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沈阳军区守备七师组建于1978年,师部在北安,下属三个步兵团一个坦克团(后改编炮团),19团在爱珲八里桥(未组建前是边防独立团),20团在孙吴辰清,21团与坦克团设在龙镇三公里(日占时的飞机场)。

中央军委对部队改制,七师92年解散,历时十四年,如今在此服过役的干部战士对军旅生活仍恋恋不舍,兴安岭留下国防施工的足迹,一幢幢残垣营房虽看不到当年的威武,甚至大多不见了踪影,但军人在此付出的劳动仿佛从泥土中散发出血汗的咸味,战备,伐木,施工,营建处处有军人的奉献,青春热血,筑造北疆边防线。

每年都有成千上万的退役老兵以连的形式,组织回自已老部队看上一眼,重温军旅,再叙战友情。

  (一)《梦兴安》

我从笑声中醒来,
又在美梦中入睡。

四十载春秋梦,
怀中抱着兴安岭。

若问“三公里”有多远,
一梦就是四十年。

辰清桥两边红旗迎风飘,
越战英模有多自豪!

脚踏兴安望家乡,
欢呼队伍中站着俺爹娘。

锣鼓鞭炮“咚咚”响,
醒来才知梦一场。

谁知梦中我乐啥样,
吃水流了两腮帮。

透过窗棱望月光,
今晚该我去站岗。

“神经病……”
夫人骂醒才安定。

关灯闭目夜安静,
回头抱枕再入梦……

掩体壕,猫耳洞,
同仇敌忾战寒冬。

寒冷潮湿咱怕谁,
军民同心守边陲。

军号伴着溪水唱,
青春赞歌迎朝阳。

汗水浸透绿军装,
溪边姑娘搓衣忙。

水映桃花含羞面,
岸晾军装树尖尖。

领章,帽徽,红杜鹃
引来彩蝶团团儿转。

一串串汗珠汇喜雨,
一排排大树拙根起,
一张张喜报立新功,
一道道战壕绘彩虹。

“爬山虎”冲锋打前阵,
立新林场伐木来了新主人。
陌生地,冬无水,原始林,
天无缝,日和昼,难辨分。

双手劈出阳光路,
两肩扛来一片艳阳天。

抬木号子震天河,
斧锯同奏劳动歌。

冰雪溶水谁最亲,
半导体唱出“咱解放军……”

佳节军民共欢庆,
彩带飘出魚水情。

多想看一眼咱军营,

不回军营我梦不醒……

   (二)《忆兴安》


兴安岭上的军旗啊髙髙的飘,

保家卫国向我们吹起了号角。


祖国需要戍边在塞北,

青春奉献我永不后悔。


新兵训练备战忙,
生产队成练兵场。

班长队前做榜样,
身先例行样样強。
魚水情深心窝话,
连部住进百姓家。

战备吃紧人人忙,
敬礼左手举上方。

连长含笑忙纠正,
骂声“小鬼出洋相”。

轮流站岗头顶星,
两边红旗肩上擎。

头顶蓝天大明镜,
兴安岭上扎军营。

望昆仑,观泰山,
怎比北疆小兴安!

辰清英模报告会激励我,
指导员贴心话儿记心窝。

严肃爱训话的是老连长,
班长常替我将工作担当。

一切啊一切――都是,
为了每一位战士健康的成长!

回想过去我惭愧,
首长为俺多受累。

龙镇百姓似父母,
战士住进自家屋。

热炕头端上大碗酒,
知心的话儿唠不够。

一列列火车鸣汽笛,
一幢幢营房拨地起,
一篇篇《营建战报》传喜讯,
一张张立功喜报寄家去。

铁打军营流水的兵,
四年超役我回家中。

生活忙碌四十载,
两鬓头发已见白。

微信群里传照片,
找不到自已啥容颜?

孝父母,养儿女,带孙孙,
风霜雨露三代人。

有人这样把我问:
谁是你的最最亲?

兴安岭上留脚印,

战友就是我最亲的人!!!

(三)《醉兴安》


为思战友常失眠,

微信帮忙一线牵。


上QQ,发微博,传照片,

彼此问候不间断。


岁月峥嵘人沧桑,

早日相聚共盼望。


忆兴安,聚冰城,

我的脚步这样轻。

一人提出百人应,

如同一道铁军令。


冰城战友费尽心,
杯杯美酒敬的勤。

舀一瓢松花江水做美酒,
战友啊我们不醉不罢休!

“江山多娇人多情”
醉卧兴安何时醒?

望龙门,龙门开,
秋收队伍又回来。

大碗白酒敬亲人,
感谢咱们解放军。

捧一口沾河的水,
清爽略带咸滋味。

这可是战士当年滴下的汗?
还是“新兵蛋子”想家的泪?

手搂兴安我不放,
五大连池換新装。

湖中满是仙女在,

请问为谁来梳妆?


溶岩筑成梳妆台,

池水倒映媚妍开。


二龙泉水酿美酒,

不喝醉我难罢休,


喝不醉啊喝不醉,
“北大仓”咱定要把瓶吹!

此时此刻此情景,
让我不枉活今生。

松林做笔雨当墨,
战友绘制军旅歌 。

对此情谊永珍惜,
战友胜过亲兄弟。

望兴安,兴安在,
祖国召唤我还来!

守边陲,战火灾,
握刀再割龙门麦。

二井子烧砖我还搬,
祖国建设是我第一志愿。

时间飞转如流星,

为寻战友脚步我不会停――