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视频很珍贵,叫刀劈生鸡蛋。旧上海只有锦江酒店一个老师傅会弄,尼克松访中国前,黑格将军先来上海提出要一道刀劈生鸡蛋,当时没人知道是什么,最后只好到提篮桥去挖出来,一个反革命大厨,最后搞定。这是个秘闻,今天看到这个视频才恍然大悟。

传说日本鬼子占领徐州期间,致美楼饭庄在炮火中开业了。当时,开饭店很不容易,日本的便衣队、特高科经常来骚扰,吃饭不给钱是常事。 开业的第三天,来了个客人,跑堂的一看,嗨,他还真气派:大高个儿,头戴燕麦草帽,身穿老灰色裤褂,手里搓着两个钢弹子,嘴叼象牙烟嘴,满脸长着横肉。跑堂的不敢怠慢,把菜单递过去说:“你想吃点什么?”大汉不接菜单,跷着二郎腿:“我要吃的菜,菜单上肯定没有,你们不是说南北大菜应有尽有吗?那就给我来盘刀切生鸡蛋。” 店小二吓了一跳,自忖:跑堂二十余年,哪有刀切生鸡蛋呢?大汉必是来者不善。嘴里又不能说没有,强笑着应道:“你稍候,我给厨房报菜。” “三号房间要刀切生鸡蛋一盘。” 后边厨房里的人应道:“听明白了,刀切生鸡蛋一盘。” 掌柜的一听,知道找麻烦的来了,忙召集厨师商量应对招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师傅应道:“放心吧,这菜我能做。” 老师傅把围裙一解,手巾向肩头一搭,让跑堂小二领着去见客人。 老师傅客气地说:“这位爷好!”接着又说,“我就是给你说,吃这道菜是有条件的。” “什么条件?你能做吗?” “不能做,我就不来给你说了。” “你能做出来的话,要多少钱给多少钱。要是做不出来,我看这店……” “可有一个条件,我做出来你得会吃。” 大汉一拍桌子:“不会吃,我能点这道菜吗?吃砸了,我爬着出去。” 掌柜的一看,忙劝道:“别这么较真儿,这顿饭菜算我请的。”大汉倒不买账:“我今天非吃这道菜不可。” 老师傅回到灶房,叫道:“伙计们,给我拿10枚鸡蛋,把那案上的3把刀放到炉火上烧烧。”伙计们忙将3把刀烧红,只见老师傅把鸡蛋放到案上,右手拿一根竹筷,顶住鸡蛋,右手拿烧红的刀,对准鸡蛋中间,“啪”地就是一刀,连砍4枚鸡蛋。大伙一看,呵!一个鸡蛋砍两半,4枚鸡蛋就是8半。刀是热的,一刀下去就把蛋浆封上了,一点不洒,一点不漏,连鸡蛋壳都是齐茬,众伙计齐声赞叹。接着,老师傅又抽出另外两把刀,一直把10枚鸡蛋切完迅速放到盘里,配上葱姜末,放入香醋,然后叫小二把这盘香喷喷的“刀切生鸡蛋”端上去。 “你要的刀切生鸡蛋好了,请用。”大汉一瞧,呵,还真的做出来了。可大话已说出,不吃自己也下不了台。大汉只得拿起筷子,把鸡蛋夹起来往醋盏里一蘸,送进嘴里硬吸进去。10枚鸡蛋不一会儿就吸个干净,蛋壳吐了一地,还一点也不啐。大汉一抹嘴,双手抱拳,说:‘老师傅,你有一手。“ 原来,这大汉是日本的特高科的头目,本想来致美楼刁难一下老板,没想到被老师傅机智灵活地破解了。此后,凡到致美楼吃饭的客人,都自觉交费。饭店也再也没遇到过麻烦,生意一直很兴旺。从此以后,“切刀切生鸡蛋“成为苏北烹饪行业中的一门绝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