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漫秋雨百花残

甘栗开口香自来

  连续十几天没有看到太阳了,续而不断的秋雨让弥散在这个城的桂花香也变得断断续续,讲究人家的庭院里都是残花,却不是一地金黄。

看着十一买的土板栗一直没有晒成,想了一想去年网上学的烤板栗还可以,又百度了一番。

说起第一次知道板栗是在一个刺球球里剥出来的,还是读小学时的一个教师节。那天适逢星期六,所以我们可以放一天半的假。放学路上经不住王同学说到龙洞去抓螃蟹的诱惑,没有回家和母亲打招呼就跟着跑了。当时的条件只有徒步,过了红江桥顺着沿江路从百步梯翻过凤凰山,那时的环境甚是蛮荒,路上的小水塘里有蚂蟥,路边还遇见了盘曲的蛇。长大后听说那里后面有个雅称叫情人谷,毕竟财校工校林校都离得不太远。

出了凤凰山走过三孔桥,从民院边顺着龙洞河而上。那时的民院还是鄂西大,大门还没有修建的如今般的富丽堂皇,我看到过的上海复旦、同济、交大和民院的大门是不能比的。

那时的龙洞湾还是一幅典型的农村景象,学了历史后才知道解放前陈诚的别墅就在那边,叶挺将军也在那边被关押过(但我一直没去寻过建筑物的遗址)。龙洞河和现在也不一样,也就是那天看到了有人驾着独木舟带着鸬鹚猎渔的真实场景,看到了使用我叫不出名字的老式工具打谷子的人们。

不记得到底走了多久终于到了龙洞,看到那如山崖上汹涌倾泻而下的出水, 和那看得到底深深的塘。两同学哪里敢下水去看看有没有小螃蟹,无奈之下王同学带着我到了他的亲戚家。

也就是那次体会到本地人的质朴和善良,热情的留着我们。然后王同学的亲戚带着我们去打了毛栗子,毛栗子还没有开口,那刺很是锥人,用木棒砸开带刺的外衣,用牙直接咬开鲜板栗的壳,那个顺着口鼻的栗香,是现如今的孩子体会不到的。这也许是我一直只喜欢吃生板栗的源头。

时间是飞快的,没一会天就黑下来了,我说着要回家,可是王同学说晚上蛇就都出来了,吓得我只有作罢。

不记得那晚上睡的如何,只记得天蒙蒙亮时,母亲找了过来,那晚母亲找了我一夜(父亲在外地出差)!没有多余的责备只是喊我回家,并对招待我的人家表示感谢……

一路上我是战战兢兢,并反复强调路上有蛇,要不然无论如何我都会走回家的。幸运的是这次并没有挨打,母亲只是告诉我到哪里去,要和家人打招呼要按时回家。

虽然母亲没有解释为什么没打我,我想是因为找到我那刻的喜悦冲淡了一晚上寻找我的恐惧。所以自那以后,只要跑出去玩,我都会按时按点回家。

回归正题: 适量的板栗(我用烤盘试了一下)洗净,沥干。

原来都是用菜刀切十字,网上又现学了一招,用美工刀对付这小小的土板栗。十字划的差不多的时候,开烤箱温度调200度预热。

适量食用油和板栗混合。

板栗放入垫了铝箔的烤盘,切口的位置尽量朝上。

定时20分钟,其实这小的板栗事后感觉时间可以再短点 。

临时跑到超市买的糖桂花和蜂蜜混合,下面垫的一个放了热水的碗。

20分钟到了,其实可以用刷子涂抹在板栗烤开口的位置,我偷了一个懒。

入烤盘,再加热5分钟。我是糖桂花和蜂蜜放多了,又多烤了会儿,把多余的糖液倒了出来。尽量让板栗清爽些。

出锅。

味道还是很赞的。

都说板栗是秋天最美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