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时喜四处游逛,对所经之处的风土人情甚感兴趣。步入老年之后,镜头中不免对同龄人有了更多的关注。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不同的境域、种族、信仰,必产生不同的经历与观念。虽然儿童们大都同样天真,但老人们却各有沧桑。

微笑的老人好亲切☺。在芬兰波尔沃镇一座著名的小教堂外面,遇见两位慈祥和善的老年教友。他们发自内心的微笑是那样灿烂温和,好似传递着上帝的关爱。虽语言不通,但真诚的微笑是人类沟通最好的桥梁。 尤感意外的是,在这远离中国的北欧小镇,居然领到了中文版本的《圣经》。

在柬埔寨古老建筑废墟中的一个角落里,进行着一种古老的祈福仪式。慈眉善目的老婆婆边嘴里念念叨叨,边在游客的手腕绑上一根红线绳,最后以对红线绳吹上一口气而作为结束。从老婆婆的脸上仿佛看到了来自“吴哥的微笑”。

虽听不懂老婆婆念叨的是什么,也不知道那根红线绳有何作用,但总觉得肯定含有祈求吉祥的善意。虽说因从小受到的无神论教育根深蒂固,对种种迷信之说有着天然的抵触,但还是愿意接受老婆婆善意的祝福。

在荷兰小人国公园里,老先生游览之余在此小憩,手中的食品吸引了一群鸟儿们蹦蹦跳跳地前来讨吃。再看蹲着的那位,对此情此景感兴趣的显然不止我一个。

鸟儿们吃完食仍围绕在老先生身旁嬉戏,大约是怕鸟飞人孤寂吧。在秋日温暖的阳光下,老先生与鸟儿相伴共度闲暇,温馨而和谐。

国外街头艺术家颇多,有单干、有组团。看他们表演,总觉得自娱自乐的成分较多。这个街头艺术组合演奏的曲子可能是他们的自创作品,凳子上摆放出售的是他们的专辑光盘。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位拉大提琴的老爷子,那样的投入与陶醉,微闭的双眼和齐肩白发好有艺术范儿。有意思的是那只趴在收钱帽子上的玩具狗,好像在探头探脑地数着帽子里的收入。

在英国莎士比亚故居,文艺气息充满整条街道。街头艺人们吹拉弹唱各显其能。这个老人团队刚刚结束了一场表演,行头还未换下,不知是要稍事休息还是在转换战场。

荷兰街头的流浪艺人。老人衣衫不太整洁,小手风琴用布带吊挂在胸前。虽然路人们都匆匆走过,无人驻足聆听他的演奏,但老爷子始终旁若无人般自顾自地拉了一曲又一曲。

法国街头老画家。吸引我目光的不是其画技,而是那布满皱纹的脸庞和饱含沧桑的双手。老人在为妙龄少女画像时,是否也忆起了自己曾经的青春年少之时。

土耳其街头的手艺人。老鞋匠的修鞋摊透着浓郁的民族特色,那一套金灿灿的家伙什,不禁使人联想起尖尖的清真寺屋顶。

来生意了。戴着头纱的大妈穿着临时拖鞋,静静地等在一旁,也许是老顾客了。

老鞋匠专注而娴熟地操作着各道工序,像是在完成一件工艺品。老人身旁那杯红色饮料,是土耳其人爱喝的石榴汁。

忙碌的韩国大妈们。旅游季节济州岛老板娘生意兴隆思密达😄。不过很想知道,自从“萨德”入驻以后,随着中国游客的锐减, 她们的生意是否已日渐惨淡😟。

大妈的顶功不错,不过在韩国好像已不多见,估计这项传统技艺不容易得到现代化年轻人的青睐和传承。

捷克卡罗维发利温泉镇远近闻名,前来游玩的几位老友大概是温泉水喝出了好兴致,有说有笑。他们手中的水杯是温泉镇特产。

专门用来喝温泉水的温泉水杯,种类繁多色彩鲜艳。此杯特点在于喝水时须握杯从杯嘴吸水,颇有京剧演员清唱时手持小茶壶,时不时从壶嘴来上一口的架势。

秋天是俄罗斯的醉美季节,忽然在一派黄绿相间的秋景中,出现了一抹艳红。远处,两位相逢的老友在交谈,女士的红衣是那样耀眼。

及至走到老人们近旁,听到他们的交谈安详而缓慢。10月的秋阳下,银发、红衣,手中微黄的枫叶,头上精致的小帽……,一切又为俄罗斯迷人的秋景增添了几分安逸与平和。

荷兰艾瑟湖畔,春光明媚,碧波粼粼,岸边长椅上的老者拄着拐杖打着瞌睡。想起了形容老年人的一句话:躺下睡不着,坐着睡不醒😪💤,看来天下同理。

在瑞士阿尔卑斯山脚下准备乘小火车上山时,忽听一阵歌声嘹亮。寻声望去,一群等车的老人正在放歌。听着那雄壮的旋律,像是进行曲一类,猜想应是老战友聚会。他们唱的那样投入、激昂,仿佛又回到了往昔的军旅生活。面对这似曾相识的战友重逢好友相聚的场景,不禁也想起以往和同学、战友们的欢聚光景。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对捷克老夫妻的背影。当他们从面前经过时,怕打扰他们,没敢举起相机,于是只留下了这远去的背影。

和我们同游捷克的72岁老先生兴致勃勃地跳着音乐板,显然乐在其中。音乐使人忽略年龄,享受愉悦。

一日本老者以105岁的高龄登上富士山,堪称壮举。其实如此高寿已属一大“壮举”,更何况登顶高山。此雕塑纪念的是挑战人生。

这也是一名日本老者,显然他的生活乐趣不在高山,而是另有所爱。老人走累了歇歇脚擦擦汗,狗狗乖乖地守在旁边,萌萌地伸着舌头。蓝框墨镜、红围巾,还有耳旁的蝴蝶结,好酷!

操办儿女婚事历来是父母们费心劳神的大事。以往见惯了千篇一律的现代婚礼,很乏味。在日本明治神宫里碰到了一场传统婚礼,顿时好奇心大发,尾随着婚礼队伍看热闹。但一圈走下来,真的不怎么热闹,只见一行人总是悄无声息地走来走去,不知是何礼数。估计因为婚礼程序繁复,结束时家长们都被折磨得呈现出疲惫不堪的样子。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奥地利神学院里供奉着历史上传奇女王的画像,这位老人虽身居高位,但也是一位为儿女婚姻操心劳神的母亲大人。女王把八个女儿分别嫁往欧洲各国联姻,人称“欧洲丈母娘”。这哪里是丈母娘,分明是一位具有前瞻眼光的老道政治家。但令人遗憾的是,尽管有这样精明的丈母娘女王,女婿几乎遍布欧洲,但奥地利在两次世界大战后却成为了世界上丧失领土最多的国家。

挪威松恩峡湾游艇上的老司机,应是已过花甲之年,虽一头银发但仍精神矍铄。在国外,许多服务性的岗位上,不乏老年人在服务社会。飞机、酒店、出租车……,到处都有老年人的身影。

当乘坐缆车登上冰雪覆盖的阿尔卑斯山时,寒风使我们穿得里三层外三层。而这位年过半百的服务员大叔,却身着短袖衬衫迎风而站。游客们对他这身短打扮既惊讶又佩服,不禁给一声喝彩:真棒👍!看来黄油、牛排的热量就是不一般。

同一画框中精神抖擞的短袖大叔和身着冬装的游客们。

英国女警察。别看警察大妈年纪不小,但威风依在,重点是后腰上,好似挂满警棍手枪手铐之类的东西。本想从后面凑近些看看清楚拍张照,但犹豫了一下没敢靠前,怕引起误会,如果警察大妈把我请到警局一游就不好玩了。

在英格兰和苏格兰界石前,穿着传统格子裙、吹着风笛的英国老爷子在演奏苏格兰乐曲。当时正值苏格兰脱英公投前夕,“yes”“No”的两派之争如火如荼花样繁多,也许老爷子是在以地道的苏格兰服装、乐器,并站在界石苏格兰一面明确表明自己的态度:“yes!” 界石的另一面是英格兰,如若脱英成功,这块界石必将被赋予新意。后脱英虽未成功,但身临其境的我多少感知了一些西方民主的皮毛,同时见识了民众参加投票活动还可以这样搞。

游逛了一些国家后,发现许多欧洲老人们打发时间的最好去处是街头、广场的咖啡座、啤酒桌。他们或三两成群或独自一人,或一杯咖啡或一瓶啤酒,也许一俩小时,也许一天半天,不为吃喝,只为享受人生。暖洋洋的阳光下,慢悠悠呷一口饮料,再慢悠悠聊几句天,不急不躁,好不惬意。

老人们虽是休闲散坐,但大都衣帽整洁,尤以女士为甚,妆容打扮一丝不苟。只是每每遇到脸妆精致的老妇人,出于礼貌不便正面拍照,只能暗暗欣赏。

在荷兰羊角村附近,途经一家小店,不经意间向里面张望了一下,顿时收住了脚步。估计是某个养老院组织的外出活动,店里面坐满了老人,而且坐骑是一水儿的轮椅。老人们悠闲地喝着饮料,轻声柔语地交谈着,好一派休闲光景。想起了国内冬日阳光下,靠墙根排排坐的老头老太们。不过小店也好,墙根也罢,都自有别样情趣,能各得其乐即好。

台湾地铁里有专为老弱病残设立的“博爱”座,但往往车厢里即使人再多,此座也经常处以虚位以待的状态。观察了一下,年轻人不坐是出于公德心,而有许多老年人,宁肯在旁边笔直地站着也不去坐,大概是不服老。

真不忍心将Ta们归入老人群,但在有限的40年左右的生命历程中,现在看似风光无限的Ta们真的已经是人生过半的年纪了。在泰国看人妖表演时,心情很是复杂。即惊叹于Ta们比女人还女人的妖冶,又为Ta们的生存艰难而心生悲悯。曾看到一名大约年过30的人妖,皮肤松弛身材臃肿,已好似常人60岁人老珠黄的模样,但为了生计还在台上拼命地又跑又跳,充当着小丑的角色,以博观众一笑。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抢着和漂亮演员合影,当然也把大把的钞票塞进了Ta们的手中。可怜那个老人妖却孤零零地站在一旁的角落里,无人理睬。

在北京的公园里,一群老人将一枚毽子踢得上下翻飞,白胡子老汉把一根拐杖舞得生龙活虎。中国老年人大概是世界上最会以运动养生的人群,除了地球人都会的跑步登山等项目,还自创了更多的活动科目:扭秧歌、广场舞、踢毽子、抖空竹……花样繁多。公园、广场、马路边,运动老人无处不在,甚至活跃到了卢浮宫前,给了世界一个惊讶。

到什么山唱什么歌,在北京地坛公园里,老老外入乡随俗,和中国老人们一起做操健身。戴着耳机,随着节奏,一板一眼,动作娴熟,看样子不是一日之功。

人生不同阶段风景各异,清晨虽有朝阳和早霞的光辉,但黄昏也自有夕阳和晚霞的映照。

祝老朋友老同学们幸福安康!

闲暇喜爱东游西逛,更喜爱在旅途中东拍西照,但没有什么得意之作,只是随心所欲地走走拍拍。没有摄影家的行头,也从未刻意研究过摄影技术, 只是眼到心到,一旦有了想要留住的感觉,快门便在瞬间按下。那瞬间的定格,只是不想让眼前的美景一晃而过,不想让碰到的奇人怪事年久淡忘。游逛间隙,回翻沿途留影是一大乐事。镜头里的许多画面,往往都能带出那情那景下发生的一个个小故事。久而久之,渐有积累,便有了编辑整理的想法,更有了与朋友分享的愿望,于是借助美篇便有了这份旅途游记,将一些所见所闻所感记录成篇,但愿能给各位茶余饭后的休闲时间增添些许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