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了,医院走廊的灯光透过玻璃窗照在母亲的身上,我看到躺在病床上那孱弱的背影。
母亲年岁大了,年青时操劳过度,落下病根,近十年骨关节病时时困扰折磨着她,让她一日三餐始终与药为伴。从前年起又新增了脑梗塞,这是第二次住院。这时我就常常想,母亲为子女操碎了心,而我们又为她应该做些什么呢?一股自责涌上心头。
看到满头银发、佝偻着身子的母亲,那曾经的往事一幕幕涌上心头。我上小学时候,正是刚刚实行集体生产队向家庭联产责任制转变的时期。家里的粮食年头经常赶不上年尾,口粮常常不够吃,母亲为了让我们姊妹几个填饱肚子,经常早早出门挖野菜充饥,而把家里仅有的一点口粮留给我们打牙祭。在黎明的薄雾中,我看到了母亲手提竹篮迈出家门找野菜,窗楞的缝隙中留给懵懂的我坚强刚毅的背影。
我的家乡地处山区,每年的早春雪刚刚融化,家家户户都要晾晒猪牛粪等土杂肥,要趁着天还凉快,一担一担的向山坡上挑。我不拿东西一步一个台阶向上攀登,都累得气喘吁吁、腿脚发软。何况母亲还有100多斤的重担压在肩膀,山路陡峭,在找不着落脚歇息地时,不能随意歇歇,这时就要左肩换到右肩,右肩换到左肩,肩膀都喇秃噜了皮,鲜血渗透衣服,那疼痛滋味,可想而知,直到血痂慢慢磨成老茧。这时候,母亲就指着粪担经常教育我,要想将来不出这大力气,撂下这粪担,就要努力学习,将来有出息,走出大山去。
从我入小学起,我就深深受到母亲言传身教的教诲。每天入学后,在课堂上,认真听讲;放学后,都要认真复习功课,努力学习。“刀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功夫不负有心人,寒窗求学路,九年后,我幸运的被一所中专学校录取,在那个年代,我村里能考上学的还屈指可数,这个事情一时轰动全村,都说我家出了个秀才,纷纷前来祝贺。一时的欢愉过后,开学的日期临近了,母亲又为我高达几千元的学费发愁。那时家家都不宽裕,母亲就这家借三百块那家借五百块钱,给我凑学费,我看到了母亲为我操劳,终日奔波劳苦的背影,我心里暗暗下决心,一定要争气,绝不辜负父母的厚望。
毕业后,我在城里安了家,每隔一段时间都要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每次当我要离家时,因为她患关节炎多年,行走不便,我都不让她出家门送我,可是她执意要出门送我。车子开了,她都不忍回去,透过车窗我看到了她恋恋不舍的背影,每当这时一股热泪夺眶而出,可怜天下父母心,心中充满暖暖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