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月光》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作者简介:飞亭,原名张秀东,安徽全椒人。居吴敬梓故里,听秦淮之古韵,文学白丁。“守一空城,只因旧梦”,将文字当作是叩开灵魂的自我救赎。我所云云,大抵如此。

文集:白月光

作者:飞亭
编辑:Alvin
音乐:归来
演唱:白雪
写作时间:2014年5月26号
图片来源于网络

  那天,当小妖向他发出邀请的时候,亭感到很惊喜……

  他在心里称呼她为小妖,其实她并不知道。在亭的眼里,她是一个懂得生活、情调小资、比较爱闹的女孩子。他一直当她只是个女孩子,是因为那年他们相遇时,她还在恋爱中,还是个充满阳光与无限向往的小丫头。

  两个人并不是网友。她只是在一个偶尔的机会,曾经进过他写字的空间。后来便多次地光顾了他的地方,也会留言给一些评价或鼓励。亭也会不期地拜访她的空间,了解她的一些快乐与幸福。久了,彼此就知道在网络的某处,存在着一个素昧谋面且没说过话的好友。

  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就像徐志摩所述的情境一样,在匆匆的时光里,她渐渐消失在他的视野中。一年又一年,再也不见她的身影。他也渐渐地淡忘了她。只会在不经意的时候,看到她在空间的某个留言,他才会想起他的记忆里曾经有过一个她。

  几年以后,他参加了一个论坛,为了给一个好友所在的栏目增添人气,在上面发表了几篇随笔。某一天,在他的帖子下,霍然看到一个跟帖者向他表达了问候。他知道她是熟悉自己的,只是自己却不清楚她是谁。帖来帖往,他也没弄清她的身份,最后也就只好随其自然了。

  几天后,亭就意外地收到她的信息。他觉得很温馨,感觉像一坛尘封许久的酒一样清冽而甘美。久别重逢后,两人显得格外地亲近,宛如多年没见的好友,自然而随意地交流着。亭一直没变,还是一个人写自己的文字,而小妖已经初为人母,生活却已经悄悄地发生了许多的变化。

他们联系并不多,亭感觉自己与小妖的性格并不符。在相逢的几周内,她甚至改换过好几个网名,让他无所适从。但他的内心里还是认同她是很要好的一个网友,觉得她是个名符其实的小妖,这个昵称倒是很能说明她的一切。虽然她婚后并不是很幸福,充满了乖戾与怨气,但她依然能跳出那种不愉快,行云流水般地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亭却是个比较木讷的男人,小妖也感觉到两人在一起说话时的无趣与乏味。所以两人交流的时候也并不怎么多,有时候偶尔开开无伤痛痒的玩笑;有时候三言两语问候一声就各自走人;更多的时候,只是看到彼此的存在,感受那种淡如水的君子之交。

  所以这一次,当小妖向亭发出邀请的时候,他感觉很意外。

  她说,老谋子的《归来》明天上映,想他陪着一起去看。像平时那种快言快语,她一口气说了下去,让他明天在河西国际影城等她,上午要早点去,顺便两个人在一起吃顿饭。根本不容他思忖,最后又补充说,你来,我们一起去看,你不来,我独自一个人去。

  亭有点懵,还在揣摩她是玩笑话还是认真的,她都已经说完了,准备下了。亭一着急,就问到:“我去那怎么联系你啊?”

  短暂的沉默,小妖生气道:“我们互换过手机号的,你没留吗?我保存你的号码的。”他却并没有感觉到她已经生气,像平时一样调侃了一句:“有吗?你记错人了吧?”然后很快见到她截屏将通讯录贴过来。亭这才知道,他们果真互换过号码,只是他一向口讷,不太喜欢用电话与人交流,以致于他竟然忘记了此事。于是他打开自己的通讯录,果真看到她的名字被保留在里面。

  亭感到自己有点过分,自己忘了也就算了,居然还调侃她,瞬间心怀惭愧,正准备道歉。便见她又扔过一个信息:“想不到这世上果然没有真诚的人,算了,我要删了你的号码和你QQ,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亭顿时语噎,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当他理清自己的思绪,准备解释的时候,他发现她的QQ头像已经无影无踪。

  亭怔住了,没想到她是如此的生气,心中一阵难受,知道自己伤了她。她应该是满怀兴奋来邀请自己,没想到竟会受到怀疑与调侃。虽说网络虚拟,每个人都是流星般的过客。但网络的那头,其实还是一个真真切切、有血有肉、有情义而且还会有情绪的活生生的人。亭想到此,倍感自责,她说得没错,自己或许真的是缺乏了某些真诚与尊重,才会使她感到失望……

  正写着,听到外面的风起,隐约感觉到在自己内心的那方天空,一道流星划过,它还会归来吗?……无论如何,它都曾美丽过这片星空,只但愿它划在心空中的那道印记,能一直提醒自己唤回真诚的归来。

文章后序:Alvin,原名:张秀峰,安徽全椒人,《白月光文集》美篇编辑,已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爱端坐在你清凉的世界,静品飞亭用心书写心情:痛彻心扉的爱、伤及骨髓的情殇。哥写弟编,珍惜眼前,温暖各自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