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散文·天凉好个秋

2017.09.26 阅读 9822

抒情散文·天凉好个秋

  喜欢这样的站立,在秋色里。让风带着点点心事,轻轻旋转出一缕若雪的惆怅,静心安淡的携着陌上烟雨一帘,曲径通幽,指含清寂,在“簌簌”的秋风里,端坐片刻,让一抹秋浓的潋滟捕捉一脉云的逶迤,在秋装饰的光阴里,微微轻笑,看有枫红,有残荷,更有菊香飘荡的流年。

——题记

  越来越喜欢安静的旋律,一些平淡朴素的文字,啜饮一杯茶水,从袅袅茶香里看一程人生。

清晨,推开窗,阳光立马蜂拥而来,落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收拾妥当,出门。并不是为了晨跑和锻炼才早早起来的,我是想踏着晨露,去看看秋天为我布置的风景。

  天依旧,水轻流,天凉好个秋。洁白云朵羁留在蔚蓝的天空上,晨风柔柔,只需要微微点化,就可催开昨夜朦胧的梦境。一汪溪水缓缓东去,从我的脚下流过,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它的印记。好像对以往秋天的印象就是如此:天高云淡,水清细流。但那年,却不知怎么勾起了辛弃疾的闲愁,一阕《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成了世代吟诵佳作。

  对江南而言,在这样深秋的天气,仍是挡不住迟来的花儿盛放,那些错过季节,又不忍虚度今年的小花,在墙角静静开着,赠给时光最灿然的一个笑容。从它们身边走过,我想我也是一朵花,不是传说中五百年才盛开一次的清莲,也不是洁白胜雪占尽春枝的玉兰,只是,只是河岸田埂边上的一朵无名花,看客有无皆可,用淡淡清香,丰足自己的内心世界。

  秋,枫阵似火烧红天,一缕云霞,不抵红枫半。从枫树林里走过,头顶是一片火红的枫叶,脚下踩的也是火红。秋天,是枫叶的爱情季,所有的幸福和等待都化作了烈烈的红,清凉季节,浇不灭她似火的热情。她是在等我吗,或者说,是我在找她吗?在阡陌纵横间,一心,只为寻那一抹浓烈的红艳,撷一枚枫叶,装饰空荡闲暇的心房,至于那个“凉”已无暇顾及。

  其实,秋天应该是游子笔下的伤感的代名词,夕阳西下,掬一杯思家的愁绪,一饮而尽。而我,却是习惯了这样漂泊:与花月为伴,同风岚高歌,在流年如水似歌里,轻吟着一首无名的小调,用文字音乐为生活调色装裱。假如这是一场没有尽头的旅行,也罢,随着风走,总能走到阡陌的尽头,停下脚步或者就此住下,在四季的轮回里用淡淡的心怀勾勒时光。

  蒹葭已然苍苍,从春天一路走来,有过风雨,也有晴天。当时光翻到下一页,提起笔,惊涛骇浪竟一一从容平静,在过往流年里再击不起一朵的忧伤浪花。深夜,从汩汩夜色里流淌出来,醉美了秋的禅意。一盏清茶,一首音乐,一本书,岁月被墨香清茶熏染出美丽的音符,跳动在心头,谱就一曲悠长舒缓的时光曲。就这样,缓缓地走,没有人在催促,也没有人等待,独自将风景看完,然后,期待更美的下一程,恰似天凉好个秋后……

  在一场与秋的预约里,流年终是没有被辜负。也许,换一站风景,经一段时光,就会发现,原来安静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也无风雨也无愁,对着秋风,闲赋一阕婉约,晚秋无恙,流年安稳如初。正如宋代大词人辛弃疾所作《丑奴儿·书博山道中壁》所说: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
爱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
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小溪作品
2017.09.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