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来自网络。

文字:何春玲。

《那年花开》正在热播中,我是个爱看热闹的人,隔屏观赏了吴聘、图尔丹、赵白石、沈星移依次在情感中粉墨登场又黯然神伤 ,作为女性我不得不佩服这部剧的导演和编剧,因为它基本上满足了一个女人对于男性在理想爱情里的全部想象,让周莹这个小小的江湖女子因为爱情而跨越了门第甚至跨越了等级,一致获得了男神们的追捧。如此一部灰姑娘逆袭王子的大剧足够颠覆你的三观,其中最让人大跌眼镜的就是知府大人赵白石。


赵白石生性内敛,为人持重。其实一开始赵是看不上周莹的另类做派的:男扮女装的她独自和洋人去教堂;带着男管家逛戏院;在地里强行种植罂粟且言行粗鄙。可惜此刻我文中将要叙述的美女---吴家西院的大小姐吴漪没有及时出场,于是任凭周莹在泾阳县城杀了个七进七出,而回荡在男票们心中的侠肝义胆也早已把一抹蚊子血生生练成了朱砂痣刻在了赵白石的心里 ;而我们的吴家大小姐才提着一盏易碎的灯笼在朦胧的月色里姗姗来迟。

吴漪和赵白石的相识本来是典型的英雄救美,吴漪被土匪误认为少奶奶周莹抢走,心里装着少奶奶的赵白石拼命拦截从土匪手里把她解救出来,惊魂未定的吴漪立刻就喜欢上了眼前的这位玉树临风的英雄。

在几经暗示未见反应后,吴漪决定展示出自己的长处在赵白石面前小试牛刀一下,于是在厨房一阵忙碌后做了三道佳肴和丫鬟一起端到了他的面前。

第一道菜,她粉面含羞地介绍: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此时的赵白石没有多想,夹了一口连口称赞。


第二道汤菜,她略显迟疑地介绍:这道汤熬制了很久才有这碗清香: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游从之 宛在水中央。”赵白石盯着这碗汤怔了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再回头看看第一道菜,心中已经明白。


吴漪接着亮出了第三道菜:一盘鱼,取名“相濡以沫”。


此刻一颗少女心已经坦然于赵白石的面前,第一句出自《诗经·郑风》,表达了我自从见到你后,你的影子便镌刻在心间,虽一刻也未曾遗忘的相思。第二句同样出自《诗经·蒹葭》,道出了与你相见之难,所谓伊人在水一方。第三句出自《庄子》,直接说:我想和你白头偕老。


赵白石的回答也是绝配,他说:“这盘青菜,香料炒的极好,只是青菜略微普通,若是换成萝卜,怕是更为出色。”让人一听就明白了,萝卜白菜各有所爱。


第二句“这碗汤也的确很有特色,历经火候却回归清淡本色,我以为改为曾经沧海难为水更为贴切。”这就等于告诉她看过巫山的云别处都不叫云了。


第三句“至于这鱼,我记得庄子的原文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更明白了,别在我这浪费时间了。

实话说这段的对白很精彩,不管是暗恋方还是拒绝方都在这杯盘交锋中不着痕迹的分出了结果。此刻的吴漪即使没有赢得爱情,但她依然是美丽的,而且在局外人看来,似乎吴漪与赵白石更让人感觉匹配一些,因为他们有着同样的文学修养,同样的认知观念,同样的传统思维,也同样的门当户对。

可惜吴漪端出这么漂亮的三道菜却不合赵白石的胃口,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一种玄妙的东西,你不管如何烹饪,化学试剂其实在他心里。这次吴漪送菜失败了,但是丝毫不会降低吴漪在我们心里的位置,她依旧是那个美的如团扇上的玉人般的女孩,而真正变味的是吴漪精心安排的第二次送菜。

在吴泽考上举人后,吴漪得知赵白石和哥哥单独在后院喝酒,便很有心机地做了三道菜送过去,并且在赵白石的酒里下了药,让他成功地上了自己的床。


同样是两次上菜,一次失败,一次成功。失败的吴漪美的如天上的白月光,虽没有得到月亮,空掬一捧清晖也一样流光照人的婉约;而这次引勾上钓,钓住了鱼,却把自尊喂在了鱼饵里,生生把一抹白月光变成了他衣服上的白米粒,想想也可知,这公主逆袭成怨妇的大戏一定是拉开帷幕了,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真可谓:成在上菜,败也在上菜。成败之间,错的可不是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