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如何的一种感觉?在小巷独步,偶然抬头,秋夜的天空蓝得令人惊艳,那是久违的故乡的蓝色。在九月的呼伦贝尔,生长着钴蓝色的山川和花朵。故乡在那里,草原在那里。


         秋夜的风很凉爽,我的心却沉醉在这夜的蓝色之中。浩瀚无垠的夜空,有星星在眨着眼睛,不远处有人在唱着一首民谣,时断时续,若有若无。但那清音却真真地入了耳,久久挥之不去。这世间许多事也是如此,看似无意却又有意。这夜晚,这蓝色,我们都是有缘。

        这蓝色的秋夜,听风在耳畔吹过。我想起小时候,那时就莫名的喜欢蓝色,那时还不知道这是属于天空与大海的颜色。此刻,往事就也像这秋夜的蓝色,幻化成一条蓝色的河,在我心中流淌。第一次去看大海,是2009年冬天在青岛。那天也很巧,我和天骄都穿着蓝色的羽绒服。101号军舰,我和天骄站在甲板上,海风吹起,海鸥飞翔。那一刻天骄的眼神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有好奇,有惊讶,有茫然。那时候天骄7岁。

        7岁,多么美好的童年!我想我应该更多的感恩命运,感恩他赐予天骄不一样的童年。尽管那些年在北京,是在漂泊,但天骄幼小的心灵种下了更多的花的种子。这几天,我陪他看那部拍给他的在法国FIPA电影节和北京“半夏的纪念”电影节获奖的纪录片——《沉重的翅膀》。片子从秋天开始拍起,天骄也是穿着蓝色的T恤,愉快地骑着小童车在幼儿园里。爵士鼓课上,打鼓姐姐奖励了他一块巧克力,姐姐让天骄看着她的眼睛说谢谢,可天骄只是斜斜地瞟了姐姐一眼。那时,天骄还不会与人真正对视。春节回扎兰屯,晚上放烟花,天骄看着满天飞落的烟花,居然悄悄说:“下雨啦,下雨啦!”……8年过去,那个看烟花雨的孩子已是春风少年。

         秋夜的雨来得真快,刚刚还是晴朗的夜空,转瞬下起雨来。雨不是很大,落在脸上,很缠绵。我想起那个雨夜的梦,是那样离奇而美好,就像那个地方,明明是在梦里,我却真的去了。那个秋日从未有过的斑斓,那轮明月永远在我心中高悬。秋天来了,离故乡更近了。谁说故乡的歌是一支清远的笛,总在有月亮的晚上响起。这个秋日的雨夜,故乡在我眼前。钴蓝色的山川,钴蓝色的河流,钴蓝色的花朵,此刻若隐若现。

         雨渐渐大起来,风也愈来愈急。疾驰的汽车溅起一朵朵水花,霓虹灯映照下,白的花染成了红色,仿佛那日满都海碧波中的睡莲,清浅地开着,无声地昭示一种力量,花瓣却又是那般的柔软,只看一眼就心生安然。世间万物无常亦有常,柔软的心最恒常。秋夜,秋雨,秋花。且让我们在这清宁的人间,开出那朵最美的柔软清净的智慧之莲吧!

2017年9月19日深夜

于扎兰屯市国土资源局家属楼

       

        云书,天骄妈妈,中共党员,1975年4月27日出生于内蒙古呼伦贝尔扎兰屯市。大学本科学历,扎兰屯市民族小学高级教师,呼伦贝尔市小学语文教学能手,呼伦贝尔市作家协会会员,内蒙古大学第八期文学研究班学员。作品散见于《草原》、《大河》、《百柳》、《中国诗》、《呦呦诗刊》、《三峡诗刊》、《北京观赏石》、《秀水晚报》、《呼市晚报》、《冬歌文苑》及榕树下江山文学网等网络传媒。2009年参与创作纪录片《沉重的翅膀》,入围法国FIPA电视节展映单元,入围第三届英国东方国际电影节,获得北京“半夏的纪念”电影节最佳纪录片、最佳剪辑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