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忘心安

文/王小渠


1、


他的堂姐是个不幸的女人。


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做厨师的父亲,承星履草,忙家里,顾地里,照顾弟妹,持家理事,早早落在了她稚嫩的肩上。为了减轻负担,不满20岁,她嫁给了邻村一个头脑精明的青年,相继生下一男一女,家殷和美,无风无波,她以为一生就可以这样顺遂平安地过下去了。


发现丈夫的背叛,她是最后一个人,苦苦哀求,阻挡不住离去的脚步匆匆。又是十几年过去了,女儿远嫁他乡,儿子搬到城里。独守老房,她光速老去。


窘困的生活,他瘦小怯弱,看见生人不敢说话,好在学习拔尖,如愿考上了大学。像是约好似的,每逢开学前夕,她准时会出现在他的家里,三十、五十的元角票,硬塞到他的手里。他知道那些钞票的分量,无论如何不肯接,总被她训斥一顿。


得知她的病重,来自同学的无意。弟妹自顾不暇,儿女消隐不见,他倾尽所有的积蓄为她续命,终究回天乏力。世人不解,非他之责,他正色以对:"食人一粟,当还一担;我今如是,但求心安!"


2、


    很多年前,在小报上看到一个故事:


夏天的晚上,一只白兔从门缝挤进家里,赶之不去。母亲说:"天这么晚了,让兔子往哪儿去呢?先留它一夜吧,明早谁吆喝,再还给谁。"


到了第二天,并没有人吆喝;又过了好多天,还是没人找。兔子在家住下来了,母亲却日益感到不安。一天晚饭后,她一边给兔子喂青草,一边说:"我怎么老觉得眼皮跳,耳根发热?兔子,你说,是喂你,还是放了你?"


母亲叹了口气,从父亲的皮夹里抽出两块钱出门去。过了一会儿,她回来了,如释重负地说:"我把两块钱丢在西边的大路口了。随便谁捡了去,就当赎这只兔子了,省得晚上睡觉不踏实。"


不请自来的兔子,忧心忡忡的母亲,两者之间,因果牵绊,你可能觉得不可思议吧?不是的!有些事情,也许不为人所知,却躲不过良心的审视,尤其是在午夜梦回,良心离灵魂最近的时刻。


真的,清白无愧的良心,恰如一个温柔的枕头;枕着它,你我才能安然入眠。


3、


《论语》中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翻译成现代文,意思就是:"我每天多次反省自己——替别人做事有没有尽心竭力?和朋友交往有没有诚信?老师传授的知识有没有按时温习?"也可以理解为:对待工作是否尽心?对待朋友是否诚善?对待学习是否认真?


任何单位,总有那么一类人:罔视纪律,唯我独尊;挑肥拣瘦,拈轻怕重;唯利是图,争先恐后;不求上进,得过且过。其实他们,大多非正当渠道进入,托人求情,混进体制之后,就忘乎所以,老爷习气,浓厚实足。同事见了躲,领导见了愁。甚至可说是:"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韩国的崔顺实,如果说她是世上最坑人的朋友,相信不会有人反对。利用朴槿惠的信任,崔顺实不仅审阅总统演讲稿,并向财团施压,以捐款给两家非营利财团,数额高达百万美元。高高在上的国家元首朴槿惠,沦为身陷囹圄的阶下之囚,莫不是拜这位闺蜜崔顺实所赐。正此谓"交友不慎,害莫大焉!"


说到学习,不能不提到一个人:毛泽东。他在中南海的菊香书屋,存书9万多册11大类。林彪乘机外逃,有关人员问怎么办,毛泽东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由他去吧。"研究人员穷尽数十年,不得其果,近年始知出自清朝一部鬼怪章回小说。主席读书之丰,由此可见一斑。比之当下读过几本书,就自称"专家学者",胡拼乱凑,欺世盗名,实在令人唏嘘。


只是:当接过不劳而获的工资的时候,当"老乡见老乡,背后来一枪"的时候,当坐井观天夸夸其谈的时候,他或他们的心里,真的就没有不安,真的踏实无虞吗?


4、


近日读到林清玄的一句话:"学习看见我的心。"怦然有感,不时拿来体味一下。


乡政府右拐不远,街尾有个理发摊,摊主是位七十有余的老人,一挂煤炉,一个水盆,一副推子,收费三元,初一初五的集会,便会准时出现。无遮无挡、迎风沐雨的条件,自然只能吸引老年顾客。


我问他是哪里人,答曰邻乡送表,离此约十公里。每天蹬着三轮车,拉着几样家什,历时两个小时方至,一天收入二三十块,随身带着馒头和水,不敢乱花一分钱。


聊的次数多了,今天,他带着羡慕无比而又语重心长的口吻,对我说:"能到机关单位上班,都是有知识有文化,也是有素质有能力的人,你们做的事情,都是对社会有贡献的,能够造福老百姓的,不像我们,只能干些卑微低贱的活,发展什么的,靠不了我们。"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安详平静,丝毫未见半分埋怨半分挪揄。我想告诉他关于某些真相,到底没有说出口。


其实,我想在心里为他点个赞,真诚地道声谢,从此铭记与他相识的所有细节过往,并疼惜从前那些自以为是的、冷漠倨傲的、执迷不悟的、在无知与无意间流逝的旧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