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厂大门


文/吾知岛

谁经过厂大门
它就硌疼谁

比如硌疼过
学生、工人、干部
青年、中年、老年

但伤得更深的是当兵的人
硌出了他的血

  203车间


文/吾知岛


看见对面那座山
我们如同少年

看见前面哪条道
仿佛我们都急了

看见车间的大门
突然我很忧伤

抚摸墙壁的过程
就象拿刀,一下一下
在切心

  101车间


文/吾知岛


野草疯狂了
它藏起了一切

楼梯阶没了
洗水槽没了
办公室和澡堂也没了
一切都没了

我查找蛛丝马迹
野草太狠了
连101车间的气息
它都吞吃

  又回学校


文/吾知岛


风从拐角处吹来
还是当年的凉
一弯溪水,依旧
怀抱学校

站在曾经的过道,弹指间
似乎还有老师的文字馨香

即使岁月再怎么折腾
也改变不了我心中的学堂
那间间教室

时间越久
味会越醇

  厂办公楼


文/吾知岛

背靠大山
也阻挡不了风雨的摧残
但骨架子,永远坚强

在你面前我很渺小
因为我仍然是你的孩子

无论在哪里
我流出的汗,有你的影
流淌的血,全都是
你的形

  篮球场


文/吾知岛

仿佛还有声音在回荡
如果不是孤寂的电桩
我以为这是,古代格斗场

除了阳光沐浴着它
一条溪流彼此印证
岁月从未饶过它

踩在时光打磨的地面
我还听见了
生活断裂的声响

编辑:吾知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