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紫东哥

编辑 卡娅姐

 

有人说,新疆是多彩的,那里有金色的村庄,碧蓝的天空,翡翠一样透彻的湖水。

有人说,新疆是多姿的,那里有长年积雪高耸的群峰,延绵起伏的千里草原,一望无垠广袤的戈壁。

有人说,新疆是多情的,那里有热瓦普弹拨的美妙旋律,长睫毛姑娘婉转动听的歌喉和传神送情的目光……

金秋时节,走进北疆那片梦幻的疆土,发现那些都不是传说。

 位于准噶尔盆地西北边缘佳木河下游的乌尔禾魔鬼城,这里是典型的雅丹地貌,雅丹地貌以新疆塔里木盆地罗布泊雅丹地区最为典型而得名。

  这是一片在干旱大风条件下形成的一种奇特的风蚀地貌,每到夜间会刮起大风,尖厉的风声犹如鬼哭狼嚎般,令人毛骨悚然,所以被人们称为“魔鬼城”。

  然而当我们造访时,魔鬼城一片宁静,没有丝毫风吹草动,没有阴森恐怖的魔鬼哀嚎。

  夕照下,只有那片长年被风切割出道道痕迹光怪陆离的怪石静静地立旷野,像一个个身披金色铠甲的士兵,凄凉雄壮广浩的美,感叹大自然的手笔,风的杰作!

  太阳落山了,魔鬼城显现出阴森恐怖的色彩,但依然没有听见传说中风的嘶吼,鬼的哀嚎。

  无论什么地方,秋天总是美的。而白哈巴的秋天却更加浓烈,更加辉煌。

  暮色下,整座村庄的房屋仿佛用黄金建造,白桦林点染成金色,河流泛着金光,栅栏镶上金边,牛羊被镀上辉煌……

  一切的一切都被那片浓重的金色包裹着,怎样一幅无法复制不能临摹的画图啊,着实让人心醉!

  被称为西北第一村的白哈巴村是一个典型的蒙古族图瓦人原始村落,这里背依雪山,村傍河流,水草丰美,牛羊满山。尖顶的小木屋、独特的民族服饰、宗教及风俗习惯,都保留了图瓦人最传统的生活方式。

  白哈巴村也称为西北第一哨,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境内,中国与哈萨克斯坦接壤的边境线上,距哈萨克斯坦东锡勒克仅1.5公里,因此到那里旅行的游客都需要办理边境证。

  暮色下,金色的白桦林围拥着错落的村庄,星罗棋布的木屋仿佛用黄金建造,秋霜染黄的叶在笔直的树干上绽耀着点点碎金,绕村的河流溢彩鎏金。

  远处的山峦、古朴的木屋、村舍的栅栏、袅袅的炊烟、散放的牛羊都在暮色中泛着金光。

  空气中飘荡着牧草的清香夹杂着畜粪淡淡的草腥味儿,那是一种宁静致远淡定从容的气息,一种让人心无他念无所牵绊的气息。

  静静地走在村里,慢慢去感受那座边陲小村庄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宁静和安详,去体会这个图瓦人聚居地独特的风情和味道,去聆听那片白桦林风声簌簌落叶沙沙讲述的一段美妙的故事。

  一条白哈巴河成为中哈分界线,河的这头是中国,那头是哈萨克斯坦的疆土。

  一河之隔,两个国度,但同享一片蓝天,同沐一缕阳光。

  喀纳斯湖的金秋,是最为多彩最令人陶醉的季节,蜿蜒曲回的湖岸线,山林万木争辉异彩纷呈,远山叠嶂起伏,高天云朵轻舞。一弯清透碧澈的湖水,随着时光流动呈现出不同的光色,时而风平浪静,似一潭翡翠;时而清风徐起,掀起一池清波,纤柔之秀,宁静之美,让人流连。

  神仙湾的晨雾,像羞羞答答少女的面纱,半遮半掩,半露娇羞。

  晨雾随风飘荡,阳光把水雾蒸发。神仙湾慢慢撩开掩面轻纱,露出了姣好美丽的容颜。

  曼妙曲回的洲滩,黄绿纷呈的秋树,岸边金黄的草场,都被翠玉般的湖水环绕,晨辉照耀下,薄雾掩映中,美得如同仙境一般。

  湖水随着光影的流动,呈现出不同的色彩,时而绿,时而蓝,时而深,时而浅。

  亦真亦假,如梦如幻,美若碧玉,幻若仙境,真的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月亮湾是喀纳斯最经典的符号,是见诸于杂志最多的画面,大多数人可能闭着眼睛都可以描述出她那大S曼妙的身线。

  柔和的阳光洒满湖水,湖湾蓝得更加透彻更加碧翠,此刻,不得不赞叹喀纳斯月亮湾经典符号的美妙。

  卧龙湾是喀纳斯又一美丽的去处,因为湖心小岛形状酷似卧龙而得名。

  在喀纳斯大景区仅存的三个图瓦人村落中,最大的禾木村算旅游开发较晚的村庄,走近它才发现,这里的旅游业比我们的预想发展得要快很多。原来稀疏的村舍,现在已经变得稠密,屋顶挨着屋顶,彷佛已经没有了间隙,与我想象中的禾木有些差距。

  走进村庄,细细品味,还是可以找到一些图瓦人原始生活方式的历史痕迹,鲜花簇拥的尖顶木屋、柴门栅栏围起的牧场、散放的牛羊、嘚嘚儿跑过的高头大马……

  禾木的图瓦人虽然属于蒙古族,但许多生活习俗却与蒙古族大相径庭,蒙古族一般生活在一马平川的草原,而图瓦人却定居在依山傍水的地方;蒙古族居住的是蒙古包,而图瓦人的居室却是尖顶的木屋。

  在百度中找到了答案:上世纪初,流亡的白俄罗斯人从俄国大批进驻禾木,他们将禾木原本的平顶木屋改成今天这样美观实用的尖顶木屋,图瓦人在俄罗斯人的影响下,也开始把居舍建成了尖顶,并在俄罗斯人的带动下学会了种植和养殖。于是,他们在这片自然条件优厚的禾木,过起了养殖和种植兼而有之的定居生活。

  清晨的禾木,薄雾缭绕,村舍层叠,炊烟袅袅,桦林作屏,所有元素组合在一起,还是很美的。

  金色桦林成为禾木秋天景色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

  就要离别,遥想下次来时那些图瓦人的尖顶房会不会更加稠密,禾木的秋天还会不会依然美丽。

  行在路上,景也在路上。

  额尔齐斯河边,一场华丽的晨彩盛宴正在等着我们。太阳即将升起。瑰丽的朝霞在河的尽头异彩纷呈,风车在流光中不慢不紧悠悠地旋转着美丽的时光。

  晨霞作幕,横跨两岸的吊桥上,更是一副流动的图画,时而是摄者匆忙的脚步,时而是牛群悠然的步履,时有骑者疾驰而过,时而有路人悠闲前行。

  额尔齐斯河,记得最早是从中学的地理课本里知道了她的名字,当时觉得这条逆袭中国西高东低地理结构,自东向西流入北冰洋的额尔齐斯河是那样神奇。

  位于阿勒泰地区布尔津县境内额尔齐斯河北岸的五彩滩,是典型的雅丹地貌,因激猛的流河冲刷切割以及狂风侵蚀风化而共同形成。由于河岸岩层间抗风化能力的强弱程度不一而形成了参差不齐的轮廓,又因为岩层中金属矿含量的不同而形成了五彩奇异的颜色。

  千姿百态的奇峰怪石赤橙黄绿青蓝紫,色泽各异色彩斑斓,各种奇特的大小石峰、石墙、石柱、疏密相生,高高矮矮,沟沟壑壑,好一座美丽的城池。

广阔的草原和高山牧场,由于随山地海拔高度不同而具有分带性,哈萨克牧民们世世代代形成了不同季节利用不同高度草场迁徙的游牧方式。

  每年入冬前,是牧民开始大面积转场的时间。趁着牛羊还没有完全啃光草原上已经开始衰败的草,牧民就像候鸟一样组成驼队,携妻带子,带着帐篷和生活用品,赶着畜群,浩浩荡荡地从海拔较高的夏季牧场向秋季牧场迁徙,并最终到达百公里外的越冬牧场。

  漫长而艰辛的转场路上,牧民们凭着自身单薄的力量,保护着他们的牛羊,和大自然的风霜雨雪做着顽强的抗争。

  漫天的黄沙,滚滚的扬尘,像一片驱不散赶不尽的魔影追随着绵绵不断的牛羊大军和它们的主人,场面蔚为壮观,令人震撼,为转场涂上一抺悲壮的色彩,写成一部游牧民史册上最壮烈、最惊心动魄的史诗。

  位于古尔班通古特沙漠东部的吉木萨尔境内,那座几经沧桑,被风剥雨蚀而形成的五彩城,在如血的残阳里放射出五光十色鲜艳夺目的炫彩,惊赞大自然的魔力,鬼斧的神工。

  五彩岩层表述着岁月流痕,纵横沟壑刻画出光阴年轮。千百年时光的精心打磨,造就了这座光彩夺目形态万千的五彩城池。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如血残阳从天际间浓厚的乌云中穿透,泻在了那片城堡上,顿时,一个色彩艳丽的世界从周围涌向我们。

  天上的云像画布上油彩浓厚的涂抹,与被残阳染血的城池形成强烈的对比色差,那么强烈,那么浓重,冲击着我们的视觉感官,让人感到炫目和虚假。

  目送最后一抹阳光完美谢幕,一座华丽的五彩城池渐渐失去光鲜,渐渐暗淡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江布拉克,位于新疆奇台县半截沟镇南部山区,距县城60多公里。独特的地理位置赋予了她绮丽多姿的自然风光,这是我们北疆之行看到的最为原生态的高山牧场。

  之前看过相关资料,说江布拉克每个季节都很美,春有冰雪消融孕育生命的静美,夏有绿的盎然和野花绽放的繁华,冬有沉睡山林和白雪皑皑的纯净。

  而秋季,这里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辉煌。

  我们去时,已经过了收割季节,没有了随风起伏的麦浪,没有了大捆大捆的麦垛,预想这一站注定会留下遗憾。

  而在万亩麦田,我们却看到收割后的另一景象。

  延绵起伏的山梁上,收割后留在地里的秸秆桩茬形成的金色线条,忽深忽浅,时横时纵,时而曲回延伸,阡陌交错,姿态万千,好像栽种前经过精心巧妙设计一般。

  金黄色的田间,金色的线条,几道树影,几座农房,散放的牛羊,奔驰的马群……这幅画面,就算是瑞士的田园秋色不过如此;就算是梵高莫奈等等大师的画笔下,也不过如此吧!

  江布拉克,北疆之行最后一站,至此,我们将告别这片美丽的土地!

  没有什么比路更长,也没有什么比心更远,在远方的远方,总有想去的方向。行走中,那些美丽的风景总让人过目不忘,长存心中。大自然的天台上,心存的只有敬仰、膜拜和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