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撰文:地雷复(原创)
拍摄地点:江苏省昆山市千灯古镇
拍摄时间:2017年9月14日


初秋的正午,伫立在恒升桥顶放眼尚书浦,碧天无际,水光潋滟。距桥百步之遥,佛塔耸峙,天风拂过悬铃,空寂悠远,虽没有极致的景色,倒也透出一丝唯美的风情。


踏访千灯,仅景致而言,无外乎小巷细弄,粉墙黛瓦,吴侬软语,欸乃橹音......江南古镇的韵味特质俱全,然而,总觉得何其相似乃尔。
更何况,小镇更名千灯,比我还年少十岁。
且慢,一座历经2500年岁月浸淫的古镇,自有其特立独行的骄傲。


昆曲,是我国明代以来影响力最大的声腔剧种,有中国戏曲之母的雅称。2001年,昆曲最早被列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追踪溯源,千灯,是昆曲的发源地。


昆曲鼻祖顾坚,世居千墩(今千灯镇)。现今建有顾坚纪念馆,凸显了小镇百姓对艺术瑰宝的一缕珍惜情怀。


元代末年,顾坚把南戏与昆山的地方音乐及吴语相融合,在民间形成了昆山腔。

当了皇帝的朱重八,又把昆曲从乡间市井,推向大雅之堂。

他在听了百岁老人周寿谊的昆曲后,龙颜大悦。为了让百姓尽快走出战乱伤痛,遂广建戏台,设立教坊司,评点《琵琶记》……

从此,昆曲风靡大江南北。

从此,一大批文人学士在昆曲之路大踏步行走,造就了汤显祖、洪升、孔尚任、李渔等中国戏曲和文学史上的杰出代表。


时光的遗留和馈赠,是那么地幽微,又是那么地荣光。昆曲,令小镇光彩夺目。


小镇百姓对顾坚的推重,还因他的铮铮铁骨。元将扩廓贴木儿听说他善歌,屡招,皆不就。


而比之更加彪炳史册,流芳千古的是小镇上的另一位,青史上闻之皆肃然起敬的顾炎武。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小镇处处都透出对这一份历史和人文的缱绻追怀。


顾炎武故居、亭林祠堂和墓及顾园,坐落在镇区南端。当地在修葺和重建过程中,把面积扩大了十多倍,目测占整个古镇景区近三分之一强。


顾炎武,史称清朝“开国儒师”,“清学开山”始祖。与黄宗羲、王夫之并称为明末清初“三大儒”。 他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开创了朴学风气的先路。


但是,不徒在其学问之渊粹,而尤在其人格之崇峻。最为世人推崇的,是他闻名于世的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观点,并一生致力于身体力行。

他以匡复故明为志,投笔从戎,武装抗清,拒不就荐,誓死不入《明史》馆。


他七年之间,六出千墩,徒步去南京拜谒孝陵,以寄故国之思。故居前3里长的那条著名的胭脂红石板路,留下了他沉重的履痕。


他即便在面临牢狱之灾绝境之时,也拒不接受当时的文坛领袖,已经投靠清廷的钱谦益施援。


他在生命的最后20年,变卖家产,惨别故乡,耳边飘荡着唱本里的昆曲“那值时危国破,怎发付梗迹萍踪”,孓然一身,跋履北游,探寻复明之路,直至归葬。


我们都是历史的迟到者,无须评价朝代更迭的得失和优劣,但必须知道路该怎么行走。


倾听着祖先的脚步声,咀嚼着古圣先贤的点点滴滴,一座墓,一段昆曲,一碗奥灶面,一幢秦峰佛塔,一条千年石板街,旅行千灯的短短三个多时辰里,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这个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