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高水碧醉不归

文/常笑

我们在启明星的睡眼惺忪中,伴着微风和晨露,还有各种各样扑朔迷离的高原梦上路了。汽车在公路上疾驰,嘴里仍旧呼吸着湟中炕锅羊肉的膻香,窗外,一片漆黑和宁静。


行至日月山,天色微明,停车开窗,天空又飘起像雾像风只能脸颊才能感受到的细雨。雨中的空气,和着青草与牲口粪便的清香,沁入心脾,下车四望,远山缥缈,近山柔美,好一副人间仙境。不一会儿,牧民们围拢过来,一阵的喧闹和讨价还价,大伙终于可以亲身感受骑行高原之舟——牦牛和沙漠之舟——骆驼了。短暂停留后,在两孩子欢呼雀跃、意犹未尽中又启程奔赴更为壮观的目的地——青海湖。


  银色宽阔的柏油公路像是一条哈达,逶迤着伸向遥远的地方。公路两边的草滩上,啃食的羊群、漫步的牦牛、仰天嘶鸣的马匹给这静谧的世界点缀上辽远清亮的乐音。在天与地之间,雪白的帐篷安详地卧着,牛羊疏密有致地散布着。远处,群山环绕,山顶绿草如茵,山腰云雾缭绕,山坡森林密布,山脚芳草幽香……


高原八月的天气如同顽童的脸,阴晴不定。到达二郎剑游客中心,雨势陡增,最终还是老曹力排众议购票入内。刚购好票,东方的天如同笑裂的石榴,由灰到红再到蓝,长生天似乎怜悯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客,硬生生就雨住天晴。厚幔似的乌云刹那间四散,刺穿云块的阳光就像根根金线,纵横交错,把浅灰、蓝灰的云朵缝成一幅美丽无比的图案。天空那样的明净而高远,仿佛使人觉得蓝色之上只有无边无际的空虚……
我们在在欢欣鼓舞的前行中,观赏着迎宾路两旁的绿植和雕塑。突然,一汪碧波闯入眼帘,啊!令我心驰神往的青海湖就横亘眼前。传说很久以前,一位大臣被贬到这,他和儿子口渴,就在井边打水,却忘了盖好井口。井水汹涌而出,淹没了大草原,千千万万的牧人丧失了生命,危急关头,一位无所不能的法师搬来了一座山顶压在井口,井水止住了。这座山便是竦峙的海心山。

  传说为青海湖蒙上了神秘的面纱,但当你收不住脚步来到湖边时,无法否认这秀丽的地方才孕育出青海湖这般迷人的景色。它蓝似海洋,可比海洋要蓝得纯正;它蓝似天空,可比天空要蓝得深沉。青海湖的蓝,蓝得净,蓝得深湛,也蓝得温柔恬雅,那蓝锦缎似的湖面上一层层微微的涟漪。像是小姑娘那水灵灵、蓝晶晶的眸子。我想,青海湖水所以如此湛蓝,不仅是因为湖面高海拔,而且还因为高原纯净的生产生活条件,还有湖水中含氧量较低,浮游生物稀少,更由于百分之零点六左右的含盐量,使得浮游生物稀少,所以湖水透明度达到八九米以上。


荡舟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使人感到一种世外桃源般的感受。陶醉在这没有粉饰的质朴圣洁的美中,任湖风轻拂脸颊,任碧波拍打船弦,眼眸也渐渐摆脱湖的磁力,可以举目四顾了。碧澄的湖水波光潋滟;葱绿的草滩羊群似云;灿黄的沙丘合围环抱;湛蓝的天幕高深莫测。我幻想着,当年大自然在创造青海湖的时候,一定毫不犹豫地甩下那些精细的刻刀,酣畅淋漓地挥舞着最大的画笔,一抹黄,一抹绿,一抹蓝……尽情泼洒,留下了这没有丝毫粉饰和雕琢的湖,留下这粗犷、自然、质朴的美。
空气清新的像是被洗过一般,没有一点混浊,阳光下也看不到一丝尘埃,干净新鲜的空气是随手可得的,不由得怀疑何必要活在肮脏的地方?何必继续呼吸肮脏的空气?身体若醉了,就想在此安息,灵魂醉了,便会出窍徜徉寰宇。怪不得人们从天南海北奔赴这离天堂最近的地方,应该是乐在其中,醉在其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