栏目推荐

文字原创,图片来自网络,致谢!

陈慕希最近比较烦。她想要和丈夫路子恒离婚。她心里明白再这样冷战下去,自己早晚有一天会疯掉。她迫切想要从这场无爱的婚姻中解脱出来。


刚结婚那两年还可以自欺欺人的安慰自己——婚姻需要磨合期。如今都彼此折磨了四年了。原本她也不抱希望,每天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可半年前初恋情人林晓风突然从国外回来了,对她一如既往的爱恋让她看到了希望。林晓风明确表示,只要她恢复自由身,他愿意和她重组一个新的幸福的家庭。这诱人的承诺给了她美好的憧憬,也给了她想要重新选择的勇气。是要如何开这个口呢?陈慕希一边在心里预演着即将到来的谈话,一边寻找适当的谈话时机。


这天晚饭过后,陈慕希终于鼓足勇气对正在客厅看电视的路子恒说:“我们不争不吵好好谈谈吧?”


令陈慕希意外的是,她刚把自己的想法开了个头。路子恒就盯着她的眼睛说:“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


这太令人措不及防了,这不是预想中的反应。此前,陈慕希曾试想了路子恒会有的N种反应。但绝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直截了当。倒好像准备好的人是路子恒,而不是她。


“你是不是想和我离婚?”见她没反应,路子恒又不紧不慢的问了一句。


“不是,子恒,你...你听我说,我们结婚四年了,一直磕磕碰碰吵吵闹闹的,你觉得我们快乐吗?幸福吗?我觉得我们彼此要冷静想想我们的将来。”陈慕希有点心虚的不敢抬头看路子恒。她只有硬着头皮按事先想好的把话说出来。


“你就是想和我离婚,是吧?”路子恒依旧不恼不火,语调不紧不慢的。


“是,是的,我..我就是觉得离婚对我们两个都好,都是一种解脱....”路子恒的冷静再一次让陈慕希感觉陌生。这奇怪的陌生感觉在结婚的四年里曾不止一次出现过,困扰过她。


“那好吧。我成全你。”路子恒一边说,一边起身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又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房子归你,存折归我。我会尽快收拾好东西搬出去的。至于手续,随时都可以去办。”说完,头也不回的走出家门。留下陈慕希一个人望着“砰”的一声关上了的房门怔怔的发呆。

谈话就这么结束了?他就这么答应了?房子归我,存折归他?可存折上才有几个钱?刚刚发生的一切感觉像是梦幻一样,那么的不真实。窗外突然传来的喇叭声惊醒了陈慕希,也提醒她,这不是梦幻,是现实。


这样轻松的解决难题,让她一时无所适从。她冲进洗漱间,用热水反复冲淋自己....


洗漱完毕,陈慕希光着脚在总共只有两间的家里慢慢走,四下打量,她呆呆望着墙上他和她的照片,恍如隔着千载光阴。她想从此关于他的一切的记忆都将变成过去了。虽然这份记忆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但毕竟彼此争执磨合了四年,可是为什么他现在要这么大方?几乎把所有都给了我?他心里到底有没有爱过我?这样想着她终于难过的忍不住哭了起来。一会儿在墙根下蹲一会,一会儿在地板上抱拢双膝坐一会,眼泪肆无忌惮地流淌,心里却明白一切都已无可挽回——她终于可以和他离婚了。他们俩终于可以解脱了。她也终于可以和林晓风在一起了。

小区不远的小酒馆里,路子恒一个人默默的喝着酒。他呆呆的望着对面的空位,往事似乎像电影一样开始回放。慢慢的他失神的眼睛里渐渐亮起光来,仿佛对面突然坐过来一个他一直思念的人。他微笑着举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酒杯放下的一瞬间,眼里却又噙满了泪水。


“路医生,你不要再喝了,早点回去休息吧。”小酒馆的老板娘过来小心翼翼的劝慰着。“回去?哼,我已经无处可去了。”路子恒抓起酒瓶,又满满的倒了一杯酒。


“路医生,你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又想起那件事了,可它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人死是不能复生的。再说,那个该死的醉酒肇事者不是也坐牢了吗,也算是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老板娘显然和路子恒很熟悉,她继续说道:“你现在有了陈慕希了,那姑娘不错,你要好好对她,听阿姨话,不要再喝了。早点回去吧,太晚回去你们俩又要闹了。”


“不,不会再闹了,我们就要离婚了!”路子恒伸出右手向老板娘使劲摇摆。


老板娘只当他说胡话,知道劝不了他,转身一边摇头一边叹息着离开了。


“他出来了,又想要来带走她,她也想要回到他的身边,我不拦着她。放心,我不会那么小气的,我很大方的。你们会看到的,就连我的报复也会很大方。”路子恒一个人嘟哝着,又抓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几天过后,陈慕希在公司门口等林晓风来接她。好一会,才见林晓风过来。刚走近就问她:“你的前夫是XX医院的医生路子恒?”


“对呀,干嘛问这个?”陈慕希奇怪的反问道


“奥,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林晓风有点慌乱的回答。又赶紧转移话题问道:“你手里拎的什么东西?我来拎吧。”


“不用,就是几本书而已,我拎着就行了,我们走吧,晚了,那家饭店要排队了。”陈慕希把袋子往背后挪了挪。书是路子恒还给她的,说是搬家的时候拿错了。她刚刚从门卫处取了过来,也不知里面都有些什么。不知为什么,这次离婚,她总觉得路子恒怪怪的,但又说不上来是哪里怪。


不远处,在马路对面的花丛后面,一个男人骑在摩托车上,一股狠狠的眼神穿透头盔射向林晓风,鼻孔也像身下车子的排气管一样狠狠的出着气。看着他们俩远去的背影,摩托车手猛的加速油门,车子像离弦的箭一样绝尘而去。

当天的傍晚时分,天空突然下起了冷雨。一起晚饭过后,林晓风帮陈慕希叫了辆出租车,让她先回,他则要去不远处的蛋糕店给她定一个蛋糕,好庆祝她明天的生日。“也不知他此刻到家了没有?发的微信也没回。”想到林晓风,陈慕希心底不仅涌起一股甜蜜来。


陈慕希拿起带回来的书静静的看了起来,不时的用手指沾着口水翻着书页,这坏习惯路子恒最清楚不过了,叫她改了好多次就是改不掉。不知是雨打玻璃起了催眠作用,还是最近太过劳神的缘故,也不知什么时候起,陈慕希歪倒在沙发上睡着了,手中的书也滑落到地上去了。


客厅的电视上正插播一条突发新闻,说是在芙蓉大道附近,一位刚从蛋糕店里出来的男子,被一辆急速驶来的摩托车撞翻在地,两人伤势严重,已经送往医院。主持人提醒过往车辆,雨天路滑,视线不佳,要注意车速。


窗外的冷雨似乎越来越大了,淅淅沥沥的由远而近,轻轻重重的敲打在玻璃窗上,雨水汇成的一股股细流顺着玻璃潸潸而下。这冷冷的雨水,不知从哪里飘来,也不知要流到哪里去…

感谢美友云水逸的精准诠释。


以下是之前构思的前半部分,和以往一样,平铺直叙。后来改着改着就改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完全不一样的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