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子勿(张丽萍)

所有的日子,

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
用青春的金线,
和幸福的璎珞

编织你们……

所有的日子都去吧,都去吧

在生活中我快乐地向前
多沉重的担子,我不会发软
多严峻的战斗,我不会丢脸……
有一天,一定会有一天
当掌声在我们四周响起
我想念你们,招呼你们
并且怀着骄傲,注视你们…… 

——选自王蒙小说《青春万岁》

  我们曾无数遍朗读这首青春的诗篇!

博客开了这么长时间,不曾写进我们仨的故事。为记忆做一个存储,早该把心中的话语用文字放在这里,记录下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等到我们风烛残年再来品读。其实,远没有那么悲凉,我们一直会优雅漫步笑盈盈地走到那一天......

  我们仨,相识在花季的十七岁。同样高考差几十分(那时在N城,没有直辖市考生的优惠,不然今天都该有正牌大学的经历,这是我们共同的遗憾),同时进入一所正规的中等专业学校,同住一个寝室,同窗共读730日。那时我们三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美女,每一次风过,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身后的无数眼神,鼓励着无知无畏的骄傲与天真。

  毅是一个气质才女,写的一手漂亮的好字,课堂笔记是同学们相互传抄的学习工具。看到那字,你一定希望接到出自那手笔的情书.读书是她的一种习惯,画画是她的业余爱好,可在贫瘠的岁月里缺少的是土壤。但能自身培植出文化底蕴,也应该源自一种努力吧.另外,她还能很好地与各种秉性的同学得体地交往与相处。

  莉皮肤白皙,面若桃花。是一个性格率真略带几分孩子气的女子。说话比较尖刻,你不得不让。貌似大大咧咧,实则多愁善感。号称文学青年,偏爱古诗词,时常能在她的文章中莺莺语语。能歌善舞,声音细腻,我们给了爱称--小狐狸。她从不排斥,也会怪声怪气地应着你。她有时会哭,会气,转眼间又会云开月朗,笑逐颜开。

  子勿上学期间,是个比较任性,不太乖巧的女子.即不上进,又好高鹜远.凡事蜻蜓点水,不求甚解.男生不敢接近,女生不大喜欢.但确有几个死党,能够攻守同盟。老师不知出于什么要求,赏赐学习委员一职,可子勿并不作为,即不学也不习。唯一的特长是,能像模像样地打几下乒乓球,成绩不说,可架势貌似专业。

  如今的我们仨,是否记得互不相理的怄气?是否记得夜晚挤在一个床上说着悄悄话?是否记得相互间交换男生写来的情书?是否记得羞涩地与男生跳着人生的第一曲华尔兹?是否记得延着铁轨的枕木追着彩虹?是否记得毕业时伙同三位男生去了云雾缭绕的庐山?是否记得我们有多少相同或不同的期许?所有的记得将是我们一生绵长不断的话题。

  现在我们仨各处异地,时空没能阻隔彼此的关切,电话线是我们情感相连的纽带,它连接着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在生活中我们经历着欣喜和眼泪,挫折中彼此鼓励,坦途上彼此喝采。如今都成了优秀大男孩儿的妈,都摒弃了以往的任性与骄狂,但我们仍然自信。尽管美丽已悄悄褪色,但我们知道内心的富有,情感的饱满。我们洗涤的记忆与时俱增,我们弥久的友情与日俱增,我们扩展的美丽与日俱增......我们也必将挽起姗姗来迟的夕阳去碰撞我们共有过的青春岁月......

《我们仨》(给密友)


所有的日子

----王蒙《青春岁月》

所有的日子,
所有的日子都来吧,
让我编织你们,
用青春的金线,
和幸福的璎珞
编织你们……

所有的日子都去吧,都去吧
在生活中我快乐地向前
多沉重的担子,我不会发软
多严峻的战斗,我不会丢脸……
有一天,一定会有一天
当掌声在我们四周响起
我想念你们,招呼你们

并且怀着骄傲,注视你们

…… 

我们曾无数遍朗读这首青春的诗篇。

博客开了这么长时间,不曾写进我们仨的故事。为记忆做一个存储,早该把心中的话语用文字放在这里,记录下那些与青春有关的日子。等到我们风烛残年再来品读。其实,远没有那么悲凉,我们一直会优雅漫步笑盈盈地走到那一天......

  我们仨,相识在花季的十七岁。同样高考差几十分(那时在N城,没有直辖市考生的优惠,不然今天都该有正牌大学的经历,这是我们共同的遗憾),同时进入一所正规的中等专业学校,同住一个寝室,同窗共读730日。那时我们三个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美女,每一次风过,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身后的无数眼神,鼓励着无知无畏的骄傲与天真。
  毅是一个气质才女,写的一手漂亮的好字,课堂笔记是同学们相互传抄的学习工具。看到那字,你一定希望接到出自那手笔的情书.读书是她的一种习惯,画画是她的业余爱好,可在贫瘠的岁月里缺少的是土壤。但能自身培植出文化底蕴,也应该源自一种努力吧.另外,她还能很好地与各种秉性的同学得体地交往与相处。
  莉皮肤白皙,面若桃花。是一个性格率真略带几分孩子气的女子。说话比较尖刻,你不得不让。貌似大大咧咧,实则多愁善感。号称文学青年,偏爱古诗词,时常能在她的文章中莺莺语语。能歌善舞,声音细腻,我们给了爱称--小狐狸。她从不排斥,也会怪声怪气地应着你。她有时会哭,会气,转眼间又会云开月朗,笑逐颜开。
  子勿上学期间,是个比较任性,不太乖巧的女子.即不上进,又好高鹜远.凡事蜻蜓点水,不求甚解.男生不敢接近,女生不大喜欢.但确有几个死党,能够攻守同盟。老师不知出于什么要求,赏赐学习委员一职,可子勿并不作为,即不学也不习。唯一的特长是,能像模像样地打几下乒乓球,成绩不说,可架势貌似专业。
  如今的我们仨,是否记得互不相理的怄气?是否记得夜晚挤在一个床上说着悄悄话?是否记得相互间交换男生写来的情书?是否记得羞涩地与男生跳着人生的第一曲华尔兹?是否记得延着铁轨的枕木追着彩虹?是否记得毕业时伙同三位男生去了云雾缭绕的庐山?是否记得我们有多少相同或不同的期许?所有的记得将是我们一生绵长不断的话题。

  现在我们仨各处异地,时空没能阻隔彼此的关切,电话线是我们情感相连的纽带,它连接着我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在生活中我们经历着欣喜和眼泪,挫折中彼此鼓励,坦途上彼此喝采。如今都成了优秀大男孩儿的妈,都摒弃了以往的任性与骄狂,但我们仍然自信。尽管美丽已悄悄褪色,但我们知道内心的富有,情感的饱满。我们洗涤的记忆与时俱增,我们弥久的友情与日俱增,我们扩展的美丽与日俱增......我们也必将挽起姗姗来迟的夕阳去碰撞我们共有过的青春岁月......

本文图片由作者密友湖水(胡晓莉)友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