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2017-09-26

撰文:娑婆迷离

图片:网络

音乐:《广岛之恋》

长篇原创连载小说:《凤唳九天》第五章

【渔家傲】 赋得多情华发早


文 娑婆迷离

翠陌微风熏百草,
绿杨阴里莺争巧。
过雨夭桃枝上闹,
春苑俏,
阑干九曲伊人笑。

赋得多情华发早,
为君桥外栽青筱。
愁锁乱峰余夕照,
归路渺,
泪零襟袖知多少?



――娑婆题记

上次说到,我和南宫凌雪被蛹重重包围着。

紧接着,有狂暴的能量向我们涌来,我运起功法,默念口诀,来吸收蛹里面的能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挣开双眼,发现我不再是猫,而是大活人,让我欣喜的是,我从练气八层突破到了筑基中期,可谓连升几级。我又悟出风元素,到现在为止,我已经悟出了火、木、土、风四种元素。风元素是一种功力手段,又能防御。有了风元素,可以快速行动,迅猛功击。我身上的储物空间又扩展了许多,连汽车也能装得下。更让我欣喜的是,我的体内,已经凝结出内丹,拥有了内丹,我的真炁就会源源不绝而来,永不枯竭。



而南宫凌雪呢,她不再是普通人了,而是一个筑基初期的高手。虽然她只有8岁,没有作战经验,但在我的调教之下,她会强大起来的。我再看雪儿,她身上的能量还没有被完全吸收,只吸收了小部分,大部分被封印起来。等到把能量完全吸收,雪儿将会立在这个世界的顶峰。我这次获得诸多好处,完全是沾了雪儿的光。

筑基期以上还有金丹、元婴、化神、出窍、合体、渡劫、大乘、飞升……
而每一个阶段又分为初期、中期、高期、巅峰和大圆满。
南宫凌雪也醒过神来,他看到赤果果的我,惊喜地抱着我说:“杨叔叔,你又变回了人,太好了。”

我的主人上官玖凤也过来了,她给我拿了一套衣服,双颊绯红地离去。

穿上后,我对上官九凤说:“我可以做两个月的人。”
上官九凤:“太好了,身份证已经给你办好了。”
“第一件事,我要收雪儿为徒。”
我问南宫凌雪:“雪儿,你现在不是一个普通的人了,我要教你学习本领,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南宫凌雪:“雪儿愿意。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南宫凌雪沏了茶,跪着给我敬了一杯茶,拜师仪式从简。雪儿是我所收的第一位徒弟,毫无疑问地成为掌门大师姐。我宣读弟子守则:
第一条:不得背叛师门,对同门要竭力帮助。
第二条:不能对普通人使用武力,不能随意炫耀武艺。
第三条:不得jian……额,这条免了。
第四条:暂时想不出,再补充。
我让上官九凤拿来纸笔,我把前世中从一个老尼那里得到的北冥神功的功法口诀搜出来,誊写在笔记本上,交给雪儿。北冥神功是一部修仙功法,如果能修炼到大成时,可以羽化成飞仙。这部功法如果被江湖中人得知,一定会引来疯狂争夺。
这一点,我从上次的拍卖会就可见一斑,魔火拳,只是一部下品功法,最终的竞拍价居然高达四亿。
北冥神功适合女性修炼。雪儿伶俐异常,再生僻的字,她也认得,看来她父母为此费了苦功的。我让雪儿把口诀背熟了之后,把我写的笔记给烧了。并严正告诫她,此功法不得泄露,否则,后果严重。
上官玖凤家里有个很大的后院,我依照前世所学的奇门遁甲,在后院周围布了一个阵法,隔绝外界的视听。
白天,我在后院教导雪儿练功。我削了一些竹剑,竹刀、竹矛、竹棍,给她做修炼的兵器,每一个步骤,我都手把手地教。先练好基本功。练功很苦,雪儿多次受伤,她非常坚强,从没有哭出来。
到了晚上,我教导雪儿修炼北冥神功,熟悉每一句口诀和心法。

一个多月后,南宫凌雪武艺大进,北冥神功已练至小成。而我呢,也学会了开车,上官玖凤教我的,她还找人帮我弄了个驾照。

在我教导雪儿期间,上官玖凤带着我们出外旅游了三次,一次去姑苏,一次去蓉城,一次去渝州,途中没有发生什么事,不再赘述。
雪儿也到了入学的时候,是定海市第一小学二年级,管家福伯负责开车接送雪儿。我对雪儿说,在学校里,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不要忍耐,也不要动手,用灵力震开对方就可以了,不要留下把柄。过于善良忍让,反而助长邪恶。雪儿冰雪聪明,她点头示意明白。
有一天下午,上官玖凤跟我说:“我要去跟月总签订合同,月总是我的供货方。他约我在凯悦大酒楼签订合同。外面风传这个姓月的品行不端,我怕节外生枝,你跟我去一趟吧。对外说,你是我的司机。委屈你了。”
我说:“不委屈,乐意效劳。”

上官玖凤和我来到凯悦大酒楼,月总早早就在门外等着呢,他握住上官玖凤的手,说:“上官小姐,你来啦。”

上官玖凤勉强挤处一丝笑容,说:“月总,我来晚了,让您久等!”
月总:“不晚不晚,我订好了包间,走吧,我们进入。”说着请她进入。
我作为司机,是没有资格进酒楼的,但可以到酒楼外的餐厅吃饭。我没有去吃饭,站在酒楼外等。我用灵力在上官玖凤身上留下了一道追踪标识,不管上官玖凤发生了什么事,我都能感知到。

通过神识,我感受到他们进了酒楼,酒楼里的装饰和布置极尽奢华,不是富甲一方,想进来,没门。他们进了包间,服务员端来了酒菜,二人开始进餐。又过了很久,我发现上官玖凤目光呆滞,月总拿出合同,上官正要签名。

我知道她肯定是着了月总的道,姓月的肯定给她下了迷魂药。

我开启风元素,窜向酒楼,晃过酒楼中的工作人员,正要闯进他们的包间,却被月总的两个保镖拦住,我一人一掌,把他们拍晕。

摆平了保镖,我撞开了包间的门,我用灵力唤醒了上官玖凤。月总见势不对,正想偷溜,我逮住他,点了他的哑穴,狠狠地把他修理了一餐。

上官玖凤醒来,发现她正要签的合同,支付费用竟然比以前高了一倍,如果她真签了,合同生效,她的公司就会蒙受巨额的损失。
上官玖凤抱了抱我,说:“杨兵,谢谢你!这次多亏有你。”
我用其人之道反治彼身,我让上官玖凤重开合同,把供货费用降低50%,合同写着:月晟集团必须定时按批量地供货给九凤集团。我启动催眠术,让月总在合同中签名。
月总签了名,合同已经生效,让他损失是他活该。

修理了月总后,我们回到家。我让上官玖凤再带我去参加了一次拍卖会,我拍下一把凤羽剑,我想送给雪儿作武器。我看上了一块空间石,让上官玖凤拍下来。两样一共花费近千万。

上官玖凤拿出银行卡,结了账,我把凤羽剑和空间石收进储物空间。回到家,我把空间石打造成四个储物戒指,戒指银灰色,外形平淡无奇,不显眼。每一个戒指大约有三十立方米的空间,可凭意念存取。南宫凌雪拥有灵力,可以使用,而上官玖凤没有灵力,不能使用。我给了雪儿一枚,教她怎么使用,雪儿好奇的很,反复地把一件件的物品存进去,取出来。
我把凤羽剑送给了雪儿,雪儿说:“谢谢您,师父!这把剑,雪儿非常喜欢。”

雪儿拿着剑,欣喜地去后院练习去了,我跟过去,加以指点,传她穿云剑法,让她搭配上我教她的轻功,更有奇效。凤羽剑异常锋利,雪儿拿着它,在木桩上刺出一个又一个的窟窿。看来,再过十年,江湖上会冒出一个后起之秀,名曰:凤羽女侠。

我重而又重地告诫雪儿,凤羽剑没用时就存入储物戒指里,没经过我同意,不准在外面亮出来,储物戒指的功能不得透露出去。


至于上官玖凤的修炼问题,我颇费踌躇,我和雪儿一定能够飞升仙界的,只是上官玖凤不同于雪儿,她是美女总裁,管理着一家诺大的公司,现年二十三岁,早已经过了修炼的最佳时期,也不可能像雪儿一样全身心地投入修炼。而且雪儿是先天元婴。上官不能修仙,那只有先成为普通的武者吧。我有一部名叫天霜拳的武学,可以传给她。以上官玖凤冷若冰霜的气质,非常适合修练天霜拳。

目前是要先给她淬体,可淬体要用得到妖兽的筋骨血肉。在我的前世所在地――玄风大陆,到处都是妖兽,可这里是地球,上哪里去找妖兽,退而求其次,也得是异兽。

经过多方打听,我听到在定海所辖的岑县的一座名叫七星山的山中,有异兽出没,据说那异兽是只蟒蛇,头生两个角,腹下有爪子,身上有鳞片。我知道,这是蛟,快要化龙了,是异兽错不了。

我特意等到星期六,上官玖凤的车库里有很多辆豪车,我挑了辆越野车,跟上官说了声,我带着雪儿,开着车,依靠导航,来到七星山,七星山有七个主峰,按北斗七星的形状排列,分别是天枢峰、天璇峰、天玑峰、天权峰、玉衡峰、开阳峰和瑶光峰。我在山脚下停车,带着雪儿步行,我打开神识,循着巨蟒的气味,带着雪儿来到天权峰,刚到半山腰,就闻到一阵强烈的腥臊味,一条大虫张着血盆大口,向我们袭来。巨蟒长约六七米,宽有海碗宽。
“金麟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蛇能化龙,并非妄语。
我带着雪儿来,就是对她一个多月修炼的检验,也顺带让她增强作战经验。

那条巨蟒口吐人言:“又来了两个给我送餐的人类,既然来了,就都留下吧!”

我神色一凛,对雪儿说:“这是一条天阶异兽,小心。”
南宫凌雪:“雪儿明白,我会小心的。”
“还有,它恐怕已经修炼出龙息了,当它口喷龙息时,你要赶紧闪开。”
“好的。”
异兽一旦修炼到天阶,就能说人话。
我让雪儿上前迎战,我给她掠阵。
雪儿从储物戒指里拿出凤羽剑,仗着我教她的轻功,以轻巧的身躯,飞身跟巨莽缠斗起来,凤羽剑削铁如泥,连鳞甲也能刺穿。
雪儿毕竟缺乏作战经验,她一剑刺在巨蟒的腹部,却被它一个鞭尾扫到背后,打飞几米远。

我飞过去抱住了雪儿,我发现雪儿后背的肋骨断了四根,雪儿很坚强,一声不吭,我开启木元素,给她疗伤,接好了断骨。

我让雪儿继续功击,雪儿在积累了一定的作战经验后,她刺了巨蟒好几剑,但没有打中要害,她又受了几次伤,最终,雪儿把握住了机会,一剑刺中了巨蟒的七寸。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我怕雪儿遭到反扑,拉住她,我控制着灵力中的风元素,打出一道道风刃,给了巨蟒最后一击。

我从储物空间取出瓷坛,将巨蟒的血、肉、筋、骨、分门别类的切割、承接,足足装了十多坛。巨蟒的一对角,鳞甲和爪子是上好的练器材料,目前还不需要练器,我先收进了储物空间。巨蟒的体内,有了内丹的雏形,内丹快要成形了,一旦拥有了内丹,就可以化龙了。我把不成形的内丹给吞了。

雪儿那一剑,把蛇胆刺破了,胆汁都流出来。我取出蛇胆,倒进坛子里,足足倒满两坛。我对雪儿说:“一人一坛,喝。”
说着,我仰头喝起来。雪儿说:“师父,蛇胆好苦啊。”
我温言:“再苦也要喝。古人云:喝得苦中苦,方成人上人。”
“您说得对,雪儿喝。”
我们喝了蛇胆,我布置了一个结界,和雪儿盘腿而坐,炼化巨蟒蛇胆和内丹的灵力。
我们把蛇胆的灵力都炼化了,我的功力提升到了筑基巅峰,雪儿也提升到筑基中阶。看来,我得赶紧提升自己,要是被徒弟给超过,就尴尬了。

很快,山里入了夜。我撤了结界,正要下山,却发现前方的山梁里有荧光闪烁,我拉着雪儿走过去,发现荧光处是一个山洞,我感受到洞里有灵气波动。我知道,这是巨蟒的窝,异兽一定守护着重宝。我拉着雪儿进了山洞。山洞不大,还散发出难闻的腥臊之气。我们闭住鼻息,山洞越走越深,洞里越来越逼仄,我不得不弯腰低头行进。

定海这边不是喀斯特地貌,一路上没有看到石钟乳或者石笋。

直到走到一处洞口,洞口又宽了许多,给人霍然开朗的感觉,大洞套着小洞。其中,有个最大的山洞里荧光闪耀,洞壁上挂了十多个发光的灵晶石,看来,巨蟒仗着这些灵晶,才一再进化为蛟的,再一次进化,就会化龙呢。我们走过去,一一捡起,放进储物空间,这些灵晶被巨蟒吸收得只剩下一点灵气。不过没关系,我的储物空间紧挨内丹,真炁环绕,把灵气缺失的灵晶石放进去,不多久就会灵气充盈。

雪儿还把那块最大的灵晶石挖出来,交给我。我们正要返回时,却发现山洞突然往下陷。我说声:“不好,看来这块最大的灵晶石,是动不得的。”

可是来不及逃脱了,我和雪儿都掉了下去。

今天的故事就说到这里,我们下回再说。

该故事纯属虚构。

本故事的主角是一只猫妖,故传上猫咪图片。

图片来自网络,鸣谢原作者。

谢谢朋友来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