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4

葛利斯58Id行星,首都,人民政府,午夜十二点。
执政官待在办公室里,在全息显示屏上处理着一大堆文件,基本上都是一些关于犯罪嫌疑人控告,财政金融危机什么的。他干了整整三个多小时都没休息,直到处理完最后一桩抢劫事件之后,他才把疲倦的眼睛离开屏幕。望向窗外,飞车车灯的白光在已经熄灯的城市里若隐若现,远处的反重力悬浮住宅区依旧有几盏灯亮着。像是冥冥薄雾中遥远的星星。
就在几天前,该行星的一艘小型太空艇截获了一个疑似智慧生命制造的飞行器。当时太空艇正在周边区域巡查时发现了它,那个飞行器正在以进每小时260葛里(该行星的速度单位)的速度与太空艇擦肩而过,还差点撞毁了一艘停留在近地轨道上的飞船。几分钟后才被后面的舰队捕获。据观察发现,这个飞行器并不是特别大,也就一辆飞车的大小。上面装了一个挺大的天线,以及一些太阳能板。最引人注目的还是飞行器侧面的一块黄金板块,上面刻满了无法理解的图画与字符。该事件传出去后,全球一片哗然。很多人认为发现了外星人的探测器。而有一些人则认为这仅仅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
这件事一直索绕着执政官,不安的人民群众都要求政府给个说法。但是由于新总统的故步自封,固守传统,这颗本来可以很发达的星球已经停止发展了几十年。经济走向几乎没有改变,驱动燃料也还只是暗物质,随着犯罪率的渐渐增高,愤怒的情绪也日渐高涨,示威游行不断发生。虽然他不知道新上任的总统为何要如此去做,但肯定是有原因的。
他揣着全息电脑,向总统的办公室走去,一路上遇见了许多行色匆匆的人,他们大部分都是来自各个阶层的工作人员。有的在统计数据,显示屏上滚动着复杂的曲线与数据;有的在打印文件,桌面上垒起高高的一摞;还有的人甚至在吵架,说什么关于人格自由平等的很乏味的话题。走了一百葛米左右,总统办公室那块已经十分陈旧的黄铜标牌才在走廊的尽头出现。他敲开了门。
办公室里满是烟味,这让执政官咳了几下。他向来不喜欢抽烟,但出于对总统的尊敬,他还是对总统行了个礼。尽管他心里十分不快。
“这个月的重要事件都在这了。”执政官说道,打开了电脑。一时间,巨量的文件瞬间充满了整个办公室。在烟雾中,图像有些变形。总统漠然的看了看,许久,才开口道:“那个红色框中显示的是什么东西?”
“三天前的新闻,一艘太空艇捕获到了一个不明飞行器,疑似外星人的探测器。”,最高执政官说道。他由于政务繁忙,说的话总是十分简短。
“哦。”总统说道,”那就启动坐标定位器,查找飞行器发射来源。”
“是。”执政官说着启动了定位器。这款令人称奇的软件一旦输入飞行器的飞行函数曲线与飞行坐标,它就能在几葛秒内算出发射源的位置。而关于飞行器的各种参数信息,执政官早就第一时间记录下来了。
  结果出来了,坐标显示是在太阳系。
  “我就知道。”总统自言自语道,“科研小组向太阳系接连发射了近一百多个碟状探测器,但查无音讯。但这次竟然有人回话了,而且研究表明他们已经开始使用太阳能了,不错不错。”
  “行了,你退下吧。”总统向他做了一个出去的手势。
 “可是…”执政官说。
  “我理解,至于我为何要限制发展,你以后就知道了。”总统说罢,关上了门。
                              

正文

2117年9月11日,地球,美国德克萨斯州,下午三点。
穿梭机正在以超音速向着地面冲去,虽然我隔着一层看不见的透明力场束,但是呼呼的风声,与大气层摩擦产生火焰的轰轰声依旧清晰的透过力场束传进我的耳朵,乍一看像是被一层薄薄的火球包围着。我感觉自己像是一个飞行的黑色炮弹一般打破云层,在离地面不足五百米的时候,穿梭机突然减速,在几秒钟内将速度减到零。跟往常一样,没有任何超重的感觉。
“注意,即将开启隐身模式。”长时间没有说话的语音系统突然说道。
“为什么?”我不解的问道。
“我们降落的地点正位于北美洲,如果我们直接这样闯进去,肯定会引起地面人员的警觉,所以还是小心为妙。”
“的确是。”我回答道,投以语音系统赞叹的目光。虽然我不知道它是从哪个位置发出来的。此时我们正与地面保持三百米左右的高度,在德克萨斯州的上方低速飞行。
这地方还是老样子,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原来路况很差的州已经变成了一个交通要塞。道路错综复杂,犹如电脑主板上的蚀刻电路。大大小小的飞车从我们周围掠过,但并没有人发现我们。奇怪的是,当我仔细观察这种新奇的交通工具时,我发现每辆飞车的尾部都有一个微型的喷口,发出幽幽的蓝光。
“这是等离子体推进器,可以在真空中工作,所以这里的每一辆飞车都可以进入外层空间。”语音系统解释道。
“这么高端!”我赞叹道:“这么说这些人可以随时随地的进入太空?”
“是的。”语音系统说,依旧是那冷静的语调。
穿梭机的飞行速度加快了,半个小时后,我们就离开了德克萨斯州,而飞车依旧源源不断的从远方飞过来又飞过去。这次,我决定问一问语音系统一些问题,因为自发现这台穿梭机以来,我对它一无所知。
“你还在吗?”这是我第一次主动发问。
“在。”
“这台穿梭机速度有多快?”我问道。
“该穿梭机最大直飞速度为每小时300公里,最大俯冲速度为每小时1,300公里,最大曲率驱动速度是每秒330,000公里”。
“那这台穿梭机的能源来自哪里?总不可能没有储存能量的设备吧。”
“用暗能量电池。”
“不会用完吗?”
“用不完。”
“永远用不完?”
“永远用不完,暗能量怎么会用完呢?”
“为什么?”
“宇宙中到处存在着暗物质,它们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是它们释放出的暗能量是驱动星系旋转的力量源泉。一立方厘米的暗物质完全释放出的能量相当于太阳一天释放出的能量总和。该穿梭机可以通过力场束自动捕获外层空间中的暗物质并储存起来,作为穿梭机的主要动力来源。虽然含量极少,但是驱动穿梭机已经绰绰有余了。”
  “哦,”我说道。面对这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外星技术,我已经初步学会了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渐渐地,太阳开始西沉,金色的日光把建筑物的影子拉的很长,远处的飞车好像是在黄昏中飞行的一只只蚊子,在夕阳中盘旋。我突然想起来,还有最重要的一个问题还没有问。
  “再问你一个问题,这台穿梭机是谁制造出来的?”
   “抱歉,这属于最高机密,无法访问。”
好吧,虽然这台穿梭机的来路我还不是特别清楚,但是我的心中已经大致有了一个概念,这台穿梭机一定是某个更高级的智慧生物制造出来的,科技的高度可能是III级文明。
“我们现在去哪?”
 “先去该国的身份证登记处,总不能一直这样偷偷摸摸的躲着吧。”
 “他们会不会怀疑我的来路?”我盯着渐渐下沉的太阳说道。
 “不会,你就说你是个加拿大人,现在想常住美国,叫他们帮你办一个美国的国籍,电子身份证已经伪造好了。”这东西,做事情还真是干净麻利快。我们飞过一栋栋悬浮着的大楼,掠过一辆辆飞车,最后在一个隐蔽的巷子里停了下来。穿梭机解除了隐身模式,力场束边缘亮起了与起飞之前一样的荧光。舱门缓缓打开了,也许是因为长时间待在密闭空间中没有活动,我刚一触及地面腿就猛地抽了一筋,疼的我站都站不稳了。
  待疼痛稍微平息一些的时候,我分析了一下当前的情况,我正处于一个停放废旧车辆的小巷里,周围空无一人。头顶上是一片狭窄的天空,飞车的影子时不时从高空掠过。这时天已经挺暗了,但是穿梭机的荧光一直照着周围的地面。走了大约一百米左右,城市的灯光才把我照亮。
  这时,我发现穿梭机开始迅速缩小直至变成了一个发光的点,然后消失了。
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的恐惧,千万不要在这时候离开我啊,这时我的脑海中响起了声音:“不要慌,穿梭机只是缩小到了八维,并没有消失,而且一直在你身边,只是处于隐藏状态。”声音清晰无比,直接传到我的耳朵里。
   “这是怎么做到的?”我问道。
   “很简单,运用超技术锁定你的听觉中枢,然后向感受器发射电磁波,再转换成声音信号就行了。这样你就可以随时按照穿梭机的指令去做事了。”
街道上光线很亮,大大小小的店铺应接不暇,用全息显示屏打着促销广告,途中经过一个旅行社,一个长相高大的商人头顶上亮着一行广告字幕,极力向我推荐一趟去火星的旅行,还说什么只要八八折。飞车来来往往,从我头顶上掠过。这时语音系统说道,穿梭机正在了解和接收这个世纪人们的生活习惯,好让我快点适应。我也为了适应未来文化,就逛了一会街,一眨眼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走着走着,一个挺高的建筑从我眼前出现,上面用英文写着:签证办理处。我想我来对地方了,于是我就走了进去。
室内非常整洁,简直可以说看不到一丝脏东西。几号人排队站在一个自动办证机旁边,全息显示屏时不时的提醒办证进度,白色的墙上显示着各种数字与图像,现在晚上十一点多了,但是外面依旧喧闹如傍晚。
“这个时代人都是不睡觉的。”语音系统好像猜透了我的心思,说道。
“他们已经摆脱睡眠机制了?!”我说道。
“是的。”
  人列开始渐渐变短,很快轮到了我们,我按语音系统说的那样,将我的电子身份证插入电子卡槽了过去。尽管是个机器,但不知为何,我却紧张极了。
  “你的姓名?”这是第一个问题。
  “麦克斯.阿列克谢。”我冷静的回答道,用的当然是语音系统伪造的姓名。
  “原国籍?”
  “加拿大。”这机器的回答还真够简洁的。我心想。
  “所在城市?”
  “渥太华。”
  “确定要使用双重国籍,并保留原国籍?”
  “是的”。
  “请稍等一会……”
   过了大概一分钟,自动办证系统回话道:“办件成功,原资料已备份。”这时电子身份证从卡槽中弹出。“欢迎下次光临。”我转身离开了那里,此时我已经昏昏欲睡了。
   就这样,我拿到了美国国籍的电子身份证。凌晨,重新回到了阴暗的小巷里,穿梭机这时也重新以三维展开,我带着疲倦爬了进去,叫语音系统开启隐身模式,然后任凭睡意像潮水一般袭来。

  葛利斯58Id行星,首都,人民政府,下午四点三十分。

“我们需要立刻追踪探测器的来源!”执政官在办公室中命令道。这时,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跑进办公室,还差点摔了一跤。“怎么了?”执政官望着气喘吁吁的人说道。“阁下,我们定位到了探测器的发射源!”“什么?”执政官说到。“请阁下跟我来!”那人说道。然后又像刚进来一样跑了。

执政官坐上太空电梯来到了悬浮于行星上空480葛里的行星科研研究基地,他看到一堆人正在忙乱的干事情,地上电线与显示器放的到处都是,滚动着各种各样的数字与图像。虽然那些人看上去累极了,但是执政官发现他们脸上都流露着一种无法言说的喜悦。看到执政官,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我们发现了探测器的来源!”探险者说道,表情已经被喜悦所填充“就是来自380葛光年外,编号为SF106845的太阳系!”
“跟我想的一样。”执政官淡淡的说道。
“通过力场束定位,我们还发现发现我们的科技实力与他们相差甚远,他们已经建立起恒星级的舰队了!”
室内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这种寂静仅仅只持续了几秒钟,然后那些因漫长测试的疲劳而显得懒散的人们同时紧张起来,开始进一步接收力场束传回的图像,那是一个个朦胧的光晕,看不清任何东西,但是专业的技术人员显然发现了什么。
   “注意,我发现了舰队加速时产生的尾迹!”然后那些人开始用他们的专业术语开始交流,但是执政官一句都听不懂:
   “有没有看错?是目标周围的小行星带的尘埃吧?”
   “不可能,这些尘埃是显与中切线方向平行排布的,我观测了它对旋壁运动背景的吸收,发现有216.58毫米的吸收峰,主要是以碳元素为主的絮状微粒,每平方葛里的密度是146葛克。”
“那么其中出现的高速冲击效应又是怎么回事?”
“尾迹沿冲击轴线的扩散是肯定的,但是扩散的函数曲线…有数学模型吗?”
“有,终端已通过力场束计算出冲击速度了。”
“确定没算错? 107个第三宇宙速度,有这么快?! ”
“冲击截面就按,大概75葛米左右…应该差不多吧。”
 虽然执政官听得一头雾水,但是他得到了他最后的证实:地球已经成为葛利斯58Id行星的统治者了。
  “原来总统也有他的道理,我们再怎么努力,在他们看来也只是一个碳基细菌。”他说道,望向窗外漆黑的天空。
  此时,执政官不知道的是,发射器正以全功率发出了一条能被地球接收的到的投奔信,正在以光速穿过广袤无垠的太空,力场束产生的强劲功率,如同气势磅礴的海潮,已经越过了太阳系边界区,向着未知的命运之路奔去。
2117年9月22日,地球,美国康涅狄格州,晚上十点。
  在这个全新的地球上待了将近十几天之后,虽然有语音系统的陪伴,但是我依旧感觉到一个强大的敌人正悄悄地向我走来,这个感觉就是孤独。终于有一天,我在日落时分,向语音系统说道:“我感觉有些孤独,不知道还能不能…”
“回家?”语音系统说道。它虽然只是个虚拟系统,但是它已经会揣摩我的心理了。
“虽然我向往未来的生活,但是我实在是想念我的父母,我的朋友,我的突然离去,他们一定急坏了。”
“那好,我们就回去吧。”语音系统沉思了一会儿,说道。它好像第一次有了思想。
  穿梭机重新启动,熟悉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我像刚出发时的那样,缓缓离开地面,继而加速,冲向黑暗的夜空。在近地轨道上打开了五维空间发生器,面对那个无法描述的非几何体,让我想起了十天前那历历在目的经历。
“等一下!”我又说道。穿梭机又停了下来。
“能不能留一张照片纪念一下,毕竟这是我毕生最难忘的一次经历。”
“好的。”穿梭机说道,打开了自带的相机,对焦好之后一阵闪光,紧接着空中就浮现出了一张精确度为微米级别的非常清晰的地球全貌的照片。
“我此生足矣。”我怀着与刚出来时一样无法描述的情感,伸开双臂,像鸟张开翅膀一样,以超音速冲进了五维空间,感受着粒子暴雨从我身边无形的飞过,看着高能粒子击打在力场束上的点点幽光,我穿过了时空坐标轴的原点,时空涟漪持续的脉动,像是一首流动的诗歌。
  一切都结束了。
                           

尾声

结束了?
结束了。
我回到了原来的着陆点,穿梭机无比轻柔的将我放下,尽管我下来时腿还是抽了一筋。
“熟悉的感觉。”我向穿梭机轻笑道。尽管它无法看到我的面部表情。
外面几乎没有变,几乎还是原来的老样子。刚刚发生的一切像是一场梦,穿梭机也像是刚刚出现一般。
“是时候说再见了。”我突然对穿梭机说。
“为什么?”它第一次对我发问。像是有了感情。
“对不起,我们虽然已经亲如兄弟,但是我们本质上还是有差别。你是地球的小孩,而穿梭机只是一个机器,我们终究是不能共存的。”
“但…”我还想说道,
“对不起。”穿梭机说完最后一句话,开始缓缓上升,我极力想抓住它,但是它已经变空了。我盯着那个渐渐缩小的发着荧光的球体,心中默默地说道:“祝你好运,希望你不要在回来了。这里有太多痛苦,太多悲伤,即使你是一个机器,也是忍受不了的,对吗…”
当我的双眼被泪水濡湿而视线模糊时,穿梭机已经消失在了西北方向的朦胧夜空中了。
一切风轻云淡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