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的尽头

朔风凛洌

在深不见底的黑夜

巨大的身影缓缓登上悬崖

深浓的鬃毛在风中飘扬,碧绿色的瞳仁在黑暗中闪烁着嗜血的光芒

生灵噤声,万物震慓,

一轮圆月,从旷野的那头升起

凄沧的月光遍洒它雪白的身躯

它抬起头

向着圆月大吼一声,声音在旷野回响,充满了野性的力量——


我从梦中骤然惊醒。

梦里的旷野依然清晰,孤寂荒凉。我重新躺到床上,看着窗外高耸的楼顶,水泥钢筋造就的城市,在某个时刻,何尝不是孤寂荒凉?

枕头边放着书。

枕书而眠是我多年的生活习惯。有的书,读过就忘了,有的书,每个细节都像刻进了脑海里,在某个时刻,那些字眼就会蹦出来,激荡心神。

杰克.伦敦写的《野性的呼唤》也许是我读过的最有男人味的文字。

有笔友问我,男人味的文字应该是怎样的?

简洁洗炼,男人味的文字没有太多的兜兜转转。

幽默风趣,男人味的文字有时非常俏皮可爱。

哲理深刻,男人味的文字会切中你看不到的角度。

男人味的文字,似香烟,似烈酒,似肌肉坚实的触感,充满力量,散发着浓烈的,荷尔蒙的味道,蕴含着饱满的鸿蒙之初的血腥的征服欲。


《野性的呼唤》情节和《我的前半生》相像。

虽然主角是只狗,但在作者的笔触下,它幻化成男人的形象。整个故事就是在描写一个男人的褪变、涅磐、重生,直至在炼狱中成为王者,这当中的过程,惊心动魄,悲喜交杂,充满侠义传奇的色彩。

文中两次描写了主角——牧羊犬巴克前半生的样子,一次在开头,一次在结尾。

美国的南部,温暖湿润,巴克趴在田园里,用恬适、柔情地目光看着围绕着在它身边的小鸡、小羊,夕阳西下,那一刻,它以为它会像他的主人,米勒法官一样,永远在这片幻梦般的土地上过着体面、平静、安逸的生活。


就像子君的生活突然被小三击碎,巴克的生活在一夕间被盗狗贼们击碎。

巴克在盗狗贼的铁笼里,从天堂跌到了炼狱。

美国的阿拉斯加州,荒芜严寒,面对残忍的世界,巴克懵了,它无所适从。因为身体壮硕,盗狗贼们将它训练成格斗犬。

长期饥渴,让它恢复野性。

鞭打禁锢,让它怒火丛生。

喂食辣椒,让它嗜血狂暴。

巴克以前过着一直过着绅士一般的生活,它不懂原始的生存法则,它不想攻击对手,只能被对手咬得自己遍体鳞伤,它不想践踏弱者,只能被赌徒打得死去活来。在这片残酷的荒原,为了生存,它不得不慢慢地改变自己的本性,一次次地战胜对手,才能赢得生存的机会。

幸好命运也非无情到底。子君落难时碰到了贺涵,巴克濒死时遇到了约翰.桑顿。约翰.桑顿只是个普通的矿工,并不像它原主人米勒法官那样富有,但却尽力为巴克医治伤痛,与它分享食物。匮乏中的深情尤为难得,重新感受到人间温暖的巴克对新主人充满了依恋和感激。

好景不长,由于利益瓜分问题,几个更强壮的矿工密谋杀害了约翰.桑顿。

这一切看在了巴克的眼里。

一个善良人无端消失了,没有人替他讨回公道。

在这片荒原里,法律、正义、公平在利益的大前提下,都是无力的。

更何况约翰.桑顿只是个无权无势的矿工。


但是,有愤怒在黑暗中酝酿,有血性在荒芜中勃发。

在一个特别黑暗的深夜,一只巨大恐怖的怪物带领一群野狼,冲进矿洞,它们张开血盘大口,肆意杀戮,几个参与谋杀约翰.桑顿的凶手都死在这场恐怖的灾难中。

很多年过去,这个矿洞依旧荒废着,明知道藏着许多黄金,就是没有人敢靠近。那只传闻中的怪物,一直守护着这个矿洞。有人说它是狼王,有人说它是狮子,有亲眼见识过它的人说,它巨大凶残,瞳仁燃点着愤怒的烈火,是从炼狱出走的怪物!


成熟以后才明白,许多事情需要时间证明,比如:

人性的冷酷到底是伤害还是成全?

命运的磨砺究竟是扼杀还是重生?

很多年后子君在思考这个问题,很多年后巴克也在思考这个问题。毫无疑问地,他们已各自成为自己世界的王者。

子君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巴克称霸了整个荒原。

子君偶尔会怀念在俊生身边安逸的日子,巴克偶尔会闭上眼睛,回忆趴在南部草地上的温暖时刻。

朔风凛洌,很快它就睁开碧绿的双眼,精光四射。

所有猛兽屈膝跪拜,四野臣服,八方应和!

步上顶峰,它抬起孤傲的颈项,向着一轮圆月,引亢高呼,

充满了野性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