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小浦东六分钱相亲记”

2017.09.18 阅读 433

  上海南京东路外滩,著名的外滩情人墙就在这里。故事主人翁周星瀚初见萧米丽,非常曲折的相亲在这里展开……。

  “上海小浦东六分钱相亲记”。

(原创幽默小故事)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上海浦东地区是很落后的。落后到什么程度呢?用一句话可以描述,就是浦东人如果要过黄浦江到浦西去是这样说的:“大老倌!明朝吾到上海去,要买点啥伐?”。“哦哟!妹妹啊,侬明朝到上海去啊?邪开心个!吾要买好几样吃头……”。当时浦东人内心是觉得只有浦西的人才是真正的上海人,更不要说浦西人瞧不起浦东乡下人。

当时流行一句话“宁要浦西一张床,不要浦东一间房”。因此本故事主人翁小浦东身边只带了六分钱就和浦西美貌小姑娘相亲成功,确实有点天方夜谭。其中过程曲折,待大书慢慢叙来...。

  上图就是当年著名的延安东路轮渡实景,背景是老市政府大楼及老海关大楼。这是过黄浦江的唯一手段~乘坐市轮渡。小浦东就是乘坐这种市轮渡船到浦西南京东路外滩相亲😊。几经周折收获了爱情💏,抱得美人归!

“树本一木,花开两支,咱按下市轮渡不表,单说说小浦东相亲奇闻”。

小浦东大名周星瀚,上海浦东川沙县人氏。家住浦东烂泥渡路999号甲。(999号甲是因为当时住房狭小,兄弟姊妹又多,只好利用犄角旮旯搭建的6.8平米简易房。为区别父母的住房特加上甲字)。

星瀚21岁,身高一米七十五。性情纯朴聪明,在浦东民生路上港二区当装卸工,是出了名的大力士。

曾经为了3块钱饭菜票打赌,硬是扛两麻袋大米走过了“过山跳” 。要知道两袋大米是400斤啊!侧面反映出星瀚对钱财看得很重...。

星瀚属于高薪阶层,月薪41块,奖金10到15块。加上中,夜班费每月有60元收入。烟酒不沾,不过有人请客酒是必须要喝的,最好是七宝大曲,五加皮🍷🍷绿豆烧也可以。更重要的他是重体力劳动者,标准定粮48斤哦!

当时普通市民定粮仅25斤粮票。加上一斤半就餐券,他一个人每月有50斤粮票!(特别要说明一下当时的粮票比钱还值钱,光有钱没有粮票是买不到任何粮食的,粮票还能换鸡蛋,油,鸡,塑料制品等等,属于全功能兑换赛过外汇)

星瀚精打细算买了辆二手自行车,每月公交车🚌车费都省了,从长远看绝对划算。

星瀚有房,有车,有钱,有粮票,用现在的话说属于一流成功人士。他当然踌躇满志地筹划婚姻大事啰!

星瀚条件这么好,当然对未来媳妇有一定标准哦😊!

第一条:女友必须是上海人。(注.即浦西人😜😜😜)

第二条:女友必须有正当工作。

第三条:相貌中等偏上,热爱劳动,孝顺父母。看上去要求也不算太高,但想不到在残酷的事实面前这良好的愿望被砸得粉碎。

原来在相亲活动开始后,热心的朋友同事和亲戚们先后介绍了六个上海(浦西)小姑娘跟星瀚见面,结果全部告吹。其中只有一个是星瀚看不上,另外五个全都看不上星瀚。究其原因,竟十分可笑而又十分苦笑,她们说星瀚不会说上海话,纯一口浦东乡音婚后带不出去。原来上海女人最要面子。任何事小,而面子最要紧。可以想像如果小姊妹淘聚会大家都带丈夫出席,而星瀚一口纯浓川沙县口音,所有小姊妹心里异口同声发出三个字“乡巴子!”。

没办法这就是当时的社会风气造成的。于是乎星瀚灰心丧气,顿时感觉矮人一截,优越感荡然不存。

怎么办呢?现学上海话也来不及了。再说星瀚本来就口拙,学的会学不会还是个问题呢?

于是乎三姑六婆都要求星瀚修改第一条标准。但是星瀚心志坚定,一口回绝。从此媒人不上门。



  “燕草碧如丝,秦桑低绿枝”冬天过去了,万物苏醒,春天是丰富多彩的。但星瀚只能努力工作。家里没有电视机,每晚看看唐诗宋词,遇到好诗词反复读几遍就能背诵下来,但是单调的两点一线生话心中未免惆怅。

一晃三个月过去,上海的初夏来临了。这一天是6月5号农历芒种日,星瀚记忆犹新。中午11点40分午餐时间,外线打来一个电话☎️。

“星瀚!星瀚!外线,外线电话...”。工具室师傅老远地朝他挥手。星瀚放下饭碗三步并两步接了电话。原来是发小大书打来的电话,大书在市区工作,重要的是他要给星瀚介绍一个上海(浦西)小姑娘。拿着电话星瀚默默无语,前面的相亲打击实在太大。“星瀚不要错过机会呀,明天傍晚6点半,浦西南京东路外滩,和平饭店门口见面”。大书是个急性子,连说两遍就把电话挂了。

上面的老照片就是上海最著名的和平饭店。解放前曾经叫华懋饭店,沙逊大厦。明天星瀚就要到那里又一次进行相亲活动。心中忐忑不安,不抱任何希望。

 (上图是最繁华的南京路中段)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这是一个晴朗的初夏周末。

 6月6号星期六,一个吉祥的数字。虽然说对相亲不抱希望。但看在发小的面上,星瀚洗澡下班以后,回到家里。换了件八成新的白的确良长袖衬衫,下着一条新的劳动布工装裤,穿一双塑底松紧鞋(懒汉鞋)。

心想今天就是去应个景,说不定一开口说话就结束了。随手捻了三个2分钱的硬币放在裤兜里。想不到这六分钱差点毁了一门亲事。

为什么星瀚要带六分钱出门呢?因为当时市轮渡过江是单向收费,从浦东坐船到浦西是不要钱的,然后从浦西回到浦东要六分钱。这六分钱就是回家的船票钱💰。

  和平饭店离星瀚家直线距离其实不远,只不过隔了黄浦江就不方便了。必须从延安东路轮渡过江,右手拐弯缓缓地沿着外滩走到南京东路和平饭店也就20分钟不到。星瀚站在饭店门口看过去发小大书已经到了。

“嗨!嗷!嗷!”。星瀚和大书撞了下肩膀,直把大书撞得嗷嗷叫。他们从小就这样打招呼。

(上图是和平饭店北楼夜景)

“星瀚这个小姑娘名叫萧米丽,商店里做营业员老漂亮的哦,好好把握机会哦,讲讲自己工作上的事情,问问对方的情况,熟悉了就好进一步发展啰”。

星瀚心不在焉地应付着,眼光看着外滩方向。突然拐角处走出来一个小姑娘,身穿粉红朝阳格的确良衬衫,下着宽条蓝白红三色中裙,黑色横搭攀皮鞋,米色袜子上方露出白雪般小腿肚。在残阳的余辉笼照之中,就像是从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小仙女。星瀚还没有看清脸庞,心中已经有点惶恐不安了。

“大书哥哥,我来啦!😄”。银铃般的声音颤动着星瀚的心弦。

(上图是和平饭店南楼夜景)

大书拉过星瀚,笑嘻嘻地说:“星瀚这就是萧米丽,天真烂漫,欢喜唱歌”。又说:“米丽这是周星瀚,我发小。他老实憨厚,工作积极,孝顺父母是个好囡,话语不多。米丽侬要多讲几句话哦!”。三人边说边走,不一会就走到王开照相馆门口。大书说要去黄浦工业大学上夜校,把星瀚拉倒边上特别嘱咐几句,又轻声说:“星瀚把握好机会哦,成功后十八只蹄膀不要送了,请我和大嫂到和平饭店吃一顿饭好吧!”。星瀚一口答应下来。不过心里暗忖这顿饭怕是吃不成的啰!(注:上海本地人如果婚姻成功,必须送媒人十八只蹄膀,老风俗。)

  大书走了以后,星瀚低着头,心中充满自卑感。两人默默无语沿着南京东路往西走去。星瀚心里想小姑娘漂亮又活泼,我一开口说川沙话,她肯定会借口有事一走了之...。想不到小姑娘先开口了“侬叫周星瀚啊,名字哪能写法?”。星瀚结结巴巴回答“周...周恩来的周,星星的星,瀚...瀚海阑杆百丈冰的瀚”。“哦,看不出侬有点文化的么!后面一句侬勿要讲,我来想想看…应该是愁云惨淡万里凝,对伐?”。萧米丽接着说。“对的”。星瀚有点意外地回答,微微抬头瞅了米丽一眼。不看尤可,一看之下。星瀚浑身血脉贲张,喉头梗噎。女孩生的一张白净精巧瓜子脸,一对丹凤眼脉脉含情。星瀚心中受到重重一击。天哪!众里寻你千百度,蓦然回首。伊人飘然屹立南京路!

  看到星瀚有点痴呆的样子,米丽有点好笑。继续主动聊起李商隐和杜牧,原来她出身书香门第,父母都是重点中学的老师。要不是文革她是要考大学的。说起古诗词星瀚也就不太拘束了,虽然诗书看的少,但挡不住他记性好什么“梦游天姥吟留别”,“侠客行”,这些中长篇居然也在米丽的帮助下,背诵出来。当然这些诗词星瀚是用普通话背诵的。(如果用川沙方言吟诵,不知效果如何😊)

不知不觉已经走到第一食品商店门口。(请看上图第一食品商店70年代实景)好多人在那里排队买冷饮。诗词背诵的太多,两人都有些口渴了。米丽朝排队的人群瞅了两眼,星瀚此时才想到身上只带了六分钱。买两根冰棍就要八分钱💰。

啊!我的天哪。星瀚顿时如同劈开八瓣顶阳骨,倾下一桶冰雪水。“我怎么会只带六分钱,我真是个小气鬼,原来大书从小说我是小气鬼,真的…这可如何是好?”。

但是问还是要问一下的。星瀚轻声说:“侬冷饮要吃伐?”。心里却希望米丽矜持一点说不要吃就好了。

“好的呀!”米丽直爽地回答。没辙了星瀚只好硬着头皮说:“侬慢慢朝前走,我去排队”。“噢,好的”。米丽慢慢地沿着南京路向前走去。(大书后来说星瀚从小就小气,另外前五次相亲都失败了,他失去信心,没想到最需要用钱💰的时候,他身上仅有六分钱)。

星瀚手捻着仅有的三个两分钱,额头😓直冒虚汗,内心那个自责,出娘胎都没有这样后悔过…。

排到星瀚了,六分钱能买啥?买了一根棒冰,还剩两分钱。

拿着棒冰磨磨蹭蹭走到米丽身后,急中生智灵光在脑门闪烁。星瀚说:“天气太热吃根雪糕吧!”。“谢谢,你怎么不吃呢?”米丽问。“冷饮伤脾胃,从小父母就不让我吃冰的东西”。

“咦,这不是雪糕,这是棒冰耶”米丽又说。

“啊噢,真是的。营业员拿错了。我找他去换吧!”。星瀚故作微愤地说。

“算了吧,营业员很辛苦的,我也是干这行的”米丽同情地表示。“噢,听你的,你真的好有同情心哦”星瀚松了口气说,手里捏紧最后的两分钱,心想这…这可如何是好。(后来星瀚讲当时的心情说,真是死的心思都有的。如果有高利贷就会马上去借的,大书听得俯仰大笑。从此以后星瀚出门总是带很多钱💰。还分开摆放,这是后话)。

说话间已经走到第一百货公司,星瀚此刻心中矛盾万分。这个小姑娘心里真是非常喜欢,想多聊几句,但是捏着两分钱又怕有什么开销,会搅黄这门好亲事。

还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后面有更大的开销等着星瀚去支付,更困难的场面等着星瀚应付呢!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星瀚仔细思忖后,觉得兜里仅有两分钱风险太大,还是先打道回府。日后多带点钱再徐徐图之。就轻轻的说:“已经走到第一百货公司,我们往回走吧”。“好的呀”。

于是乎一对玉人转过身去,朝东面和平饭店外滩方向缓缓走回去。一路上星瀚话语不多,记住大书的嘱咐,说一些工作上的事情。星瀚工作上是非常好的,被评为上港二区先进工作者。所以星瀚说起业务还是很溜的。

米丽不仅说了工作上的事情,还说喜欢唱歌,曾经在虹口区西街少年之家“虹口区少年合唱团”学习声乐,老师萨锡玉特别喜欢她。🐶

不知不觉又回到外滩的和平饭店门口,如果分手的话米丽是应该沿外滩左拐,而星瀚则是右拐往延安东路轮渡方向。

星瀚正在准备说分手回家,想不到米丽先发声音。“明天是星期天可以睡个懒觉,不如我们去黄浦公园坐一会,我走的也有点累了”。

“累了…黄浦公园”好像一个炸雷在星瀚耳边响起。现在黄浦公园是开放式的,但当时是要买门票的,三分钱一张,两个人六分钱!(又是六分钱,真是六分钱逼死英雄汉啊!)

能说不去吗?小姑娘都说累了,要坐一会,这就是有点意思了!去,一定要去!如果在附近碰到熟人就全解决了。

“好的,黄浦公园我还从来没有去过呢”。说是说的爽,可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眼睛👀东张西望最好能遇到熟人借点钱。

可惜街上行人也没有几个,哪有这么巧事呢?

不多远就走到黄浦公园了。门口坐着一老伯戴着红袖章,头一冲一冲在打瞌睡。旁边一个投票箱。两人走到门口老伯头抬起来说:“前面买票去”。

(下图是著名的黄浦公园,屈辱的历史上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就是这里)


夜深新雨停,外滩玉人行,纵然百年老建筑,灯火羞映佳事近。

  星瀚很客气地对老伯说:“老师傅!小姑娘路走得多了,脚有点崴了。让她先进去坐一下,我去买票好伐?”。老伯看了他一眼,点点头示意可以先进去一个。星瀚舒了半口气,对米丽说:“侬先进去坐一会,我马上就进来哦”。

看着小姑娘走进公园后,星瀚朝购票处走去,眼睛东张西望心想碰到熟人就好了。

这世界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呢。星瀚转了几圈约3分钟,再也待不下去了。只好手捏两分钱再次走向黄浦公园大门口。瞅瞅看门老伯又打瞌睡了,他轻手轻脚走过去,一扬手把两分钱硬币扔进票箱。

叮叮当当硬币落到箱底,看老伯还在瞌睡。

星瀚屏住呼吸,蹑手蹑脚走进公园大门。一步两步…五步。“站住!”老伯抬头发声音了。“只有一只筹码声音,小伙子人倒是蛮登样,軋朋友三分钱不要省啊,让女朋友看不起哦”。

我晕!晕!😓😓😓星瀚支支吾吾说:“买是买俩个的,落掉一个了,我去找找看”。

心里那个自责 ,那个后悔,恨不得抽自己六个大嘴巴。

此时此刻星瀚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然而人却在黄浦公园门外。(诸位看官现在星瀚想尽了一切办法,用完身边每一分钱,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了,各位有什么好办法帮帮他吗!)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话说星瀚相亲艰难的度过了雪糕风波,到了有较大成功的可能性时候。却因为三分门票钱💰,活活地要逼疯这个纯朴的浦东小伙子。

星瀚退出黄浦公园大门以后,神魂不舍的沿着公园的围墙朝外白渡桥方向走去。(请看上图外白渡桥)嘴里絮絮叨叨说:就差三分钱…谁能帮我三分钱💰!

古人云:“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星瀚是个好孩子,自然会有贵人来相助,不过这个贵人是个坏人。

就在星瀚万般无奈之时,突然间对面窜出一个黑衣瘦小青年,飕的一下爬上了公园围墙。三登两爬瞬间翻过围墙,高高跃下后一溜烟跑了。此时迎面才气喘吁吁跑来一对老夫妇,嘴里喊着“抓小偷,抓小偷…”。

星瀚脑门发亮,灵台清明。心想“天犹怜我三分钱 ,解我困境在眼前”。

老夫妇对星瀚说:“抓小偷,那个黑衣服小偷”。星瀚说:“我进去抓小偷, 你们到公园门口去报警”。说罢一个鹞子翻身跃上围墙,望下看去黑衣小偷直奔公园门口而去,眼看着追不上了。便跳下围墙。心念一动:门口红袖章老伯认得我,问我追要门票,岂不难堪至极。心想一不做二不休,男子汉大丈夫面子最重要。于是双手抓住裤兜,用力一分。哗一下裤兜裤面全部撕开。然后朝门口小步跑去。

没想到还没有跑到门口,后面追来俩个带红袖章的纠察拦住了他。原来这俩人隔墙听见有人喊抓小偷。就追了过来,觉得星瀚很可疑。就拦住了星瀚。星瀚自辩是翻墙过来抓小偷的。正在双方争执之际,米丽闻声过来问星瀚怎么回事。星瀚告诉她翻墙过来抓小偷,反到被诬是小偷…。米丽当然相信星瀚的话,也大声说:“真的小偷你们不去追,反到诬蔑好人”。纠察看她嗓门很大,就问她“你是谁!”。

米丽愣了一下,然后说:“我是他女朋友,我们到公园来玩,怎么会偷东西呢!”。

此时星瀚心里感到喜从天降,浑身上下被幸福包裹得气也透不出来。

到了办公室以后,俩位被偷的老夫妇也在那里。还特别表扬了星瀚,说虽然没有抓住小偷,但他助人为乐的精神还是要发扬的。

在灯光下米丽发现星瀚的裤兜撕坏了,星瀚说从墙上跳下来时被树枝剐坏了,兜里的钱💰全部丢失了,表示要去找回来。米丽说“黑灯瞎火的哪里找得到”。说罢拿出一个红色拉链皮夹,打开后拿出五块钱递给星瀚说:“男人身边没有钱怎么走的出去呢”。话音未落地,只看见星瀚脸上潮红到脖子,连胸脯都红了一片。

米丽奇怪了,便问:“脸红什么?”。星瀚嘟囔着说不出话来。旁边红袖章老伯凑趣说:“精神焕发😊”。(上面一问一答是黑话切口,只有我们那年代的人,才能会意)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星瀚也升级当👴爷爷了。每次见面大书都要调侃他“答应我和大嫂和平饭店吃饭啥时候去呀😄?”星瀚总是说“下一回吧,下一回一定请哦!”。于是笑翻一大片,大嫂还要加上一句话“男人身上没钱怎么走得出去呢?”大家继续爆笑,笑得肚子痛哦!😜😜😜

(全文完)

2017年9月25日夜

  注:虽然小气鬼星瀚多少年也没有请大书和大嫂到和平饭店吃饭。但大书因为业务关系倒经常出入和平饭店。配几张和平饭店内部景观图与诸位共享。

和平饭店建成于1929年,由英籍犹太人沙逊建造。旋转门,墙面用巧克力色核桃木制作显示出英伦风的内敛与精致奢华。

  二,三十年代的古董“留声机”放在西式古典大厅中央彰显出八十多年的历史沉淀。1927年在汇中厅见证过蒋介石和宋美龄的婚礼。遥想美龄当年初嫁了,语善冠金谈笑间…。

  茉莉酒廊是世界最著名的喜剧演员卓别林在上海最爱小酌一杯威士忌的去处。

1936年卓别林两次到上海都住在华懋饭店5楼A套房(现在是519房间),宝莲.高黛住对面(现在509房间)。其间会见了梅兰芳,刘海粟,胡蝶等文艺界人士,还看了马连良的京剧。卓别林特别喜欢房里全套绸缎床上用品,问明白是老介福绸缎店织品,马上就定制了60套真丝碧皱衬衣。带回美国,惊艳了好莱坞所有男女明星!

  爵士吧是中外游客必须要去欣赏三四十年代爵士乐的厅堂。老年爵士乐队在上海非常有名,爵士吧价格适中,是难得的享受哦。列位看官潇洒听一回吧😄!

  大型巴洛克宫廷会议厅。1964年1月周恩来总理在九霄厅会见法国总统埃德加.富尔,会谈后中法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九霄厅具有重要的历史意义。

  八楼“和平厅”,1988年江泽民在和平饭店会见墨西哥总统路易斯.埃切维利亚。

  顶楼九霄厅暸望黄浦江,陆家嘴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一览无余。

  和平饭店中央大厅经典款如此富丽堂皇哦。大书舍不得自己花钱总是唠叨说:星瀚还欠我们和平饭店一顿饭,必须要让他履行诺言,不然我这个媒人亏大发了!😜😜😜

  文字 大书(家钫) 图片 网上采集 配曲 假如你要认识我(关牧村原唱)

小小的幽默故事希望您喜欢😍。请提宝贵意见,谢谢您能看到结束。再见👋👋👋

  2019年1月10日下午本文被推荐到美篇,评为精华作品。谢谢隐童的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