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茱莉和茱莉亚》。


茱莉亚生活在上世纪二十年代,陪同外交官丈夫来到法国长住。喜欢下厨,认真学习法国菜,也颇有心得,于是整理出书,将法国菜引进到了美国,书名是《掌握烹饪法国菜的艺术》,很畅销。


茱莉生活在今天。在政府部门做一名普通雇员,生活很平淡。她也非常热爱下厨,特别是看到自己的同龄朋友都事业有成,更觉得失落,就想在厨艺上做一番成绩。她看到这本茱莉亚的书,非常兴奋。就开始常照着上面的菜谱烹调,并写下心得,放在博客上。读者众多,茱莉也渐渐有名。媒体采访,自然也就谈到了出书。所以她也出了书,有了名。

一向不是一个爱下厨的人,不过也没料到会对影片如此反感。


看着她们折腾一只鸡时像摆弄一件艺术品一样的表情,还把调料放在鸡肚子,然后再缝起来,再踌躇满志地放进烤箱,感到很不舒服。再看她们把那血红的牛肉放在容器,再倒整一瓶酒下去,使肉的颜色更红,我心里直叹气,心想:世上少一点她们这样的人该多好呵,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爱吃牛肉了,就可以不用杀那么多牛了。经过整夜的烤制,牛肉自然熟烂味美,他们大快朵颐,看的人直流口水,除了我。


想闭上眼睛打盹,也睡不着,音响效果太好。只好闭目养神,不去看那些血,肉和牛油。真是苦呵。好不容易等到散场,终于解放了。不免一阵炮轰,把影片说得一钱不值。

有一种作用很奇怪,也不能说是潜移默化,反正就是做工了。


过了一阵的一个周末的早晨,早上一起来就不知怎的想起了以前买的那些菜谱,很有兴趣地

翻了一阵,准备从今以后认真做饭。


想想以前确实很惭愧,不仅不爱做饭,而且一直就有一个怪毛病,超不喜欢吃自己做的。所以如果那天是自己下厨,就会很没胃口,只吃一小碗饭。如果是家人做的,不管什么,都吃得很香。

衣食住行,人所必须。在今天物质丰富的时代,衣要穿名牌,过分讲究;车也追求尽量名贵,不然没面子,这些都是虚荣,眼目的情欲。大房子,好家俱又为什么,地上只是暂时的家,天上才是我们永恒的家。


所以,只有吃美食是可为的。而且在可能的情况下尽量烹调出美味可口的食品,经济又健康,实在是无可厚非。


二十几年基督徒的经历里,据观察,很多很好很属灵的弟兄姐妹,其中也有一些经济条件很不错的,他们衣着简朴,开普通车,普通房子,够住就行了,而且没有多余讲究的家俱。但他们对美食绝不含糊。圣经《传道书》里多次提到:"人莫强如吃喝,且在劳碌中享福,我看这也是出于神的手。"(2:24),又说:"我所见为善为美的,就是人在神赐他一生的日子吃喝享受日光之下劳碌得来的好处,因为这是他的分。"(5:18)

同样据观察,有会做饭的妻子的家庭比较稳定幸福。粤地有一句名言:"想要稳住丈夫的心,先要满足他的胃。"这不无道理。《茱莉和茱莉亚》也是同样的观点,她俩的丈夫都是极品好男人,这与他们强烈满足的胃是分不开的。虽然"稳定幸福家庭"和"会做饭的妻子"是先有鸡还是蛋的问题,努力做饭一定是贤妻的美德。


(首发《真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