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东部是野生动物的家园,这是丝毫也不夸张的,包括闻名于世的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大草原和肯尼亚的马塞马拉大草原,还有纳库鲁湖、纳特龙湖以及恩戈罗恩戈罗火山口在内的几十个国家公园和自然保护区,全都集中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境内面积达10万平方公里的地域内,这一方水草,养育了数百万只野生动物,其中哺乳动物上百种,鸟类约450种,这些大自然的精灵们在此生生不息的繁衍,使我们居住的蓝色星球的生态,得以差强人意地维持着。地球是人类的家园,也是所有生存于斯的动物和植物们的家园。

近些年,我曾先后三度踏上东非大地,两次去到东非数个自然保护区,也就是野生动物们的家园去做客。看到野生动物们在此各得其所的生存状态,内心十分欣慰。当然,要感谢肯尼亚和坦桑尼亚政府和人民数十上百年来做出的不懈努力(最早的保护区建于19世纪末期),他们都是不发达国家,但并未因此无度开发,掠夺野生动物们赖以生存的资源,也要感谢全世界心存良知,热爱和保护野生动物的人们所做的贡献。

说得有点大了,但都是有感而发。

本文按时间先后,分为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两篇。

去肯尼亚是2010年,去的保护区主要是纳库鲁湖国家公园、马赛马拉国家公园和安博塞利国家公园。

纳库鲁湖国家公园:(Nakuru Lake)位于肯尼亚中西部,占地近200平方公里,以禽类保护为主,其中火烈鸟就达200万只,占全球的三分之一。因湖区地处火山带,富含盐碱的湖水中生长着火烈鸟最喜爱的藻类食物,这些藻类又含有红色物质,火烈鸟羽毛的红色由此而来。

成千上万云集的火烈鸟,成为纳库鲁湖最美的风景。

登高眺望,纳库鲁湖的火烈鸟群宛若漂渺的粉红云霞。

火烈鸟群飞行时形成的美妙线条。

飞翔的火烈鸟群

水天云霓两相照

火烈鸟的英文名叫弗拉明戈(Flamingo),不过这与西班牙舞蹈并不相干,但你看火烈鸟行走的姿态,还是很有文艺范的呢。

一只秃鹳飞过火烈鸟群。秃鹳形象极丑,但与秃鹫一样,是草原上的清道夫。

火烈鸟起飞需要在水面长距离助跑,好象飞机起飞一样。

动物们和谐相处

湖水映出火烈鸟美丽的倒影

一只野水牛闯入镜头——我想与弗拉明戈同框哦。

这画面令人想起《天鹅湖》的场景

湖畔的野水牛群

马赛马拉大草原:是肯尼亚最著名的野生动物保护区,面积1800平方公里,位于肯尼亚东南部,以稀树草原为主,马拉河在草原上蜿蜒流淌。马赛马拉大草原养育着超过200万只哺乳动物,其中以角马(130万头)、斑马(30万头)各种羚羊(20万头)为主。还有种动物——长颈鹿,数量虽不太多,可也是非洲独有的哦。当然,在这里也很容易看到非洲五霸(狮子、大象、野水牛、犀牛、豹子)的身影。

两只黑斑羚。羚羊身姿优美,尤其跳跃时的形象,简直美得无与伦比,但它却是猎豹的主要食物。不过,猎豹捕获它的成功率不到30%,因羚羊善跳跃(一跃可达9米),还能灵活地急转弯,消耗猎豹的体能,从而得以逃脱。

东非大羚羊,身形健硕,膘满毛亮。

饮水的斑马

暮光之中排队行进的斑马群

雷雨将至的草原景色

斑点鬣狗,形象丑陋,但却与狮子一样,是草原上的顶级掠食者,可以集团作战,攻击中大型食草动物。

埋伏在草丛中的薮猫,它的本事是可原地起跳两、三米,抓获刚起飞的鸟类。薮猫数量极少。

与枯草一色的狮子,这是牠极佳的“迷彩服”。

热气球上俯拍马赛马拉大草原密集的动物群

一只大象闯入镜头

狮群捕获了一只角马,正在美餐呢。

大象间的亲情

角马迁徙的壮观队伍。每年从6月开始到9月,坦桑尼亚塞伦盖蒂大草原进入旱季,上百万角马以集群形式泅渡马拉河进入马赛马拉,追逐丰美的牧草;等到9月中下旬后,塞伦盖蒂的雨季开始来临,角马灵敏的嗅觉闻到了空气中飘来的青草芳香,此时马赛马拉的牧草已被吃光,角马们便陆续再渡马拉河,回到坦桑境内去吃新发的青草。如此周而复始,年年轮回,成为角马一生的追求。

泅渡马拉河是角马的生死之战,不过河吧要挨饿;过河吧,河中潜伏着鳄鱼,河岸埋伏着狮群,加上自身踩踏受伤溺毙,死者无数。但角马自身的遗传密码起着决定性的作用,马拉河是非过不可,而且一年两次,雷打不动。

马拉河畔的渡河大军

角马泅渡马拉河。角度不对,没拍到最壮烈的角马不顾生死,跃入马拉河的瞬间,遗憾。

很大的象群,由一头祖母级的母象带领,祖母的经验决定象群的生死存亡。

东非大羚羊回头观望

蛇鹫,草原上蛇的天敌,有一个优雅的名字——秘书鸟。

驼鸟,貌似母驼鸟向雄驼鸟求偶。

草原的黑背胡狼

整理妆容的转角牛羚

汤氏瞪羚,也是很美的。

晨光中的黑斑羚群

这是雄黑斑羚,一家之主。

猎豹。最明显的特征是左右眼角到嘴角的一条黑色条纹。猎豹是动物界当之无愧的短跑冠军,时速可达120公里,但只能奔跑两、三分钟,超此限便会因身体过热而死亡。因此,猎豹捕食时,如果猎物逃过最初两分钟,便再无生命之虞,这也是牠捕猎成功率低的主要原因。

雄狮

雌狮

这表情,没谁了。

一只面部受伤的雄狮。可能是同类间争霸所致,也可能是攻击野牛这样的大型猎物所致。

警惕的眼神

很惬意的睡觉姿势

皇冠鹤,非洲独有的鹤类,体态优雅,毛色美丽,有仙禽之誉。

长颈鹿,非洲具有象征意义的大型食草动物。

犀牛

安博塞利国家公园:位于肯、坦边境,是我们到访的第3个国家公园。保护区内因有湖泊和沼泽,故除了哺乳动物外,还可见到各种水鸟。还有,这里可以看到非洲最高峰——海拔5895米的乞力马扎罗雪山。

安博塞利的象群很多,随处可见。

这只小象的背成了牛椋鸟和白鹭的息歇处。

其实牛椋鸟是为了啄食象皮肤上的寄生虫,白鹭则是啄食大象惊起的草丛中的飞虫。

狒狒母子

安博塞利也有火烈鸟

金鸡独立的火烈鸟

埃及雁

非洲琵鹭,长有很独特的喙。

夕阳西下时分,告别了这里的主人。再见,肯尼亚的野生动物,祝你们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