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23

  曾经,买过一束盆栽,绿油油的,只有放在我的床头。还记得这是我价钱花的最大的东西。对于它来说,或许,我是它生命的根本,浇水和施肥已然能满足它所有的愿望, 我能做的是,让它听听音乐,看看外面的风景。

如果,它比较聪明,但没那么善良,或许它会认为我是在利用它,但它却一声也不吭,像个忠实的大臣,一直都陪着我。我是真的想多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过去了,盆栽孤独的陪着我,但在大多数时间里,陪伴它的也只有孤独。在24小时的奔波当中,可能我给予它的,也只有四个小时微笑,再精确些,就是四分钟。我怕盆栽再也不喜欢我了,就每天为它听最美的音乐,带它看窗外最漂亮的风景。
我们漫步在这悠长的路上,时光一天天走去,我离我的孤独,也越来越远。
也不知道究竟过了多少天,放在我床头的变成了一个闹钟,它是个机器,每天只需要按照我给定的时间按时叫我起床,除此之外,它什么也做不了。我的盆栽去哪儿了?哦,它在这一路上,陪了我太久太久,是时候该歇歇了。


盆栽走了,我连这世界上的最后一丝孤独,都被风吹得一干二净。
留给我的,不过是一个按部就班的机器,除此之外就是琅琅的书声,挺清新的。

  清净的日子往往不好过,我虽然像往常一样,伴随着闹钟的叫声,按时按点的生活着,但是快乐,就像天上的云一样,时走时来,时聚时散,本想靠着孤独无忧一生,可生活总没有那么顺心,可能走完半生旅程,却只留下一滴泪水。

我朝床头的方向瞥去,看见了熟悉的伙伴,和更熟悉伙伴的身影,不知为何,我莫名的开始自责。闹钟,只是按照它的路一步步的走下去而已,至于我喜不喜欢它的行为,又怎么能怪它呢?或许它,也很孤独。

我不再像两个月之前那样讨厌闹钟,而是试着去接近它,习惯它,尝试尽我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适应它给我带来的生活,酸甜苦辣,人生皆须尝,我听着耳边孤独的闹铃声,却又仿佛重新回到了以前,有“孤独”陪伴的日子。不过,以前的孤独,是我所向往的孤独,而现在的则是一种我不太能适应的确又不一样的孤独。盆栽能为我带来快乐,而它为我带来的却是充实,这种与众不同的滋味,或许只有细细品味,才能真正感受到吧。
每一次下课,都仿佛与世隔绝,看到认真学习的他们,追逐打闹的他们,努力显摆的他们,当然,还有默默不语的他们,此时此刻,在我的眼中,就都好像变成了一幅幅黑白的画面,我也无心欣赏,孤独的浏览着一本新书。好吧,或许不是新书,但每一本书,当我每一次看的时候,就好像新的一样。

  长篇大论,并不能吸引我的眼球,真正打动我心灵的,可能只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图画,或是一句句发自内心的语录。但对我来说,在学校里,很难找到他们。所以,当身边的黑白画离我越来越远时,我就只能走向阳台,打开窗,寂寥的望望天空。我只能说,这就是我最好的休息方式了。

虽然是下课,可学校里却还是充斥着显眼的孤独,可这不就是我喜欢的样子吗?我从不喜欢吵闹,纷杂,只是想安安静静的,看看风景。或许不会有人认同这种可爱的方式,但在我眼里,只要有一丝可爱,我就会坚持下去,谁叫我有孤独呢?

家里什么也没有,我最先注意到的,每天也永远会是我那孤独的闹钟,我仿佛看到了多年前的盆栽,一样在每天放学的时候等待着我,当我推开门扉,一样的对我笑着。我虽一样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笑,但我已经足够满足,毕竟,这些微笑是在除了家里之外的地方极为罕见的。


七月的炎热,击败不了我的孤独,走出门外,便是一阵一阵的热浪,我此刻的孤独,在热浪当中还是像一幅画,不过,这是一幅风景画,是沙漠之中凝视远方的一朵花,我不知道这是什么花,但无论他是坚强的仙人掌花,还是可怜的已经被烤干的野菊,都不重要,因为花儿的孤独,好像能驱散一切,即便是可怕的烈日,严酷的寒冬,花儿像五感全失一样,像个傻子一样,永远凝视着远方。
可永远没有永远,知道有一天,它该走的时候,它也会枯竭,会凋谢。手握着最后一份执着,永远离开人世。
我为花儿婉惜,而我能做的,也只有惋惜。

  抛去这些伤感的话题吧,我是一个女孩儿,只是一个女孩而已,我其实没有能力为这个世界献出一花一草,一枝一叶。而相反,我却在为社会追求的畸形竞争,而疯了一样的努力。甚至我自己有时都不知道,我是为了什么。说实话,挺害怕的,因为我处于一个一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下一秒将会发生什么,在下一秒的下一秒又会有什么转机的情况下。别担心,你也不要认为这很危险,放心吧,我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这是一定的,因为,我舍不得我的孤独。




秋天来了,父母又如往常一样的催我多穿些衣服,多喝点热水,免得着凉。我常常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没有人知道我究竟在想些什么,其实,我只是在扮演寂寥的角色,正准备与我的孤独,共同谈论呢。可这个世界上最可惜的事情就是可惜,每当秋日到来的时候,窗外的树会更加劳累,“园林工人”们会拿着树的美容刀,一刀一刀的割下他们的全部,我亦不知这是为什么,当感情丰满的时候,眼角或许会溢出眼泪,但突然回心一转,又觉得自己这是在做些什么,我的泪水不应该为了这些树,而是应该为了我的失败,我的失去。

 


可当我再回过头来时,我又会想起,这些树,我看着他们长大,但现在又看着他们被一点点摧残的时候,泪水,真的什么都不算。





它们说为所谓热热闹闹,开开心心的长大,换来的,就只有临终时的血泪?我真的不敢认同这一点,我宁愿孤独的活着,孤独的死去,也不愿在我人生的结尾,画上一个千疮百孔的句点。泪水并不是因为它们的离开,而是因为,它们失去了自己享受最后孤独时的快乐,来的仓促,走的仓促,就像一篇没有开头与结尾的诗,中间的段落再精彩,但那传闻中的永远,又该让读者去何处寻呢?

  没有了树的陪伴,我的孤独更加孤独,我的身边现在真真切切的,只留下了一个闹钟。

生活不再那么的眷顾我,我渐渐地从慢慢适应,开始变为被迫接受,几乎每天都在做着自己怨恨的事情。生活百味杂陈,“辣”,就是这样的感觉?
很显然,我并不知道这种感觉会为我的人生带去什么样的礼物,但更显然的是,为这份礼物所要付出的代价,或许是我一直以来不愿离开的孤独。这对我来说有多么的痛苦,我尽力让自己进入下一个阶段,让压力成为我新的孤独。可惜,事与愿违,我不但没有化压力为动力,而且还化压力成为了暴力,我经常不在状态,而却并不是一两瓶脉动,就能找回来的状态。失去了清静的生活,也是我的生活越发的不清净。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就这样学坏了,每天都在担心自己的青春期会不会有一天爆发出来,伤害到我身边的人和我身边的所有孤独,成为我永远永远不敢忘掉的记忆。
相信你看得出来,这种害怕,才成了我新的孤独。他们不像我,反而是在疏远这种孤独,他们享受着这世界上最美的珍馐,完成着这世界上最难的任务,同时也丰富着他们人生中最不需要丰富的内容。或许他们不希望像我一样,每天担惊受怕,活的“不开心”罢了。

  可我这样又有什么不好呢?我并没有阻碍到任何人的生活,我只是在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而已,哦,当然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

也有可能是他们不能理解我的孤独,而为了坚持自己的快乐,才全盘否定我吧。

可我这个人最不害怕的就是被别人全盘否定,原因我想你应该猜得到,别忘了,我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







即便是有再多的人不能理解我的爱好,我还是会依然努力下去,坚持下去,永永远远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永永远远的做让我开心的事。很多人会问我,如果有一天,一个人或者一件事,改变了你的生活和兴趣,你会怎么办?现在这个答案应该可以公之于众了——无论如何,无论在哪儿,也无论在什么时候,更无论是谁,我都会依然坚持我的选择,这有可能是摩羯座的天性,也有可能是因为我的习惯,但在我心目中不能改变的,永远是这条准则。我不会痛苦而累的活着,也学不会这样活着,即便到最后陪着我的只是什么都不拥有的孤独,但我也会因此拥有样东西,而并不是为了不切实际的事情而努力,总之,属于我的只有快乐,因为至少我有属于自己的那一份最天真纯洁的期许,有它,就够了。

   




沉寂的土地上,需要几千年才会有一颗绿苗生长,蔚蓝的大海中,需要几亿年,才会出现生命的起源,孤独,之所以成为孤独是因为它要等待的时间远比大海和土地要长,而它却从不担心,从不害怕,因为它知道陪伴自己的还有自己。

它始终相信属于自己的东西永远都是自己的,而它也会为着一份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而永远的继续下去。

至于它选择坚持了什么,谁都不能轻易的下定论。就连我这样一个喜欢孤独的人,也不知道孤独,究竟为什么而孤独着。但我不管那么多,我只知道,享受孤独的人能享受到最好的快乐,但只知道是为了享乐而拼命的人,却会遗憾的失掉世间最清净的那份孤独。我不追求那么多的快乐,只希望在该快乐的时候好好享受,不该快乐的时候,也别那么伤心。陪着 ,我的孤独吧。

哦,我想我该有个新的称号,孤独小姐——守护着宇宙中最伟大也最渺小的寂寥。





这篇以前写的,都说小清新,还请各位美友赐教😊













秋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