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鲁比利斯城遗址是世界文化遗产,古罗马在北非的遗迹。

据记载,公元一世纪时,这里曾是罗马人的一座繁华城市。现仍可看到保存完好的会议厅门墙、剧场白色石圆柱和凯旋门,甚至连古城街道、民居、油磨房、公共浴室、市场等都依然清晰可辨,可以想见当时整个城市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望着这一根根挺立的罗马柱,遥想古罗马帝国的辉煌(地中海沿岸所有土地均属罗马帝国),感叹着历史的沧桑变化,不禁喟然长叹!

保存完好的凯旋门。

我在门前佇立良久,仿佛听到了胜利大军凯旋归来的欢呼声,勇士们骑着战马,浩浩荡荡威武入城。

在古城遗址内穿行,恍若在时空隧道中穿行,穿越到了一世纪,古罗马人的生活情景历历呈现在眼前。

这里曾是贵族富人的浴室,地面铺着的豪华瓷砖依旧色泽鲜艳,图案清晰。

这里曾是普通人的公共浴室。由此推断,当初古罗马人是非常注意个人卫生的。

城市道路也相当宽阔,足以跑数辆马车。

萋萋荒草,断壁残垣,诉说着历史的变迁,世事的沧桑。怎不叫人感慨万千哪!

菲斯是摩洛哥第三大城市,四大皇都之中最古老的一座,现有新老二个城区,老城区仍保留着中世纪原貌,1996年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由此城门进入古城区。

公元9世纪,是阿拉伯帝国的全盛时期,它横跨亚洲、欧洲和非洲。菲斯是摩洛哥最早建立的阿拉伯城市,也是北非第一个Medina(麦地那,阿拉伯语“有城墙的城镇”)。

这是古老的古兰经学院,是菲斯保存得最完好的一间学院。

菲斯的卡拉维因大学,是世界上第一所大学,也是最古老的大学,比英国的牛津大学还早390年。这你没想到吧?

由此可见,摩洛哥人很早就重视教育。据说,摩洛哥现在义务教育到大学,这在世界上也是少有的。

钟楼高墙上两排突出的木椽,是古时人们根据日影用来记时的,有点类似我国的日晷。

据称,菲斯虽经盛衰,但仍保留有大小680多座清真寺。你每拐一个弯,可能就会见到一座清真寺。我曾笑称,到欧洲看教堂,到阿拉伯看清真寺。

菲斯城内街巷纵横,据称有9千多条大街小巷,不折不扣的迷宫。若不是当地居民,一般人休想能走出去,百分之百会迷路。

所谓大街,其实也只是一条又窄又长的街道,且具一定的坡度,车辆是根本进不去的,运输只能靠毛驴。我们行走时都得互相提醒,勿踩着“黄金”(驴粪)。

在当地导游带领下,我们走街穿巷。那一排排的旧房老屋,分明透着中世纪的气息。走着走着,我们不知不觉就迷糊了,自己到底身在什么时代?有点穿越时空的感觉。

窄窄长街,踽踽独行。

当地人十分质朴,虽然清苦,但他们始终平和安份地守着自己的生活。从他们的表情上,看不到中国人特有的浮躁。

这有点像地道战了。

街巷里的小贩。就那么点货,但他安静地守候着,不吆喝,不拉客,平和随意地看着我们。我都有点怀疑,此人是否上帝派来嘲笑我们的。

巷口的民族乐器摊点。

民族工艺品商店。

民族铜器店。

娜塔琳水池,供路人饮水洗手用。

穆雷伊德瑞斯陵寝外观。

在巷弄里兜兜转转,一股酸臭味飘来,知道到皮革染色作坊了。这里的皮革都是用古法制作的。

走上皮革店四层楼的顶楼,从高处俯瞰皮革作坊缸群,蔚为壮观。

众多的鞣皮、熟皮、染色缸,一排排一片片就像个大蜂窝。工人们就在这简陋、恶劣的环境下劳作,想想也十分辛苦。

告别了菲斯,我们又向舍夫沙万进发。

一路上广袤的非洲土地显得有些荒凉,色彩单调,人迹稀少。沿途风光景色不如欧洲那么美丽入眼。

从公路高处远眺舍夫沙万小城,白房子星星点点布满里夫山宽阔的山谷之中,还能隐隐看到淡淡的蓝色相隔其间。

舍夫沙万远离大都市的繁华喧嚣,静静地依偎在大山的怀抱中。精致美丽的山城,又临近地中海,空气清新。

一进山城就被一片蓝色包围,仿佛跌落在湛蓝的大海中,又仿佛沐浴在蔚蓝的天空下,一下迷失了时空。

山城大多数民宅的门口、阶梯和墙壁都被涂绘成蓝色,古色古香,处处洋溢着浓郁的阿拉伯风情,似童话般那么梦幻。

静静地坐一会吧,这宁静,这平静,这安份,这祥和,这神定,……人生难得有!

我想,在这山城中可能藏着许多蓝精灵。要不,怎么到处是蓝色、蓝色……?

据说,有好事者曾统计过,这小山城里各种各样的蓝颜色达20多种。有深蓝、浅蓝、淡蓝、海蓝、蔚蓝、湖蓝、普鲁士蓝……甚至还有带紫色的幽蓝。一生中都没见过这么多蓝色!

穿过山城小广场,又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这是一家旅馆,我朋友曾在这里住过,这次特地来寻访。还真被我找到了!

山城的蓝是安静悠长的蓝,艳而明快,不忧郁沉寂,能让你的心安放在这里,不被打扰。

安静的小巷,雅致的民房,淳朴的民风,实在太迷人了。这里可能是北非的世外桃源了,愿它永不被打扰。

山城的小巷宁静又淡雅,恒久又常新。

我在这里能用心与山城对话,产生心灵感应。这真是一座能找到灵感的小山城。

啊!沉浸在这宁静又淡雅的蓝色中,笑得是那么的优雅自然,潇洒脱俗,宛若仙姑飘然而至。

从舍夫沙万到得土安,约一个小时的车程。

得土安有“欧非大陆组带之称”,历史古城,离地中海仅10公里。

穆罕默德五世大道旁的一个小广场,可以瞭望得士安一角。

纯白的房子显得安宁祥和。

匆匆而过的穆斯林妇女。

远处山上能隐约看到古城堡。

得土安街景。

皇宫广场,不能靠近,只可远观。

房屋墙壁上画着巨大的摩洛哥国徽。

得土安古城墙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

我们登上古城墙,眺望辽阔浩渺的大西洋。

右边远处是地中海。只有在这里,你能同时看到大西洋和地中海,妙不可言!

自由自在地逛街,是了解当地风土人情的最佳形式。我兴致勃勃地走街穿巷,捕捉感兴趣的景头。

这位妇女可能太寂寞了,也可能很少见到中国人,竟然开窗主动向我们打招呼。幸好她不知道潘金莲,否则我真怕她扔竹杠下来。

小小理发店,很传统,很平民化,极富市井生活感。

鲜艳的花朵开在洁白的墙上,现示着房屋主人热爱生活的情趣。

与当地人合影,体现中摩友谊。

我们用餐的饭馆,装饰都富有民族特色,用餐环境颇佳。

丹吉尔是一个海港城市,位于摩洛哥的西北角,隔着直布罗陀海峡与西牙班遥遥相望。

卡斯巴大灯塔高耸在山坡上,在海上远远就能望见。灯塔面对大西洋,其右边就是地中海。

辽阔浩瀚的大西洋,在我们的一路行程中,似乎总是伴随着我们。

从这个洞口进去,我们将会看到一个激动人心的奇迹,一个期待已久的大自然景观。

啊,这不是在旅游杂志上见到过的“非洲洞”吗?!早已向往之,现在我终于真实地站在它面前,一赌其芳容。

非洲洞是一个令人十分称奇的洞穴。洞不算大,但酷似一幅非洲地图,甚至连非洲的马达加斯加岛都有,它是千百年来海浪冲击岩石自然形成的,你不得不叹服大自然的鬼斧神功。

洞内激流涌动,洞外是大西洋,一片蔚蓝色的海水。

据介绍,看到“非洲洞”的中国人,目前少之又少,因为摩洛哥至今尚未成为中国游客的热点。

闲坐礁岩上,看海涛拍岸,忽腾起白浪,满脸溅细珠,胜似受洗礼。

一排大浪将袭来,快跑!

海浪滚滚而来,汹涌迅疾。我迅速按下快门,转身就逃。

我刚站的地方,一下就被涌来的海水淹没了。好惊险,就差一步!

我们住的宾馆濒临海滩,晚饭后就去溜达。

明天一早,就将告别摩洛哥,渡海去西班牙。

通过六天的观光,我只是揭开了神秘王国面纱的一角,看到了摩洛哥那美丽动人的脸庞,但尚不能说了解了她。

钱钟书先生说过:“如果不读书,行万里路,也只是一个邮差。"当我们旅行时,面对古迹美景,若不知晓其中的历史与文化背景,又怎能说旅行让生命更丰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