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的世界

文/王小渠
1、
老同学邀请喝茶,打车到时,他已在家门口等候,看见我,点头致意,“去我的书房吧,”心中一惊,脸上未动声色,跟他上了二楼。
进得门来,只见一面阔大的书架,架上琳琅满目,一张宽大的书案,文房四宝俱全,巧配一方精致的茶台,一条可容二人并坐的软塌。坐定,白茶煮起,香雾氤氲,他随手抽出一本冯梦龙的《智囊》,笑道:“看你这段时间在读《三言二拍》,这本书应该适合你。”
说是老同学,其实许久未见,初中成绩并不看好的他,毕业后便失去了联系。“咱们分开后,我打了几年工,后来自考过了财会大专,又通过了注册会计师考试,现在一家集团公司做财务总监,辗转就回来了。”他讲得云淡风轻,似乎这一切唾手可得,只是我明白:他的身后,肯定有过无数个夏热握火,冬寒抱冰的晨昏;他的身前,必定有着一片清明朗润,繁花如锦的图景。因为,汗牛充栋,左图右史的那些书,早已出卖了他。书里的霞光,早已把他照得通透。
2、
科幻韩剧《来自星星的你》里,男主偌大的两层复式书房,一直使我神往。细心的观众注意到,他在剧中手不释卷的几本书,可谓贯古通今,学融中西,成为“星星粉”们热议的话题和抢购的对象。
首先是作家凯特·迪卡米洛的《爱德华的奇妙之旅》,讲述一只瓷兔子爱德华与一个小女孩阿比林的温暖邂逅,爱怨别离。四百多岁容颜不衰的都敏俊,内心里对爱情的渴盼,立时表露无遗。而后是小说家金万重的《九云梦》,历来被誉为韩国的《红楼梦》,“一切荣华富贵都是虚妄不实的”的意旨内核,恰与普世哲学的“人生无常,当下最真”,不谋而合,发人深省。
其后,荟萃中国圣贤修身养性、安身立命的《明心宝鉴》,以及广纳民间奇谈异闻的《聊斋志异》,华丽登场,华夏文化影响之深远,世界文化的相互补给得窥一斑。朝鲜天文学家李纯之的《七政算外篇》,频繁出镜,更为此剧的创意给出了一个完美解释:“宇宙奥秘,无穷无尽,外星来客,大有可能。”
万卷书读破,成就了一个博学多才,人见人爱的都教授。由此试想,一个人纵然美颜盛世,财富倾国,但是外光里慌,粗鄙无礼,他还会博得你的好感和青睐吗?
3、
发现一个现象,不少朋友聊起读书最多的年代,基本都在学生时期,即使不少作家也在作品中透露,今时今日的成就,源自年少的多读书
云云。实际上,彼时的读书,完全是在被动应付,为了父母老师,为了考试分数,很难说清哪点为了自己,及至作别青春,独自迎对人生,才发现路上原来有着太多的顛踬无依。这个时候,自此开始,建筑一座心灵城堡,构造一处私密天堂,让精神自由栖息,让灵魂得以皈依,何其紧迫,何幸如之。
写到这里,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我要的世界,其实就是一间书房。徜徉其间,可以,即时与无数伟大的人物会晤交谈,即刻分享感受他们的荣耀惆怅;能够,遐想烟雨江南的润泽秀美,臆测无垠草原的暮色苍茫。盘桓其内,不妨,随意写几行诗缅怀匆匆而过的那些年,随手写几句话寄给快要忘却的旧时光;允许,静观玻璃沙漏的循环往复,慨叹世间因缘的成住坏空……
4、
市区新开了一家火锅店,生意火爆,遂偕家人前往,到达现场,座无虚席,只好徘徊等候。百无聊赖之际,见有一整面书架,满置中外名著,窃喜:“此店好有特色,既供口腹美食,亦供精神食粮,可赞!”孰知近前探看,哪里有什么书,分明是空壳伪饰!大失所望之时,不禁腹诽连连:“假书装点门面,文化意义何在?如此掩耳盗铃,到底愚弄了谁?”
后来,朋友告诉我,这是现在流行的一种书房装修潮流,既花钱少,还能衬托主人的情趣高雅,不少家庭公众场合,乐施不疲。再后来,听说火锅店勉力支撑半年,关张匿迹。
闻此消息,心头忽来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脑海莫名蹦出一个成语:“叶公好龙。”我扭头看了一下房里渐次充盈的书柜,默默把散落在床头椅凳的书报,规整摆好,合拢柜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