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花开月正圆,奈何月圆人不圆。

七十四集古装励志商战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播出已过半,无数追剧人都被女主周莹从市井女混混到陕西首富传奇般的一生所吸引,孙俪娘娘的周莹,逗逼式的表演圈粉无数,把一个从小混迹于市井,大大咧咧带着几分狡黠的江湖女子演绎的出神入画,特别是行骗得手后抹一把鼻涕,鞋底上一擦,一个撇嘴得意的表情,真的是维妙维肖,活脱脱一个没心没肺的野丫头。陈晓的沈星移,貌以吊儿郎当不学无术的公子哥,一身痞子气下却有一颗深情而执着的心。更有男主吴聘,因为何润东整容般的演技,赢得了所有观众的喜爱和追捧,甚至因为吴聘的早亡而扬言弃剧或给导演送刀片的。而我在欣赏此剧的时候,却为另一位剧中人扼腕叹息,痛惜不已,这便是原来的大家闺秀,却因爱生恨走上不归路的胡咏梅。

胡咏梅本是标准的千金小姐,襦衣绣裙温婉娴静,低眉浅笑知书达理,更写的一手好字,算得上才貌双全、德容兼备,是大户人家挑媳妇的首选,因为和吴家是世交,自幼和吴聘青梅竹马一起长大,对吴聘早已倾心仰慕,芳心暗许,两人郎才女貌,是众人眼中公认的门当户对天生的一对,两家也早早的就订了婚约,如果没有后来的变故,即使吴聘面对胡咏梅并没有那种蚀骨般心动的感觉,但是以吴聘的善良温厚,也能接受并善待妻子,胡咏梅和吴聘也能成为一对相敬如宾、举案齐眉的模范夫妻。可是造化弄人,吴聘偏偏遇到了周莹,这个循规蹈矩的谦谦君子,被桀傲不羁的野丫头周莹撞开了心门,周莹无拘无束、率真欢脱的个性,如一股清风拂过吴聘无波无澜的心田,给少年老成的吴聘注入了勃勃生机,一成不变的生活有了斑斓的色彩。可是一纸婚书,让吴聘压抑着内心深处对周莹的爱恋,把真情藏在心底,只是全力呵护着所爱之人的周全。机缘巧合,冲动冒失的沈星移为报兄仇,偷袭了吴聘,致使吴聘头部受伤昏迷不醒。施医延药无果,听信相士冲喜之说,吴老爷亲赴胡府求救胡父嫁女冲喜。曾经受过吴家恩惠的胡父虽然心有忐忑,还是满口答应了,而胡咏梅更是痛心疾首于吴聘的病情,义不容辞地答应出嫁冲喜。披上红色的嫁衣,轻扫蛾眉,淡点朱唇,即便是无奈的冲喜之举,也掩盖不了眼角眉梢的喜悦,此时的胡咏梅,美丽的让人心疼,她一片痴情,心无旁骛,置自己未来的幸福于不顾,一心一意只想能救活吴聘,在她柔弱的外表下有一颗坚贞执着的心,为了所爱的人奋不顾身,比起周莹的一时情急,深思熟虑的牺牲更加难能可贵,这样的胡咏梅,是令人感动肃然起敬的。可是命运就是这么的不可思议,腹黑阴暗的杜明礼暗恋胡咏梅,处心积虑的威胁了胡父,本就爱女心切而对冲喜颇为担忧的胡父顺水推舟,出尔反尔的坚决不许女儿出嫁冲喜,着急之下,胡咏梅以命抗争,一头撞在柱子上,顿时血流如注晕了过去。这下子阴差阳错的让周莹挺身而出坐进了花轿,抬进了吴家东院,并且成功的救活了吴聘,让苏醒的吴聘因祸得福,遂了心愿,成全了吴聘和周莹的一段奇缘。

胡咏梅从昏迷中醒来,仍念念不忘去吴家冲喜,却被告知昨晚上吴聘已经和顶替她去冲喜的周莹成亲了,一切都无法回头了。胡咏梅心如刀绞,带着几分不甘造访吴府,看到了在她眼中粗野不堪的周莹,与自己的雍容华贵毫无可比之处,以为吴聘只是身不由已,断然不会真心想娶这个没教养的野丫头,因此对吴聘吐露心声,仍然希望能嫁入吴府,被吴聘婉拒后始终不肯面对现实,一厢情愿的沉浸在自己的自以为是里。直到在街上看到吴聘深情款款为周莹买甑糕,听到卖糕的老头说道吴少爷每天都为自己妻子买甑糕时才明白,原来吴聘对周莹竟如此宠溺,如此一往情深,这时,嫉妒和仇恨便如毒蛇撕咬着她的心,她认定是周莹乘人之危,在她为了吴聘撞柱昏迷时冒名顶替,抢了本该属于她的位置和幸福,对吴聘的志在必得,对周莹的刻骨仇恨,促使她买下了甑糕摊子,在热腾腾的甑糕上下了毒,因为她深知吴聘从来不吃甜食,而甑糕又是周莹的最爱,指望着毒死周莹取而代之,却不料宠妻狂魔吴聘爱屋及乌,破天荒的吃了那块带毒的甑糕而一命呜呼,胡咏梅机关算尽太聪明,反害了心上人的性命,却不知悔改,迁怒于无辜的周莹,一错再错,在复仇的路上迷失了本性,越走越远,永远无法回头。

为了营救入狱的父亲,胡咏梅求助于一切悲剧的始作庸者杜明礼,更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把自己的灵魂卖给了恶魔。胡咏梅之于杜明礼,有年少时贫困交加倒卧街头的半馍之恩,是杜明礼阴暗的世界里唯一一点温暖。可是多年来为了生存,不得不依附在贝勒爷门下的杜明礼,早已为了苟安于世扭曲了灵魂,成了贝勒爷豢养的一条狗,为了讨好主子不择手段的助其排除异己、强取豪夺,和胡咏梅的重逢,让他冰冷的人生又看到了一丝光明。对胡咏梅,他是有几分真诚的。他的出手相救,施恩不图回报,温文尔雅的外表也一点点的获得了胡咏梅的好感和信任,并把杜当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为了报复周莹,在杜明礼的示意下,胡咏梅不惜亲笔书信给土匪韩三春,屡次三番绑架谋害周莹却屡遭失败,未能如愿,让胡咏梅几近疯狂,而周莹在磨难中却越发坚强睿智,不仅每次都能化险为夷,更是收服了人心,并且一路在商场上开疆拓土,把吴家经营的风生水起,更刺激了胡咏梅欲置其死地而后快的心。

从兴办胡氏洋布行开始,胡咏梅开始正面和周莹宣战,她的果敢决断也曾首战告捷,给了周莹经营的土布一记重创。几番周折后,周莹棋高一着,入股兴建了陕西织布局,反败为胜,胡咏梅却陷入了困境。胸怀坦荡能容百川的周莹不计前嫌,伸出橄榄枝力邀胡咏梅共同发展,而胡咏梅在杜明礼的挑拔下,以为是吴家老爷害死了父亲,旧恨未泯,又添新怨,把周莹的示好当成是胜利者的嘲笑和讥讽,心里更加变本加厉的痛恨周莹,不惜破斧沉舟地降价和周莹血拼,妄图玉石俱焚。而这时的周莹已经获知当年遭土匪绑架正是拜胡咏梅所赐,快意恩仇的周莹毫不示弱,奋起反击,两个商界女强人展开了激烈的竞争。聪慧的周莹另辟蹊径,展开一系列的优惠政策对抗价格战,终于凭着自己的诚信和智慧扭转了局势,彻底挫败了孤注一掷的胡咏梅。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胡咏梅做梦都没料到,转眼之间会发生如此不可思议的逆转,她就这样满盘皆输了,面对巨额的债务,她走投无路再次求救于信誓旦旦帮她的杜明礼,这个曾在落魄时受她半馍之恩的伪男人,在良知感情和金钱现实面前退缩了,彻底抛弃了她。就在此时,周莹意外发现原来害死胡聘的真正凶手就是胡咏梅,新仇旧恨涌上心头,周莹修书胡咏梅,相约在吴聘墓前了却恩仇。在吴聘墓前,得知是自己用甑糕害死了所爱的人时,强弩之末的胡咏梅终于崩溃了,但是她仍不思悔改,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咎于周莹身上,指责周莹的出现毁了原本属于她的幸福,她丧心病狂的把周莹击倒在地,高举木棍全力一击,生死关头,周老四为女儿挡下了致命的一棍,带着对自由生活无限的向往离开了人世,胡咏梅错杀无辜,终于心如死灰,自絶于吴聘墓前,了结了因爱生恨因恨入魔悲剧的一生。

饰演胡咏梅的是香港tvb当家花旦胡杏儿,也因为成功饰演了胡咏梅一角遭到网友的恶评,足见其把胡咏梅这个角色诠释的入木三分。剧中的胡咏梅悲情而又不值得同情,婚姻的变故,亲人的离去,让原本单纯善良的心扭曲裂变了,对爱人的思而不得,对情敌的刻骨嫉恨,让她偏执的近乎疯狂。爱情,始终是两个人的事,你情我愿才能两情相悦,也许是时代的局限性吧,相比于盲婚哑嫁,和吴聘青梅竹马也是幸运的了,但是她的爱更多的还是一种自私的占有欲,没有一颗包容的心,也没有随遇而安的胸怀,更不懂得放下和成全,泯灭了良知,毒如蛇蝎,最终呑下了自酿的苦果,结束了她短暂而痛苦的一生,至此,剧中的又一个反派角色在观众的期待中成功的领了盒饭,印证了自作孽不可活。如果胡咏梅能选择成全和祝福,结局一定会全然不同吧,她也会有机会遇到一个珍惜她的人,相夫教子,白头偕老,可惜生活中没有如果,胡咏梅再也没有机会了,而我们这些追剧人却能从她身上吸取教训,即使生活中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也要懂得原谅和宽容,背着仇恨和怨愤,只会烧灼自己,放下才能轻松前行,拥有更美好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