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是如何打造国际金融中心的(三)

新加坡的股票债券市场与后金融危机时期的监管与发展

作者:白士泮

新加坡管理大学李光前商学院教授

新加坡李白金融学院院长


在第一和第二部分中,我们讨论了新加坡银行业、亚洲美元(Asian Dollar)市场和外汇市场的发展历程。在这一部分中,和大家分享一下新加坡股票市场,债券市场的是如何发展和成长起来的,以及心新加坡在后金融危机时期是如果兼顾监管与发展的。


3. 股市


与马来西亚证交所分离之后,新加坡证券交易所(SES)于1973 年开始运营。SES 注重建设及升级交易基础设施以增强对上市公司的吸引力。1977 年,SES 引入部分的期权交易,使新加坡成为亚洲首个在场内有组织地进行期权交易的金融中心。1980 年,SES 最终获得国际证券交易所联合会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Stock Exchanges) 的认证,体现了IFSE 对其规模和专业性的认可。


1982 年则发生了更大胆的变化,全球交易室传统的白板被电子交易屏取代。由此,股票报价可通过电脑终端展示,经纪商在办公室通过网络即可收到讯息。


1986 年,新加坡公积金局允许会员单位使用自有储蓄购买上市公司股票、贷款债券(loan stock)以及单位信托基金。1987 年,SES 建立二板市场(SESDAQ),用于发行、交易小企业股票,股票经纪行业向本地和外国金融机构开放。当马来西亚决定从新加坡证交所退市马来西亚公司股票时,新加坡证交所引入Clob International,即交易马来西亚股票及其他市场股票的OTC安排。


至20 世纪90 年代末,SES 演变成为区域内现代化、监管良好的资本筹集市场,上市公司海外来源地包括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及中国香港地区。


4. 债市


由于新加坡财政通常处于盈余状态,因此无须发行政府债,也就没有强烈动机发展债券市场。企业现金也基本充裕,如果需要资金,通常会向银行或股市寻求支持。


然而1997 年的情况发生了变化,MAS 基于拓宽金融业的考虑,致力于发展债市。当时李显龙先生即将履任MAS 主席,预判新加坡债市将迅猛发展。他指出:“我认为债券市场有发展潜力,即使从新加坡政府角度考虑,如果能拿到优惠利率,也可通过市场融资来支持部分基础设施建设,而不用从财政盈余中拨款。”


李显龙还补充,亚洲金融危机的教训表明,过度依赖银行业加重了借款人负担。一个有深度、高流动性的债券市场,一方面给借款人带来多渠道融资的灵活性,另一方面也成为筹集长期资本以匹配资金需求的另一较好来源。


三、后亚洲金融危机时期发展和监管体系的回顾


亚洲金融危机之后,1997 年8 月,高级别金融部门评估小组(FSRG)成立,时任副总理李显龙任小组负责人。该小组对新加坡金融业,包括监管和发展等领域,进行了一次综合性评估。


1. 开展评估的背景


MAS 的监管做法是制定高标准、建立严格法规、落实法规执行以及承担风险最小化;MAS 分离了国内银行和离岸银行,对国内银行执行从紧规则。MAS 的做法通常是承担最低风险以保护金融体系;MAS 甚至尝试通过广泛监管来保护单个金融机构、存款人以及投资者。


然而,科技进步、各国金融服务业的开放、监管与财政动机的趋同以及全球化时代的开启,使得竞争日益加剧。


信息科技的进步使金融机构有能力推出新产品和新渠道,从而跨越地域和行业障碍扩大经营。科技促成了更高效金融中介和销售渠道的发展,跨国竞争随之加剧,导致新一波重组并购,进而拥有商业银行、投行、保险及证券业的大型金融集团(数量和规模)增加。例如,伦敦取代苏黎世、巴黎和法兰克福成为欧洲的金融中心。美国、英国及其他发达国家的政府和监管当局被迫重新审视金融监管,以提升竞争力,吸引金融机构并保持主要金融中心地位。


2. 对发展的重新思考


同理,MAS 需要重新思考其监管操作。新加坡政府因此于1997 年8 月设立了金融部门评估小组(FSRG)。该小组吸收了来自英格兰银行、美联储及私人部门委员会等方面的意见,致力于重构新加坡金融业的各个方面。该小组委托麦肯锡公司、理特咨询公司就金融业和金融业IT 策略进行相关研究。小组收集了促进金融业发展的各类建议。


“政府必须……协助将好的业务活动带至新加坡……在竞争时代,最具潜力的业务不总会自行前来新加坡。我们必须自我营销,从而将它们带到这里。MAS 长期以来为金融机构提供一站式服务。但是行业的规模和范围已经扩大,MAS 需要强化金融发展政策团队的阵容我们必须做更多的事来使上述非监管职能(发展金融业)制度化。”

——时任副总理李显龙1997 年11月4 日在SESDAQ 成立十周年庆典上的讲话——《新加坡金融部门监管与发展的新做法》


FSRG 小组一方面建议采取大胆措施放开金融业,另一方面也警示谨慎实施对确保稳定至关重要。MAS决定避免采取“轰动式”(“big bang”) 做法,而倾向渐进性(incremental)改变,注意妥善平衡监管与发展之间的关系,旨在管理政策风险、维护稳定、维护新加坡金融市场的信心。


“我们计划维持多年以来建立的金融监管高标准……但同时我们将给予私人部门机会和动力来创新、竞争,并紧跟国际最优做法。MAS在开放市场的同时,将与业界更加紧密地合作,更好地了解行业快速的发展和业界关心的问题……我们正逐步前进,不是制造轰动,而是渐进变化,逐步打造新加坡金融中心……新做法是政府促进新加坡更积极地成为金融中心……转变MAS 过去的做法……”

——时任副总理李显龙1999 年4月15 日在纪念MAS 成立海外推广办公室上的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