。赵大人的一封信,瞬间浇灭了周莹对沈星移的爱火!那就是沈四海陷害吴蔚文的证据!
周莹不辞而别,她觉得她不可能与杀父仇人的儿子相爱、结婚。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报仇”。她报复性的抢走沈星移的生意。让沈星移感到困惑,精神上受到沉重的打击!得知真相后,沈星移依然不放弃对周莹的爱!他认定沈家陷害吴家是沈家的事,他爱周莹,是他和周莹的事!真的是爱得执着,誓死都不回头。眼看好事将成,却节外生枝,突生变故,真的是叫人虐心!就像是插曲《让爱碎了再碎》中的歌词一样:
前世欠你一颗伤心的泪,
今生还你一场烟花美。
爱你爱得无路可退,
让爱碎了再碎!

相思太苦,鸿雁传书,诉说衷肠!

  每次看到沈星移发来的电报,周莹都很激动、感觉很温馨。

魂牵梦绕的周莹突然出现在沈星移面前。沈星移恍如梦境,惊喜万分。

在上海见到周莹。我真是太幸福了!送你玫瑰花,送给自己最爱的女人!

要去见沈星移,得打扮漂亮一点!周莹对沈星移显然动心了!

一起游览上海十里洋场。

一起翩翩起舞,享受幸福美妙时光。

深情相拥,含情脉脉。

真情关爱,体贴细微,真是太绅士了!

沈家陷害吴家证据,浇灭了周莹刚刚燃起的爱火。

陷害吴家的那个人,就是你爹。

  周莹回到泾阳不久,就因织布局股份转让问题遭到朝廷保守派和革新派的双重打压,又遭吴漪陷害,被打入死牢,秋后问斩。赵白石用机器织布局的全部股份疏通官府,在似乎可以释放周莹的时候又被王爷阻拦,要置周莹于死地。沈星移苦苦哀求老爹出钱救周莹,并承诺这是最后一次管周莹的事。他用了很多的银子和上海商行的所有股份,托杜明礼求王爷网开一面放了周莹。谁知杜明礼伙同王府管家,侵吞了沈星移的钱财,并陷害沈星移伪造王爷手喻救周莹。

在死牢再次见到沈星移,周莹深深感到了沈星移对她的至死不渝的爱心。觉得自己不能在犹豫,错失再次相爱的良机。正当她们手拉手走出大牢时,早已经埋伏好的士兵一拥而上。沈星移拼死保护周莹,为周莹遮挡刺来的刀剑,想让周莹逃跑。最终双双被打晕在地,被关入监狱。似乎要以这种生离死别,生死相依悲壮的方式,完成他们两人相亲相爱的最后绝唱!
沈星移走了!临走都没有再见周莹一面,临走时也没有接受到周莹在狱中想要通过赵白石传递给他的爱的誓言:“如有来生,与君欢好,定死方休”。沈星移走了,带着对周莹的满满的爱,作为一个男人,一生中能完成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一场风花雪月的大爱,拿他自己的话来讲:“值了”!
这部剧写到此,应该是一个比较完美的结局。沈星移对周莹的爱非常的曲折,非常的虐心,虽然最终没有抱得美人归,却最终赢得了美人心,在沈星移的身上让我们看到了什么是真爱、什么是深爱、什么是最执着的爱。他对周莹的爱对天可表,真实的演绎了“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爱情真谛。
他们之间的爱,爱的那么深厚,爱得那么辛苦,爱得那么艰难,爱得那么曲折,跌宕起伏,周折不断,让人感动,让人惋惜,让人虐心,让人唏嘘,让人泪奔!虽然只是一部剧,却感动了一批人,感动了一大批真心希望星、莹能终成眷属的“星迷”们!有多少观众为之动容。情到此处,尽管有些遗憾,但星、莹之恋不失为为可歌可泣的旷世之恋。导演和编剧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周莹入狱,沈星移心急如焚。四处奔波,设法救周莹。

在赵白石设法救周莹失败后,沈星移哀求老爹出钱救周莹,并发誓这是最后一次管周莹的事!沈四海同意了。

沈星移找到杜明礼,花了大把银子,拿到王爷的手喻去大牢释放周莹。

没想到遭杜明礼陷害,周莹、沈星移双双落入陷阱。

被官兵团团围困,困兽犹斗。

动图

为了救周莹,沈星移也是拼了!

动图

为了保护周莹,拼了!

动图

置生死不顾,只想保护周莹。

动图

生死相拥,死也要死在一起!

动图

死在你怀里,值了!

动图

这场面,真的是太虐心了!让人泪奔!

我们生死在一起,永不分开!

生离死别,死死抓住彼此的手,永不分开!演绎一场人间大爱!

大堂提审,受尽酷刑!沈星移昏死过去。

周莹出狱,没有见到沈星移,很是关心。

  赵白石带周莹去墓地,周莹看到沈星移的墓碑,震惊、意外、痛心!伤心欲绝!周莹哭祭沈星移。字字血、声声泪,一番发自内心的真情哭诉!让观众动容!

  周莹从此一蹶不振,看戏中李慧娘,也想到了沈星移。自觉形影孤单,思恋星移,心痛无比!周莹想要离开沈家,直到认怀先为干儿子后,才恢复活力。

正当所有观众都以为沈星移与周莹的爱情大戏“盖棺论定”的时候。沈星移却又活了过来。导演和编剧让沈星移的“假死”让沈星移又出现在周莹的面前。改名康卓文(康有为的化身)。不仅是改名,简直就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一个被彻底洗脑,献身维新变法的人,一个不食人间烟火,冷酷无情,毫无情义的维新变法的““苦行僧”。人为编排沈星移的这种改变让人感到匪夷所思!把大家都喜欢的星移变成后来这个样子,伤了“星迷”们的心,对星、莹的旷世之恋留下一道深深的硬伤。

物是人非斗转星移。再次见到周莹,沈星移全然没有观众期望看到的与周莹重逢的惊喜,也全无往日对周莹狂爱的温情和激情,就好像和周莹形同陌路一样,在沈星移的身上已经看不出曾经狂爱周莹的痕迹,在他的身上只有变法、“革命”、“救国”。不仅如此,他还竭尽所能,用尽恶俗的字眼来侮辱和谩骂周莹。他带周莹去风月场所看他混迹在烟花女中的放荡生活;他说不愿和周莹再有任何纠缠;他对周莹苦苦哀求他兑现承诺:收了她、娶了她!无动于衷,反而恶语相向:“你是黄花大闺女吗?你是名门闺秀吗?”“你就是一个丫头,一个寡妇,一个连亲爹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你就是一个灾星!灾星!灾星!”。这还是当年狂追、热恋周莹的沈星移吗?!给沈星移取名星移是不是早就意味着这种颠覆性的蜕变?!
如此恶毒的语言你都想象不到是出自沈星移之口,而且是面对对周莹说的!不管沈星移是出于什么目的,不管沈星移是否是兑现给他奶奶和老爹的不再与周莹来往的承诺;不管是否沈星移心里仍然深爱周莹,害怕变法危险连累周莹,是为保护周莹而装出绝情;不论导演、编剧想如何别出心裁的想把沈星移对周莹的爱表现得更加虐心!无疑都是给这个剧浇上了一大盆狗血,相信大部分观众都接受不了这样的编排。
剧情都是人编导的,追求剧情的新奇,必须要把握好度,过度追求新奇,不仅离奇、生硬、不合情理!而且会适得其反。该剧结尾的这种编排彻底颠覆了沈星移在观众中“爱神”的形象!观众希望沈星移活着,是希望能看到星、莹的百年好合,而不是看到沈星移一反常态反过头来折磨周莹。人虽在,但爱已褪色,人活着,但爱已无激情,活着又如何?复出相见又如何?忠、孝、变法就能栓住沈星移,彻底改变沈星移?当初沈星移狂追周莹时,沈家上下可都是反对的。倘若那时沈星移真把周莹娶入沈家,得到周莹,那结局又当如何呢?
沈星移对周莹执着的爱像一条链条贯穿着整个剧,而这样的结尾不仅让沈星移前几十集苦苦追求周莹的爱情积累、铺垫毁于一旦。而且让整个剧变得不协调、不和谐,减色不少!
虽然随后在被查封的、破落的沈家大院离奇的安排了一场如同梦幻般的星、莹洞房花烛,海誓山盟,以及沈星移在刺杀慈禧前与周莹的诀别和吻别,都想进一步演绎星、莹之恋。但这样的编排显得那么的不实、苍白、虚幻、生硬、滑稽。过去那种刻骨铭心爱的激情已经不在,不论如何编排,都不足以再引发观众对星、莹相爱的共鸣!画蛇添足,狗尾续貂的结尾,让沈星移与周莹的爱情大戏大打折扣!
从整个剧来看,该剧总体编排还是非常不错的,追剧的观众众多。只是导演、编剧的偶尔的脑洞大开,影响了星、莹之恋的圆满收尾。让该剧花开了,月未圆,留下了几分缺陷!
在这里要引入一段话:“佛说,笑看花开是一种好心情,静赏花落是一种好境界。人生无尽的悲欢离合,不过是不同的心路,不同的历练,在落花的那一刹那间,从心底涌出千差万别的感受”。 看剧、评剧每个人的感受都会不同,评论也会不同,此影评纯属个人观点。
最后,用《那年花开月正圆》的片头曲《忘不掉》的几句歌词结束我对周莹、沈星移爱情大戏的点评:
这一世风雪路途遥,
相濡以沫是骄傲。
来世再相约,
庭前花朵记得我,
到底是一世情未了!

星移,你没有死!你还活着!还活着!

让我仔细看看你!

动图

无数思恋之情,化为紧紧相拥!

动图

但沈星移变了,变得冷酷无情!

混迹风月场,装出一幅玩世不恭的形象。

周莹想不到沈星移会变得如此不堪!原因何在?

动图

沈星移奶奶临死要求沈星移不要与周莹来往。

沈家奶奶对孙儿的遗言。

沈家老爷对沈星移的告诫。沈星移曾发誓救出周莹后再不和周莹来往。此外,还有维新变法。

周莹害怕再次失去沈星移!周莹用到位的直白来打动沈星移!

表白,深情地表白!

哀求,不停的哀求!无论如何表白、哀求,都无济于事。

换来的是沈星移的恶语相向!

沈星移竭尽所能,侮辱周莹!

句句穿心!

绝情到如此地步,周莹也是无语了。

如此沉重的打击,周莹无法理解和接受,只能一个人去墓地,去深深爱恋墓中的“沈星移”,过去的沈星移。

一心只为维新变法。听到赵白石转达的周莹在牢里说的:“如有来生,与君欢好,定死方休”虽心潮起伏,也只仅此而已。

沈家与周莹的商战,沈家输了!山穷水尽,走投无路。沈星移冒险到东院,只是求周莹放过沈家。

  沈星移求周莹放过沈家。但最后放过沈家的理由是周莹不愿意看到祸害殃及黎民百姓。

周莹遭沈星移如此羞辱还在保护沈星移。不惜与赵白石兵戎相见。

凤冠霞帔也很难找回曾经的充满激情的爱。

身居陕甘总督高位的赵白石应了沈星移的嘱咐,照顾周莹,鼓起勇气向周莹求婚,沈家叔叔写休书还周莹自由身,想要成全这桩姻缘,让周莹感到惘然不知所措。周莹最终婉言拒绝了赵大人的求爱。

吻别周莹,沈星移为救沈家数百口人,慷慨赴死,让周莹忍受终身痛苦!

沈星移壮志未酬,死于清兵刀剑之下。1908年,周莹卒,年仅四十岁。

看看陈晓男扮女装扮相,俊美不输孙俪。

孙俪、陈晓参加开拍仪式。

  孙俪、陈晓两个演员,以精湛演技,演绎了一场感人的爱情大戏!值得称赞!结尾的瑕疵,不怪演员。是导演、编剧太想虐观众的心!有些适得其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