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15

相传,天界的皇子苍穹和地界的赤明公主在人间完成自己的业力时相知相爱,并产下一子,名曰:萧炎。

由于苍穹,赤明公主违背了天地两界皇家自古不能婚配的天规地则,被从各自之界驱除出去,之后他们夫妇带着萧炎在人间游历数年,最后将宫殿定于雪山之巅,名曰乾坤宫。山是地界凸出到人间的部分,雪是天界撒向人间的精灵,像母亲的玉手爱怜的抚摸着自己的孩子,雪山之巅是地界最接近天界的地方。

隆冬时节,冰湖仿佛一面巨大的镜子映照着天界慈母的笑脸,苍穹一眼便可以看见,得以藉慰自己的思母之情。

萧炎因其同时拥有天界的龙族血脉与地界的幽冥族血脉而亦正亦邪,亦善亦恶,有时温和如汩汩细流,有时暴怒如天雷地火,脾气秉性反复无常,让人不可捉摸。

这天女神沃诺被这里的山谷幽林,鸟兽和谐所吸引,在一池碧波中映照自己袅袅身段,倾国倾城之美貌。被正在这里游玩的萧炎看到。萧炎被女神的花容月貌所打动,想上前和女神照面,被萧炎的坐骑灵鹿阻止,灵鹿对萧炎说:你需要有个像样的礼物相送,以表达你的爱意。萧炎觉得灵鹿说的有道理,就说,等我带来礼物,女神离开了怎么办?我们也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灵鹿用鹿腿指了一下女神腰间的铃铛说:她是天神的女儿沃诺。她腰间的铃铛翠玉铃就是她身份的象征。

萧炎看了一眼正在映照湖面的沃诺,骑着灵鹿疾驰而去,在雪山之巅消失不见。回到宫殿,萧炎用风花雪月打磨成一面宝镜云镜。

萧炎将宝镜藏入怀中,由灵鹿带着向天神的宫殿凌云阁急飞而去。穿越云层,有时犹如千里冰封,连绵不断;有时犹如大海惊涛骇浪,卷起千层浪花;有时犹如大团大团的棉花团漂浮在空中,一簇一簇温婉宁静。

进入凌云阁,刚好看到女神沃诺在云海花园的鱼池边喂鱼儿,萧炎走进女神,从怀中拿出云镜双手递给沃诺,沃诺不认识萧炎,盯着他看,这名男子太漂亮了,有着与众不同的肤色,有着亦善亦魔的吸引力,沃诺想要摆脱,但又情不自禁的被吸引。看着这个天地人三界独一无二的灵神灵魔,眼神久久不愿意从他身上移开,双手情不自禁的去接那面宝镜,却手上一滑打碎了那面宝镜,宝镜的碎片洒落人间,变成了一百多个晶莹的海子,像宝石一样的镶嵌在山谷幽林之中。

女神和萧炎透过鱼池水面看到人间形成的美景都被深深的震撼。他们决定携手到人间看看,正在这时天神回来看到自己的女儿和萧炎在一起,脸色大变,对女儿怒斥道:你知道他是谁,还不速速返回自己的闺阁中。

天神向萧炎施礼后说:萧炎太子,老神认得你。你父亲苍穹皇子在乾坤宫修的还好?灵鹿抬起鹿爪拽了一下萧炎的衣袂,萧炎回了礼。

天神说:萧炎太子请回吧,我家小女恐怕不能再和你玩闹了,早些时候,老神已经将爱女许配给了地魔王。

这怎么可能?我父皇和母后说过,自古天地两界是不能婚配的。

那是你们皇家,我们就是天界的小神,地界的小王,是不受天规地则的约束的。

萧炎听到这里勃然大怒。驾着灵鹿拂袖离开。

快到乾坤宫时,萧炎再也按耐不住,海水开始咆哮,山体开始滑坡,巨石崩塌,大地被撕裂成横七竖八的口子,地火在熊熊的燃烧,突然之间天雷滚滚,瓢泼大雨倾斜而下。

萧炎开始在大地上腾挪翻滚,整个大地都在颤抖。

萧炎深感天地血脉对自己的要挟与束缚,更是脚踩大地,对天长啸,萧炎撕下自己的龙鳞撒向天空,抽掉自己的筋脉抽打大地。

萧炎怒不可遏,早已忘却了自己的疼痛。

天地开始动容失色,红莲业火滚滚而来,人间严寒逼切。

玉帝火速召见天台大祭司曰:谁在使用毁天灭地之上古神器,再掀天地人三界之风云,再不前往阻止,恐天下苍生至寒而亡。到底是谁有如此修为?

是有你们皇室血脉的萧炎太子。

可是苍穹之儿?

正是

给他72道天雷加身

已用,况且萧炎太子已经自扒龙鳞,欲还龙族血脉。

这可如何是好?快快去查是何事让他如此动怒。

幽冥地界血水开始倒流

幽冥王火速召见主薄曰:快查,天地人三界为什么招致如此灾难?业台红莲封印万万年,是谁有如此修为,让它开始反噬三界。

是有幽冥界血统的萧炎太子。

可是赤明之子?

正是。

可用幽冥之火加身

已用,但幽冥之火恐助力红莲业火也,何况萧炎太子已抽其筋脉,欲还幽冥族之血脉。

这可如何是好,火速去查,是谁?何事让他动这么大的肝火。

乾坤宫赤明公主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使劲的摇晃着奄奄一息的萧炎,苍穹过来指着萧炎:你这个逆子,惹下如此大祸,可让为父如何收场。

赤明公主哭诉道:此刻只有皇母的瑶池之水可救炎儿,你快去求皇母救他,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

苍穹叹了口气,腾云西去。

王母碍于天庭的规矩,不能让炎儿来瑶池汤浴,就叫来水仙子息竹,拿一法器------紫金玉葫芦灌满了瑶池之水倒入其中的一个海子,最终形成五彩池。灵鹿作为萧炎的座驾没有尽到劝导之责,被收入紫金玉葫芦重修业力。

萧炎被抬入五彩池重修肉身,沃诺听说了此事,违背天神的旨意,偷偷下凡,守在五彩池边。

灵鹿重修期间万分想念自己的主人,王母感念其忠心,就将紫金玉葫芦放置在萧炎附近的灵山上,这样每时每刻灵鹿都能守护着自己的主人。

沧海桑田,光阴变迁,到了沃诺出阁的日子,地魔王带着冥界之灵前来迎娶沃诺,天神也带着种族众神前来相送,但沃诺早已心有所属,不肯离开,她更不愿意嫁给地魔王,但父命难违,沃诺不知如何是好,天神在催促,地魔王开始使用法力逼迫沃诺。翠玉铃响彻山谷,沃诺趴在池边最后看一眼萧炎,一颗眼泪滴入池水中,池水上半部呈碧蓝色,下半部呈橙红色,左边呈天蓝色,右边则呈橄榄绿色。这时那滴眼泪从水中弹出,在空中旋转,一条金龙从池中腾空跃出。天神惊叹:难道是上古之时的金刚不变之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