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和苏联的文学艺术在我们这辈许多人的成长历程中无疑地留下深刻的烙印。初秋的俄罗斯之行,随着前方破晓的朝阳,多少沉淀记忆深处的时光片羽将被唤醒。

记得当年高考时,对选择专业毫无参考。就凭印象中姑姑大学实习可到达莫斯科而选了同样专业。多少年过去了,终于看到舷窗外莫斯科的五彩大地。

生日的惊喜

俄罗斯之行是姐姐送的生日大礼。到达当天,旅行社不但把住房升级到有香槟和水果的豪华套房,还在晚餐后提供了漂亮美味的生日蛋糕。在团友们的祝福歌声中庆生,热闹难忘。

第二天先开赴莫斯科周边金环古城弗拉基米尔。从十二世纪的政治文化中心开始探索这战斗民族的历史进程。

到达古城,在这家乡村俱乐部般的餐厅进了到俄罗斯的第一顿午餐。

唯一残存的中世纪城门-黄金门。曾见证了金帐汗国的蒙古骑兵攻陷弗拉基米尔,当时罗斯公国的首都。

旁边红砖砌成的古俄罗斯圣三一教堂, 现在是水晶博物馆。

始建于12世纪的圣母升天大教堂,位于俄罗斯大教堂中的最高地位。教堂内还保存了12、15、18世纪留下的彩色壁画。 每个方向都可看到高塔上的笑脸。


建于12世纪末的德米特里耶夫斯基教堂,因其外壁上刻满的浮雕而享誉盛名。当年繁华的首都有很多外国人造访。精细的浮雕展示了造型各异的人物、动物、植物。还有外来品种。

神马浮云带我们驰向下一金环古城-苏兹达尔。

苏兹达尔的木造建筑博物馆于1968年修建。在露天的大片空地上收集了18-19世纪的木建筑。 朴素的木造教堂。

一幢幢农家小房,还原了一个几百年前的俄罗斯小镇。

池塘,井台,秋千,木头风车,夕阳西下,岁月静好。

今晚入住的童话小木屋。

传统俄罗斯迎宾歌舞晚宴。从献上沾盐面包开始。到饭后主客共同欢舞结束。

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宁静祥和

这儿的黎明静悄悄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错过西伯利亚大铁路,令古城得以保留昔日的古朴风情。

众多形态各异的小教堂象散落各处的珍珠。

珠海拾遗

今天的节目从手绘套娃开始。各人的成品难分高下。慎重投票。

第一名和老师合个照

克里姆林宫原来是城堡,不是一座宫殿。 苏兹达尔也有自己的克里姆林。

街边的彩蛋马车

古贸易长廊外的农贸集市

在当地农家品尝农家自种的菜蔬和烤制的馅饼,还有甜甜的蜂蜜酒。  

叶夫菲米救主修道院的“城堡” 围墙外,可以将周围的田园风光一览无遗。

修道院内的歌者,天籁歌声令人沉醉。

晚上回到莫斯科,入住莫斯科河畔的五星级大酒店。过桥就是红场。

晚饭后沿克里姆林宫城墙外的河滨大道散步。

静静的莫斯科河。千古兴亡多少事,尽付水东流。


雨中漫步红场。于军乐节清场前赶快逛一圈。

红场另一端附近的莫斯科大剧院

卡洛明斯克庄园是16-17世纪俄罗斯沙皇的避暑山庄。彼得大帝就在这里度过童年时代。我们的莫斯科历史课也从这里开讲。

穿着古俄罗斯贵族服装的庄园导游。

可爱的俄罗斯小女孩。

令俄罗斯人自豪并遗泽至今的彼得大帝。多年征战,硬把一个内陆国家扩展得拥有数个出海口。

一个国家的崛起也许是周边邻居的噩梦。

进入克里姆林宫。自从莫斯科公国统一俄罗斯之后,除去两百多年的 “圣彼得堡时期”,这里就一直是这个国家的心脏。

克里姆林宫的教堂广场建筑群。令人目不暇给。我们重点参观了历届沙皇都在其中举行加冕仪式的圣母升天大教堂。

下午避开人潮参观武器库。武器库的藏品除了兵器盔甲,还有法贝热彩蛋、沙皇的加冕王冠以及各类皇室服装、马车。皇室收藏的珍宝和外国赠品。闪瞎眼的节奏。

红墙下的无名烈士墓。纪念反法西斯战争牺牲的无名英雄。

长明火前面青色大理石地面上镌刻着一行铭文:“你的名字无人知晓,你的功勋与世长存。”

此行的重头戏,第十届“救世主塔楼”国际军乐节开幕式。

我们的VIP座位正面对圣瓦西里大教堂 。十多个国家地区精彩绝伦的演出令人叹为观止。中国队是武当山108人的道士队伍表演武术。有点奇怪,除了第八届中国派了正式的军乐队,其他各届都是民间的民俗或武术表演。与军乐毫无关系。

欢乐时光总觉短暂。炫彩夺目的烟花宣告了开幕式的结束。

散场出来,抬头又让古姆百货大楼的夜色惊艳了一把。

沐浴朝阳的圣瓦西里大教堂

莫斯科地铁巡礼。

享誉盛名的莫斯科“地下宫殿”。苏联时代的杰作。

五号线—白俄罗斯站一组白俄罗斯游击队员的雕塑。卫国战争中除了第一线的军人,还有无数青少年和老人组成的游击队活跃在抗击侵略者的战场上。

五号线—新庄站三十二块彩色窗花,描绘的是各行各业的劳动人民。

五号线—共青团站华丽异常,斯大林帝国式建筑的巅峰。里面是列宁的雕像。

从地铁出来,很快到了国人戏称“一只蚂蚁”的伊茲麥洛夫艺术集市

这里除了最具特色的俄罗斯套娃,还可淘到各种旧货海报,甚至枪支弹药。

普希金咖啡馆 - 一个美丽误会诱发的商机。法国著名歌手吉尔伯特·贝乔一句关于普希金咖啡馆的浪漫歌词令法国游客到莫斯科后一直寻找这个神秘的地方,成就了咖啡馆的诞生。虽然跟普希金毫无关系,咖啡馆古典华贵的装饰。俄罗斯贵族式餐饮服务。使其跻身于“欧洲最好的25间餐厅”之一。

特列季亚科夫画廊。收藏了从十一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的俄罗斯绘画和雕塑。


从记忆深处来到面前的无名女郎。

“冰雪遮盖着伏尔加河, 冰河上跑着三套车。。。”, 看着这同名画作,三套车的忧伤旋律仿佛在耳边回响。

坐落于河边的莫斯科七姐妹之一。斯大林时期设计兴建的七座摩天大楼。

傍晚搭乘莫斯科河的豪华游轮。边品尝美食边欣赏两岸绚丽夜景。

据说给柴科夫斯基带来灵感的天鹅湖。现在已经没有天鹅,只见鸭子。 感觉平平的城市公园。

雨中走访新圣女公墓。这里埋葬了俄罗斯民族历代的精英和骄傲。每个墓碑的雕塑与墓主的人格身份巧妙结合,叙说着一个个不平凡的人生。

黑白分明的赫鲁晓夫,功过自由人评说。

听导游介绍一些名人的生平轶事。没能走完整片陵园。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奥斯特洛夫斯基(网上下载)

相信这本小说和主人公保尔·柯察金的一段名言曾经激起我们那代无数人的青春热血。

高铁驶向下一站 - 圣彼得堡。见证了十八世纪俄罗斯鼎盛时期的王朝旧都。

如果说作为政治中心的莫斯科还多少保留着苏联时期的痕迹。圣彼得堡可谓岁月无痕。更像一个典型的欧洲城市。

圣彼得堡迎接我们的美女导游。能说流利的中英文。她解释了为何俄罗斯人普遍给人冷漠的印象。除了漫长冬天的极端气候带给的压抑。苏联解体后两次卢布大崩溃和社会动荡,也使人们失去互信。讲现实有点沉重。

好亲切的问候语。

在这家据说圣彼得堡最好的中餐馆吃了在俄罗斯的唯一一顿中餐。

圣彼得堡第一站滴血大教堂。为了纪念亚历山大二世在其遇刺地点修建的。这座教堂的运途相当坎坷。历经24年的兴建工程,直到1907年才竣工。十月革命后差点遭到拆毁,然后改成存放蔬菜杂物的仓库。在惨烈的列宁格勒保卫战期间,又充当了停尸间。一颗小炸弹炸坏了一部分。一颗大炸弹落入了教堂但幸亏没有爆炸。从1970年起花了长达27年的时间修复后才重新恢复对外服务。

美轮美奂的教堂内部。所有壁画和顶画都由马赛克镶嵌而成。

我们在圣彼得堡四天下榻的塔伦帝国酒店。位于一座18世纪的宫殿内。走路几分钟就到冬宫广场和喀山大教堂。

门外就可上船畅游涅瓦河,旁边是热闹的涅瓦大街

参观博物馆前先来个大合照。

埃米塔日博物馆是世界四大博物馆之一。藏品极为丰富。我们提早进馆,避开汹涌的人潮。小半天时间也只能有选择地游览二楼的展厅。

冬宫宽敞华丽的前厅尽头就是通向二楼的“约旦楼梯”。

为庆祝俄罗斯战胜拿破仑法国军队而建的 “1812战争画廊”。走廊的尽头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画像。两侧是功勋名将油画肖像。已经逝去无法留像的将领也有一席之地。留下名字在黑色相框上。

全方位无死角唯美展示。

镇馆之宝。达芬奇的圣母像。

叶卡捷琳娜二世热爱的 “拉斐尔长廊”,从梵蒂冈照搬复制到新埃尔米塔日里。

著名的“意大利大透光厅”,皇室风范, 奢华大气。

导游重点推介的画作。舒适的房子和充足的肉食都无法弥补失去自由的悲哀。

冬宫外的民间艺人。

无处不在地为俄罗斯经济作贡献的普亭总统。

畅游涅瓦河。河道环绕的圣彼得堡市都是十八世纪到十九世纪的古老建筑。整个城区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桥上的粉绿建筑就是大名鼎鼎的马林斯基剧院。马林有世界一流的芭蕾舞团。可惜八月份是其休假期。

穿过大小二十多道桥孔后,在圣伊萨克广场前登陆,参观圣伊萨克大教堂。今日被称为世界四大教堂之一,彼得大帝时只是一座小木房。

东正教堂正面特定位置的壁画有严格要求。如右手边数起第二幅(图上第一幅)告诉你教堂的名字。

圣彼得堡的文学咖啡馆才曾经是普希金和文学家们时常聚会的地方。

迷人的冬宫广场之夜。民间歌手的歌声在星空下回荡。

彼得戈夫夏宫上花园。开阔的法式园林,正适合大皇宫为背景的集体照。

夏宫直达波罗的海芬兰湾的下花园。

令人乍舌的除了金人,还有在没电力驱动的年代建造出如此庞大的喷泉系統。

彼得保罗要塞 - “天子守国门”

彼得大帝迁都圣彼得堡以窥视欧洲,野心更大。


据说早期彼得堡罗大教堂主要为海军官兵服务。清新的海军绿墙上还有海军旗。

瓦西里岛古港口红色的海神柱

亮丽的圣彼得堡,浓妆淡抹总相宜。

亲朋好友齐聚一堂,俄罗斯之行道别晚宴。 提前一天,错开最后一晚的芭蕾舞。

高歌一曲,珍重再见。

叶卡捷琳娜宫,“一座带有辉煌装饰的宫殿,与广阔帝国统治者相称的住所”。

跟故宫低调的奢华含蓄相反,女皇的宫殿大气,张扬,高调炫富。

接待外宾的小餐厅。盘中水果真假混杂。据说客人醉得真假不分时就是开始谈判的信号。

可敬的俄罗斯大妈。战争前夕迅速转移馆藏品,战后立即投入修复工作。为挽救无价瑰宝不遗余力。

叶卡捷琳娜花园。以自然为本的英国式园林。叶卡捷琳娜二世晚年最爱在带回廊的凉亭上休息阅读。

浓得化不开的绿,以为来到早春二月。正好舒解被金灿灿晃花的眼睛。

到了圣彼得堡,怎能不欣赏堪称国宝的芭蕾舞。

今晚上演天鹅湖的冬宫皇家小剧院座无虚席。

曲终人散,完美谢幕。别了,俄罗斯。

见识了战斗民族在漫漫历史长河中的强悍和温柔,给记忆添上浓彩一笔,不虚此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