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色的秋季,收获的季节。九月十月,火红火热,喜庆的事儿连成片,年青人总是将自己的婚礼在最美好的时刻举行。

  临近国庆节,整个城市到处洋溢着节日气氛。

  傍晚我乘坐公交车,路旁经过的酒店门前一对对喜结良缘的新人,手牵着手,那笑脸,那婚纱,那鲜花,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公交车停靠财富广场站,站台旁豪生大酒店门前,两对喜结良缘的新人,穿着婚纱,手捧鲜花,笑迎宾客,多漂亮啊……

我正看着,忽然胳膊被人猛地一抓,一位老妈妈刚上车,人多,还未站稳,惯性,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我一看,赶紧起身让座,待老妈妈坐稳,我看她手里紧紧提着保温桶,我帮着提过来,感觉是满满一桶鱼汤,隔着保温桶,鱼香味道依然往鼻子里面钻。

  我看老妈妈额头渗着汗,就问她:“老妈妈,你这是送哪儿去”,“给我老头送医院去,今年老头身体不好,一年住了半年院。”

因为老妈妈满头银发,自己看上去也是七八十岁的老人了,“您让孩子做好送去就是了?”,“孩子们都很孝顺,可老伴吃不惯他们做的口味”,“那您做好了让孩子送”。

老妈妈看看刚才被她抓红了的胳膊,用手抚摸着,自己想提着保温桶,我仍然帮忙提着,老妈妈接着说:“老头子说我一去他吃饭就香,我在家也坐不住,还不如到医院陪着老伴,我最了解老头口味,只有我做好了,送到医院,看着老头吃饱了我才放心,这不,我又熬了鱼汤给他送去,这么多年都习惯了……”

我看着老妈妈满脸的皱纹问她:“您看上去快七十了吧?”老妈妈摸着脸说:“七十多啦”,她用手指着路边一对对新人,告诉我:“我也是国庆节跟老头成的家,都五十多年啦”。

  我心里一颤,连忙对着老妈妈说:“祝贺啊,您跟老伴结婚都五十多年了,已经走过金婚了,再过几年就是钻石婚了”。


老妈妈还是笑眯眯地说:“我们也不太懂什么金婚呀,钻石婚呀,孩子们前两年还给我们举行了庆祝活动。其实,我跟老头子就是你照顾我,我照顾你,一天天这么过的,”:

我有意问“老妈妈,你天天来医院照顾老伴,您不嫌烦嘛?”老妈妈又摸摸我的胳膊:“老伴,老伴,就是老来伴,就是两人相伴,我一天不来心里就像缺少了什么,见到老伴我什么都不烦了。”

  老妈妈拍拍我的手:“你知道吗?年轻时我的身体弱,老是生病,都是老伴照顾我。前年大雪天,我出门一滑,腿折了,打了石膏,在床上躺了三个多月,硬是老伴天天守着我,给我做好吃的,给我讲有趣的事,我下地走路,老伴就是我的拐杖,三个多月给我养的有红似白的,谁见了都说气色好”。

“老妈妈,您真有福气,遇到了好老伴啊”,

“你哪里知道,死老头子年轻时脾气可厉害了,都是我让着他,老了老了,跟孩子似的粘着我,还离不开我呢。我们什么苦都吃过了,现在日子这么好,不愁吃,不愁喝,就盼着我们身体好呀!再多过几年好日子呀!”。

  说着说着,老妈妈脸上还露出了片片红晕,好像初恋的少女,心中充满了甜蜜,让我从心底羡慕和敬仰。


老妈妈只要谈到自己的老伴,眼睛就笑弯了,满脸的皱纹像开放的花,那是对自己的家庭、自己的老伴无限钟情的人才有的笑容,感染着身边的每一个人。

我突然发现,公交车前后座的人,都满脸微笑着,在认真地听着老妈妈的述说,随着老妈妈暖暖的声音,感受着老妈妈走过的金婚岁月。

  汽车到站,我要送老妈妈去医院,老妈妈接过保温桶,用手推开我,:“快回家吧,家人都等着呢!”

看着老妈妈已经明显老态的双腿,看着路边一对对新婚夫妻笑迎来宾,我祝福老妈妈老两口健康长寿,永远牵手,永远幸福。

我祝福对对新人,真心相伴,走过银婚,走过金婚,直到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