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聘走了,周莹哭得撕心裂肺的,世间最宠她的那个人不在了,从此,她生无可恋,不如随他一起走,生死相随,成全彼此的情意。

沈星移也是爱她的,只是她对他,不是打就是骂,从没好好说过一句话,似乎今生注定是冤家。

在吴聘眼里:从来“没有人能让我感觉又可怜又佩服,又快乐又郁闷,又爱又恨啊”,这样一个特别的女孩,就这样一点一滴地抢占了原未婚妻胡永梅在他心里的位置,慢慢住进了他心里,从此扎下了根。

在沈星移眼里:要找一个会打架、会讲笑话、会变魔术的丫环不容易,她实在是和其她丫环不一样。

吴聘和沈星移,都是富二代,都是高颜值,他们两人都被周莹那不拘一格、有别于其她大家闺秀的性格所吸引, 但他们两个爱的结局不同:一个赢得了周莹的全部,一个却让周莹不屑一顾。沈星移愤怒地问周莹他哪点不如吴聘,周莹回答:你哪都不如。

  爱你,是因为你就是你,我爱的是你本来的样子。

周莹是个没爹没娘从小跟着养父走江湖的女子,身上带着江湖女子豪爽、不拘小节的习气,这在吴家这个豪门大院里显得格格不入,在长辈眼里是个粗俗、没教养的丫头,若不是吴聘命悬一线她挺身而出救了吴聘一命,她实在是进不了吴家的门。

当人们都嫌弃她时,只有他看到她的好,接受她所有的一切。他说:“后来你出现了,虽然你只是个丫头,但是,我就是愿意跟你待在一起。你胡说八道,我觉得有趣。你闯祸,我觉得可爱。就算你骗了我,我也没办法对你生气。”他爱的是那个真实的不做作的周莹,不是因为她救了他;所以当他醒来发现嫁给他的是她,他内心是真正的欢喜,从此把她宠上天。

爱你,是把你的喜好全记在心里,愿意和你一起做最浪漫的事。

只因一次上街,周莹表现出了对甑糕的十分喜爱,而且一要就要一大块,从此后,吴聘每天出门为她买一块甑糕,而且是最大块的。

周莹坐在门前看着天上的缺月,对吴聘说,今晚的月亮不如那晚的好看,吴聘马上起身,回房用白纸剪了半边的月亮,回来坐在周莹身边,用手中的纸月亮补圆了天上的月亮。(这是迄今为止我看到的最浪漫的事了,也终于明白了此剧为何命名为《那年花开月正圆》了。)

爱你,是把你的安危看得比我自己的命还重要。

吴聘和周莹搭粥棚赈济灾民,当粥棚被情绪激动的难民挤塌了时,吴聘奋不顾身冲过去,将周莹挡在身下。

当周莹因为被禁足在别院,不得出门,撒野惯了的她,憋急了就爬到树上坐着不愿意下来时,吴聘看见了,不是责备她没有吴家少奶奶的样子,而是温柔地对她说:“小心啊,你爬那么高,我担心你啊。”这份担心,让周莹乖乖下树。

这一切的一切,让周莹心里暖暖的。

  爱你,是别人看不起你时,我却把你当宝。

当沈星移看到吴聘和周莹在一起嫉妒得发疯,嘲讽吴聘只配娶个不值钱的丫头时,吴聘坚定地揽过周莹的肩膀,对着沈星移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看她是个不值钱的丫头,但在我眼里,她是无价之宝。”那一刻,周莹感动了,此生跟着他一定会幸福的。

爱你,是有了误会生气吵架闹着分手时,依然会用温柔的话语挽留你。

周莹误以为吴聘胡永梅真心相爱,想成全他俩,所以她大闹吴宅,把吴父吴母气得半死,一怒之下赶她出门,周莹说走就走,她不稀罕吴家。吴聘对她说:“当你跟我说你要走的时候,你没有发现我有多么地舍不得吗?那个时候我不应该爱你,但是,我爱上了你。”“可是现在你是我的妻子,我不管爹说什么娘说什么,我不放你走,这一辈子我不要跟你分开,如果你对我的感觉跟我对你的是一样的话,那就别走。别让我休了你,好吗?”这样温柔的话语,让周莹沦陷了。

爱你,也会爱你的父母,还会陪着你,一起讨公婆的欢心。

周老四,周莹的养父,行走江湖多年,有着江湖人的许多缺点:贪财、骗人、吃喝玩乐赌都喜欢,欠债了让人家上门找吴家东院要,吴家人气的不行,吴聘却一一摆平,还责怪自己考虑不周,拿出银子给周老四花。当周莹问吴聘为什么对周老四这么好,吴聘说:“因为他是你爹啊。”因为我爱你,所以也爱你爹。

为了能把周莹留在身边, 当父亲让他写休书赶走周莹时,吴聘没有求饶,只是温和坚定地对父母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如果你们非要赶她走,那么,我跟她一起走。”当父母责备他竟然为了一个女人,甘心抛弃自己的家族时,吴聘再次表明了态度:“如果没有周莹,我宁愿当初没有醒过来。”之后和周莹双双跪在父母房前,求得父母原谅,也使得父母最后同意周莹继续留在吴家东院。

爱你,我尊重你的选择,成全你的才能。

是吴聘最早发现周莹的经商才能,在吴聘的帮助下,周莹得以进学徒房学习,也是在他的力荐下,吴父同意周莹进六椽厅听会,这为周莹后来经商有道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爱情里,吴聘始终遵从周莹的心愿,让周莹活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爱你,只是为了你的占有欲,那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沈星移,嚣张跋扈惯了,从来都是说一不二,对周莹更是呼来喝去,一不高兴就拳打脚踢。当周莹逃跑后,他穷追不舍,就像自己心爱的东西被抢了,他一定要抢回来一样。他对周莹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抽你。”

他认为对周莹最好的安排是做他的通房丫头,他心心念念的就是“我一定会收了你”。
周莹在沈星移那里,就是他的一个丫头,他对她没有尊重,没有包容,只有占有。所以,周莹只有想方设法地逃离。

  而吴聘对周莹,不计较她的出身,她就是他的妻,他体谅她,包容她,把她当宝贝,爱她,宠她,愿用一生去守护她。这种爱,沈星移是不明白的。

象周莹这样一种桀骜不驯的江湖女子,往往是吃软不吃硬的,所以吴聘的温柔恰恰戳中了周莹的软肋,于是周莹愿为吴聘低到尘埃里,愿意呆在别院,愿意和吴母学规矩。即使他不在了,她也愿意为他独守空房,为他孝顺照顾母亲,为他扛起整个吴家大院。

你懂我的不容易,我便愿为你倾尽一生。

  爱情的样子,就该是吴聘对周莹的样子,而不是沈星移的样子。

现实中,多数男人谈恋爱时有吴聘的样子,可结婚后都活成了沈星移,对妻子缺少体谅与包容,妻子一生气,便觉得像母老虎。殊不知女人是水做的,骨子里是温柔的,女人不温柔,责任在男人,因为你没有激发出潜藏在女人身体里的温柔。

女人是感性的,她愿意一心一意对这个男人,是因为这个男人对她好,跟容貌金钱无关。一个女人因为金钱嫁给你,那她一定不够爱你。在爱情里,女人常常是很容易满足的,你的一个吻,一个拥抱,一朵鲜花,一个发卡,都会让女人高兴不已,女人在爱情里的智商常为零就缘于此。

爱情对男人而言,只是生命的一部分,但对女人来说是一辈子的事。在爱情里,女人只求一个真心待她,给予她安全感,愿用一生呵护她的男人。“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是女人最大的心愿。

只是这最平凡的心愿,男人们往往也给不起,女人便也要不得。现实中的男人,更多的是需要女人的包容、理解、体谅、付出,他享受女人给他的一切温暖,而且认为是理所应当,女人由此感到的委屈、憋闷,他不明白,还以为是女人爱折腾,他以为给女人钱花就是爱她的表现。有些男人,吝啬到一句情话也不愿说,却一味地从女人那索取爱。要知道一个女人愿意为一个男人低到尘埃里,不是女人自轻自贱,是这个男人值得她这么做。

现实难寻,女人便向影视剧中找偶像,所以不将就的何以琛、拼尽三生之力来爱的夜华、让你按自己意愿活的宇文玥,才能感动现实中的女人们,让女人陷在剧中跟着女主一起感受爱情的美好。

希望天下的男人在爱情里都能活出吴聘的样子,让女人在温柔乡里为你倾一世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