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6

  泰国大师阿姜查说:砖瓦木结构的房子,是俗世的家,而内心的平静才是我们心灵真正的归宿。

长大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的住处是一座凌驾于房顶的阁楼,简单陈设,一个书架,一张书桌,一行素青的布艺沙发,就是我生活的全部。夏夜里躺在硕大的露台上,看四角的穹窿里挨挨挤挤的星子,冷眼看万家灯火,风起云涌,时光若惊起的鸟兽,间或被楼下突鸣的汽笛声击散,扑愣愣地飞走了。翻几页杂书,落几行小字,寒来暑往,弹指间似乎一越千年。
一直认为方寸陋室,遮风挡雨之所,从未升华到足以洗炼神精之处,直到今年偶入佛堂,方知,原来除了寺院的寮房,世间还有这样一隅,令人情愿推掉所有的生意静置其中,胜却人间无数。
梵呗,是这里的主旋,或听或唱,皆有别於世间歌曲。梵呗有五种清净之音:(一)甚深如雷。(二)清彻远播,闻而悦乐。(三)入心敬爱。(四)谛了易解。(五)听者无厌。沉浸在宏大的梵呗声中,钟鼓合鸣,香云缭绕,平和,忘尘,浮华的灵魂也被熨烫得服服贴贴。
最妙的是下点小雨,擎一盏沁脾的香茗,躲在帘内看青瓦砾上渐次连串的雨水打湿地面,轻轻地溅开小花,间或有来听经的喵咪探头进来,四目交织的瞬间,尽是问候。
午斋时分,师父亲自下厨烹制的喷香小菜,总能让来者吃得肚圆。物质的需求,低到极致,精神却丰盛到足以装下天下事。
尘世间的锱铢必较,人情冷暖;工作中的升迁调配,繁冗琐碎;情感世界的爱恨情仇,在这里都将如数消弥。所谓成熟,是岁月的积淀,是万圣节里光怪陆离的面具,在这里,都将如数卸下,拨云见日,还原本真的自我。
人生的际遇,无非一个“缘”字。每个流经你身边的人与事,都是有渊源的。去者适,止者留,谁又不是谁的过客,人在旅途,何尝不是一边迎来送往着走着自己的路,酸甜苦辣咸尝遍,天涯尽处觅丘冢。
人生无常,或长或短,遵从内心,何处是家,处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