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6

  已是深秋的下午,天气依然热得让人有些聒噪。

结束了一天忙碌紧张的工作,回到家,紧绷着的那根弦自然就松了松。

我光着脚,小女孩般任性地踩在光洁如新的地板上,甚至想要雀跃的跳上几步,可还没起身呢,母亲关爱的斥责就在耳旁响起: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这个样子,哪里像个孩子母亲?

我如孩童时般狡黠地冲她吐了吐舌头,却赤脚来到了阳台上。

从阳台望去,眼前的贡水河缓缓流淌着,不疾不徐,与远处在建的高楼、秋日的晚霞一起,构成了一幅美好的画面。

我就这样静静地窝在阳台的藤椅上,享受着这静谧美好的时光。

  闲适之际,却想起阳台花架上那群被我忽略了许久的多肉,自打买回来,就都是母亲在照料,我有些惭愧。

爱花草如我,着实称得上是爱得虚假。

起身,踮脚走近,拿起水壶正欲给它们洗个酣畅淋漓的"淋浴",却惊喜地发现,那已经开过花的兰草,竟然又冒出了花骨朵儿来。

我不禁一阵欣喜,连忙放下水壶,站着看了好久,被那一抹绿中唯一的粉红深深的给迷住了,竟然有些忘了自己的意味。

恰好,孩子吃完晚饭,从客厅蹦跶蹦跶的跑了出来,见我光脚,竟然也学起了大人模样数落起我来。

"妈妈,你怎么不穿鞋呀,你看,我都穿了呢。"

湿糯的温言软语之余,他还特意抬起脚,好让我看到,他真的比我听话比我乖。

从兰花上移开视线,笑着抚摸着他的头,心里满是满足。

我的小男人也要长大了。

  同事玲说,很难想象在学校"凶恶万分"的我,生活中却是一个多愁善感的软妹子。

她有这样的错觉,其实不足为奇。

毕业七年,在工作中,我向来都是如汉子般威武的性格,直来直去,风风火火,让人很难真真的相信,我竟然身为女子。

可世间事,就是如此奇特,我偏偏就是女子一枚。

记得上周放学,同事罗在校门口特意唤住正欲离去的我,说想要跟我聊上几句。

"说吧,聊什么。"

我把东西提在手里,满脸笑意。

我原本以为他会跟我聊些工作话题,可一开口,他说的却是:"我想知道,你平日在家,也这么凶吗?"

我有些诧异,但又哭笑不得。

心里飞快地想要搜寻出一个可以全面概括我的词语,却苦于自己词穷,所以只能耸耸肩,用微笑代替。

是啊,平日里对我那六十三个孩子严格要求的我,该怎样去让别人相信我其实也有贤妻良母的天分呢?


  前期,一部风靡的剧在全国热播,原本不爱追剧的我,冲着原作者亦舒,竟然也体验了一把煲剧的快乐。

煲完之后,我还不肯善罢甘休,又从淘宝买来原著,圈圈点点,做好批注,仔细的啃了一遍。

我无心去评论原著与改变之后的电视剧之间的良莠,却为剧中一个角色而入迷。

唐晶!

剧中这位率性而为,犀利能干的女人,让我瞬间为之而着迷。

就连她那干净利落的发型,我也开始深深地迷恋上。

欣赏之余,我也开始更加严苛的要求自己,想如唐晶一般,每日穿着得体的职业装,化着精致的妆容,踩着小高跟,用非凡的谈吐、独具一格的处世态度,在风云变幻的职场上,游刃有余,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

  可不管走多远,我坚信,我的心中始终会住着一个温柔善良的小女孩。

她纯净得如同一张白纸,看见路边被风吹落的小鸟,也会忍不住想要流泪,也会不忍心将小鸟遗留在雨天的公路边,警惕地注视着一切,瑟瑟发抖,满眼惊恐。

于是,下车,小心翼翼地捧起小鸟,将它放在车上,直到到达一片幽静的灌木丛,将它安置在那,心才安定。

  她浪漫得如同少女一般,每逢去乡里老家,总忍不住在乡间田野寻上一圈,发现有好看的花草,便摘了去。

手握花束的她,竟然也会笑得像个孩子。

就连母亲家那几枝桃树,也能让她静下心来,细细摆弄一番。


  而冬日的阳光里,那个小女孩暗暗轻声提醒着我:冬天都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是啊,冬日已临,春日将近。

我得赶紧趁春未到,给孩子编织一件松散舒适的开衫,等来年,他就可以穿着这件衣服满地的找春去了。

  

卤水豆腐,总有一物降一物。

这世间,偏有那么一人,让你愿意褪去铅华,转而走进厨房,为他洗手煲羹汤。

锅碗瓢盆碰撞之际,俨然在演奏着一首欢快的交响乐;而餐厅的桌子上,电脑正在播放着自己喜欢的歌手那首低吟浅唱的歌。

再看客厅,老公孩子正在玩着游戏,嘴角绽开了花,看着这一切,突然间觉得,原来,做一个女子并非难事。

当然,也不是没有幻想。

韩剧看得多了,臆想自然也就多了。

淡定的切菜之余,也幻想着自己心爱的那个男人,陪孩子玩会之后,放下手里的玩具,来到我身后,有力的大手环过我的腰,在我耳畔低声细语。

"亲爱的,谢谢你,我爱你。"

暧昧而又带着热气的言语让我觉得特别温馨,心也开始柔软起来,就连手里那把锋利的刀,也不知道为何,竟然开始切不动那又嫩又脆的胡萝卜了。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这是对一个女人最好的褒奖。

厅堂之上,落落大方,举手投足间透着强大的气场;厨房之际,清新素颜,在一菜一粥间感受生活的绵长。

左手厅堂,右手厨房。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岁月交替里,有眼前的苟且,又照亮了诗与远方。

不知不觉之间,岁月已然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